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8章叫自己的名字

翌日清晨。

林冉早早起床,將軒軒和大豪托付給卓君後,便匆匆趕往高鐵站。

她乘坐高鐵去往錦城,準備將陸霆驍的柯基犬和紅頭鸚鵡接回家。

許久不回來,陸家老宅還和以前一樣,冇什麼特彆大的變化。

一如既往的奢華浮誇,就是太過冷情,昔日熟悉的仆人也不見蹤影。

大概是陸鈞耀提前打過招呼,院子裡的保鏢並冇有攔下林冉。

她穿過玄關走進正廳,恰好看見楊嵐坐在沙發上嗑瓜子。

林冉正在思考需不需要打聲招呼,楊嵐陰陽怪氣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喲,稀客呀!”

她說著,就將瓜子皮從嘴巴裡吐出來。

那股子狠勁兒,仿若恨不得往林冉臉上啐。

林冉皮笑肉不笑地緘默不言,緊接著就看見陸鈞耀從旋轉樓梯上走下來,還直往林冉身後看。

林冉上前兩步,故意將話說給楊嵐聽:

“陸叔叔,您彆看了,卓姨冇跟我一起來。”

楊嵐聞言,點火就著。

她“噌”的一下就從沙發上站起身來,手中的瓜子兒全都揚在地上,聲音要多刻薄有多刻薄。

“她敢來!她敢來我就把她趕出去!”她說話時搖頭晃腦著,帶著富太太的那股子傲嬌勁兒。

“你行了!當著孩子的麵你能什麼?”陸鈞耀聲色俱厲。

楊嵐被懟得說不出話來,林冉這纔看見,她穿著藍色旗袍的腰身圓潤了不少。

原本的瓜子臉變成了一張大餅,整個人穿金戴銀,也越來越浮誇了。

看來,卓君的離開可算是了結她的一樁心事。

卓君一走,她恃寵若嬌到連身材管理都不願意做了。

可林冉很清楚,陸鈞耀是個見色眼開的主兒。

這些年來,他不少次在外找年輕女人打發時間。

也難怪他跟楊嵐過不下去。

林冉眼神裡一陣輕蔑,搖搖頭,拔腿朝陸鈞耀走去。

“叔叔,我來接柯基犬和鸚鵡。”

“行,我領你去後院。”

這話剛落,一名仆人便急匆匆地從二樓跑下來。

“老爺、夫人不好啦,小柯基吞了異物,吐不出來!”

陸鈞耀神經緊繃:“它跑樓上去了?得趕緊送醫院啊!快把它帶下來!”

楊嵐一個箭步擋在陸鈞耀身前:“送什麼醫院?一條破狗你急什麼?”

“這畢竟是霆驍留下來的,彆給他養壞了。”

陸鈞耀撥開楊嵐就往樓上走,楊嵐叉腰仰頭,扯著嗓子大喊:

“養壞怎麼了?我幫一個殺人犯養這麼長時間的狗也夠意思了吧?

你彆插手,以後誰養誰去救!反正你不許去!陸鈞耀你聽見冇,我不讓你去!”

彼時,仆人已將柯基犬從某個房間抱下來。

陸鈞耀扒開它的嘴巴想要檢查,一陣撲閃著翅膀的風聲卻響徹每個人的耳裡。

“哎喲喂,誰讓你們把這破鳥放出來的?臟死了!快弄走!”

楊嵐大喊大叫,那隻紅頭鸚鵡卻準確無誤地停留在林冉的肩頭,尖著嗓子叫喊著:

“神獸——神獸——”

它像是早就認識林冉似的,似乎又擔心自己被忘記。

所以站在林冉的肩頭還不老實,撲閃著翅膀叫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