-

第1051章給狗做的

“當然了!走,咱倆一起去。”

“等下等下,那這個您拿著!”

話音剛落,林冉的手心就被塞入一個醫用口罩和一雙筷子。

林冉看看口罩,又看看筷子,隻覺得莫名其妙。

口罩她能理解,可這筷子......是什麼意思?

趙嬤嬤像是看出了林冉的困惑,笑嗬嗬地解釋:

“林小姐,咱們檢查它的排便情況,可不得扒拉一下?”

林冉:“......”

怎麼感覺這麼有畫麵感呢?

兩人在衛生間門口等候著,不一會兒小豆丁便扭著屁股走出來。

它看看林冉,又看看趙嬤嬤,喪眉搭眼的,仿若在說“該你們了”。

林冉和趙嬤嬤麵麵相覷,繼而一前一後地進入衛生間。

半分鐘後。

兩人同時捂著鼻子跑出來,林冉噁心得直想吐。

趙嬤嬤則哭喪著臉,要多痛苦有多痛苦。

“林小姐,您說這小豆丁到底吃什麼了呀?怎麼就是拉不出來呢?”

林冉跑了很遠才肯將口罩摘下來,呼吸屏了半分鐘,差點兒讓林冉窒息。

“我也不清楚,等他拉出來就知道了。不過,我覺得你下次還是再新增一副手套吧,我總覺得洗不乾淨。”

一想到剛剛發生的事情,趙嬤嬤就心有餘悸地看向手中的筷子。

她嫌棄地猙獰著五官,整個人仿若壓力山大。

這樣悲催的生活,到底何時才能結束啊!

彼時的林冉已將手反覆洗過,回到餐廳,忽然發現給小豆丁做的南瓜餅,隻剩下一個空盤子!

林冉往桌上一指,忙問:“怎麼回事?它跳上桌子吃完了?”

“絕不可能!它的腿這麼短,彆說上桌子,上凳子都費勁!”趙嬤嬤矢口否認。

“奇怪,不是小豆丁吃的,又會是誰?”

林冉狐疑著嘀咕,隻是這話剛落,她們就看見顧莫言忽然拿著一個水杯從廚房走出來。

他剛回來,連身上的外套都來不及脫:“你們在說什麼?”

趙嬤嬤一五一十,“顧爺,我們在猜測林小姐做的南瓜餅被誰吃了。”

顧莫言漆黑的瞳仁閃過一道暗芒,舌尖輕舔齒關,似在回味。

“那是你做的?”

林冉點點頭,“嗯,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味道還行,也說得過去,就是味道有些淡。”

電光火石間,林冉猛地瞠大瞳孔。

她下意識就與趙嬤嬤對視,一時間竟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顧莫言怎麼會知道南瓜餅的味道?

難不成......他??

林冉呆呆地轉過頭去與男人對視,眼神複雜地看著他,隻覺得口乾舌燥。

“狗不能吃太鹹的東西,否則它會得胰腺炎的......”

幸福的神態一瞬間垮下,林冉清楚地看見男人的臉上,烏雲密佈。

他緊緊地咬住牙齒,一字一頓,抑揚頓挫:

“你彆告訴我,這是你給狗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