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25章知三當三

這是一個足夠令人振奮的訊息,顧安娜卻持懷疑態度。

“林冉,你這訊息,保不保真?”

她花了那麼長的時間去找黑客,怎麼偏偏就這麼巧,被林冉給碰上了?

林冉分外篤定:“保真!絕對保真!”

羅藝甜似乎也想了起來。

“是不是半年前那次,你得知軒軒是你和陸少的孩子,那個時候他正好在F國出差,然後你跑過去找他那次?”

“是。我去部落的第一天,金胖就跟我說了這件事。

而且當時霆驍本來也對晶片技術感興趣,他想將這技術投放到其他領域,後來黑客想利用他洗錢,就被拒絕了。”

得到準確迴應,顧安娜也終於選擇相信。

她看了看身旁宛若行屍走肉的兒子,也下定了決心:“這幾天我回F國一趟,親自找印安問問這件事。”

而羅藝甜也迅速地反應過來,“黑客想利用陸少洗錢?那他跟陸瑾淵的合作要求也是一樣的?”

林冉點點頭:“是。”

羅藝甜聞言興奮得要命,“國際洗錢是要判刑的,陸瑾淵罪加一等啊!咱們想辦法找找他洗錢的證據!”

林冉卻分外為難,“冇用的,合同上簽的是霆驍的名字,陸瑾淵不擔責的。”

“那就奇怪了,陸少已經不跟他合作了,為什麼會簽字啊?”

羅藝甜困惑,林冉又何嘗不是?

“既然霆驍冇對童童開槍,那麼簽字這件事,就更加不可能了。所以,我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冷夜巡卻與林冉持不同意見。

他結合前因後果在心中細緻分析,繼而跟眾人說出結論:

“就怕是陸瑾淵威脅霆驍,逼迫他簽字擔責。畢竟植入晶片後霆驍什麼也不記得,身上還背個大案子,對陸瑾淵來說隻要好處冇有壞處。”

羅藝甜憤憤不平,扳正林冉的肩膀,正義十足地啟齒:

“就像顧阿姨說的,事情做了總會留下破綻。我去找找我在國際金融上班的同學,讓他們去查陸氏集團和陸瑾淵的私人賬戶,總能查到些什麼。”

事已至此,林冉算是徹底地知曉了所有來龍去脈,也不打算繼續在莊園待下去。

公主將安德魯推進臥室,顧安娜便將林冉等人送出門口。

剛要下台階,顧莫言的電話就打給了林冉。

“林冉抱歉,剛剛手機冇信號。我已到達帝城,你不在服務區嗎?”

林冉本想說,她的事情已經解決了,他也冇必要在服務區等自己。

可這半年來,因為陸霆驍,她早已患上相思之疾,無論如何都想見見她。

於是,她道:“被一些事情耽擱了。你去我餐廳等我吧。”

“那間牛排店?”

“對。”

兩人掛斷電話,顧安娜留意到林冉的情緒,不放心地走上前連忙提醒:

“林冉,事情已經告訴你。我知道你對霆驍的感情,可孰輕孰重,你得拎清啊!”

林冉衝顧安娜笑了笑,“顧阿姨,您放心。現在是關鍵時刻,在確保霆驍絕對安全之前,我是不會跟他說任何事的。”

顧安娜放下心來,憐愛地拍了拍林冉的小手。

“好,你辦事,阿姨放心。去吧,去見見他。”

林冉正要走,羅藝甜卻想起了要事。

她急匆匆地抓住顧安娜的手,迫不及待詢問:

“顧阿姨,許淺淺知道顧莫言的事情嗎?”

顧安娜下意識瞥向林冉,“他啊,早就知道顧莫言就是霆驍了,也知道他失憶了。但晶片的事情,我不清楚許淺淺是否知曉。”

羅藝甜氣得現在就恨不得衝到許淺淺眼前,再朝她啐一口唾沫。

可她知道不能打草驚蛇,便隻能氣急敗壞地罵了句:

“許淺淺知道顧莫言就是陸少還倒貼,這是知三當三啊!真不要臉!壞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