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9章連狗都嫌棄

而陸鈞耀懷中的柯基,視線追隨著鸚鵡,一眼就看見了林冉。

它吐出舌頭,發了瘋似的從陸鈞耀的懷裡掙紮而出,屁顛顛地跑下樓梯,直往林冉身上撲。

之前見到它還是三個月的小奶狗,現在直接大了好幾圈,胖嘟嘟的,走起路來,屁股還一翹一翹的,可愛得打緊。

林冉蹲下身來,不停地撫摸著它的毛髮。

應該是被摸舒服了,小柯基索性趴下身子翻了個身,直接將肚皮敞給林冉。

“都說我們陸家淨出白眼狼,人都養不熟,更何況是狗呢。這狗養了這麼久,也冇見它對我親熱過。”

林冉知道楊嵐在指桑罵槐,根本不接她的話,而是看向仆人,問:

“小狗看著精神狀態挺好的,它剛剛吞下的東西是什麼,你看見了嗎?”

仆人滿是為難地搖搖頭,整個人都束手無策。

“就是冇看見,我才這麼著急的!我去的時候,發現它鑽進了大少爺的書房,紙咬得到處都是,還有一些硬塊也掉了下來。

我跑去抱它,它還衝我舔嘴皮呢。肯定是嚥下什麼東西了!”

楊嵐越聽越不淡定!

這該死的野狗竟然跑到了陸瑾淵的書房,真是晦氣!

楊嵐要多生氣有多生氣,掐著嗓子又罵:

“咱家真是造了孽了,連狗都要來翻我兒子的東西,拆他的家!

你這個老頭子還想讓卓君回來,她一回來,咱家完蛋得更快!

她跟她殺人犯的兒子是一樣的,有其母必有其子!”

楊嵐竭儘難聽之詞,終於讓林冉難以忍受。

她站起身來,溜圓的眼睛直勾勾的落在楊嵐的臉上,淩厲而又無所畏懼。

“麻煩你嘴巴放乾淨點行麼?你罵我沒關係,請你不要帶上卓姨!”

“喲!你可真是卓君的好媳婦兒!怎麼,就這麼著急地上趕著給通緝犯當老婆?還有你算老幾?輪得上你教我做事嗎?”

這話剛落,紅頭鸚鵡忽然撲閃著翅膀離開林冉的肩頭,在楊嵐的頭頂旋轉兩圈。

隻聽“噗嗤”一聲,一抹白色的流體猝不及防地落在楊嵐的頭頂。

她渾身一滯,呆呆地伸手摸向頭頂,又一無所知地放在鼻尖嗅聞。

她直接瞳孔地震,渾身上下的每一根毛髮都炸裂開來:

“啊——可惡!這死鳥竟然敢我頭上拉屎!啊啊啊——噁心死了!”

神獸往她頭頂......拉!屎?

彼時的神獸已經回到林冉的肩頭,她扭過頭去看了看,恰巧神獸也在盯著自己。

那黃豆粒大小的眼睛圓圓的,透出一股特有的無辜感。

場麵太過滑稽,林冉差點兒笑出聲來。

緊接著就聽見楊嵐衝著陸鈞耀嚷嚷:“老頭子你管不管!林冉的破鳥往我頭上拉屎,這事兒怎麼算?”

陸鈞耀從樓梯口走下來,“你行了你!它往你頭頂拉屎又不是林冉指使的。你少說兩句吧,彆連狗都嫌棄。”

陸鈞耀說著,便暗地裡跟林冉使眼色,繼而道:

“彆理她,她更年期。帶著狗跟我走,我送你去高鐵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