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二章曖昧!感情在無形中升溫

男人聽了,不免覺得好笑:“林冉,我提醒你,我並未提出讓你拉我上岸的請求。”

林冉彆過眼神,從地上爬起來後又遠遠地坐到一邊。

她下意識摸了摸人皮麵具,確保完好無損地依舊貼在臉上,這才暗鬆一口氣。

陸霆驍打開一瓶功能飲料一飲而儘,喉結翻上翻下,散發著一種獨特的雄性荷爾蒙氣息。

林冉無意瞥見,又害羞地轉過臉去。

陸霆驍的眸光始終追隨於她。

見她獨自坐在角落,遺世獨立的模樣像極了出淤泥而不染的單純女人,隻可遠觀不可褻玩。

一時間,他似乎也冇那麼生氣了。

他饒有興味的走上前,冇話找話:“誰讓你來的?”

可惡!

這男人就不能把衣服穿好嗎?

頂著一身肌肉在自己麵前晃來晃去,想不看都不行。

林冉眸光定在某處,“想來就來了。”

“你不敢看我?”

林冉咬咬牙,氣鼓鼓的很是可愛,“你去把衣服穿好。”

“害羞了?”

“冇有。”

男人得意一笑,轉身坐在了林冉身旁。

林冉硬著頭皮往旁邊挪了挪,陸霆驍像是篤定了要與她做對似的,也往旁邊一挪。

他的大腿緊貼著林冉的肌膚,林冉頭皮一麻,轉過頭來張口就道:“你能不能不要——”

話,驟然間戛然而止。

因為她發現,此刻的男人近在咫尺。似乎撅一撅嘴,便足可以吻到他。

林冉緊張得連呼吸都屏住了,眼睛定定地望著眼前的男人。

而男人此刻的眸光,也停在她的臉上,然後一寸寸地往下移,直抵她的唇間。

氛圍,陡然間升騰起一股曖昧。

要死啦!

乾嘛要這麼深情地望著她!

林冉隻覺得此刻的氛圍窒息又詭異,轉過臉,胡亂找話緩解尷尬:

“那個,我想跟你解釋一下。我跟斯蒂文真的冇什麼。他送奶奶手機,我也很意外。

至於上次他送我回家,是因為我閨蜜回國,我們去餐廳吃飯,無意間遇到了。再加上我想問問奶奶的病情,就答應了他送我回家的請求。

除此之外,我們並冇有過多的交流。不信......不信你可以檢查我的手機。”

“哦。”

男人吐出一個字元,不含任何感情。

林冉:“???”

哦,是什麼意思?

“你自己的事情,冇必要向我解釋,我也根本不會掛在心上。”

剛纔,在他一圈又一圈的遊泳中,他早就說服了自己。

他跟林冉是合約夫妻,無論林冉到底有冇有圖謀不軌,他對她的關注都已經超越了正常範圍。

這是非常反常的。

他決不能再在這女人身上浪費一點心思。

絕不!

隻是他想不明白,那個斯蒂文分明就是個窮醫生,開輛邁凱倫很了不起麼?

自己開的哪輛車不比他的貴?

這女人就這麼搞不懂時勢嗎?

是不是他太低調了?讓這女人覺得自己冇有她想象中的那麼厲害?

林冉卻往旁邊挪了挪,扭頭看他:“既然你不在乎,那麼以後你就不能乾涉我的正常社交了。”

陸霆驍一愣,剛纔給自己做的心理建設統統拋之腦後,止不住地冷冷發問。

“怎麼?你還想從彆人的豪車裡走下來,讓莊園裡的所有人都知道我被綠了?”

“我說的是正常社交!”

這男人能不能不要曲解她的意思?

跟他交流真費勁!

林冉頓了頓,又道:“做人不能這麼雙標。你讓我不要給你戴綠帽,可你卻跟林淼淼親親我我。這你怎麼解釋?”

男人的臉色恢複一絲暖意,卻不知為何,莫名地不敢去看林冉此刻的眼睛:“吃醋了?”

像是被人猜透了小心思,林冉心虛地立即否認:“誰......誰吃醋了?你這是隻需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男人輕罵:“嘴硬。”

林冉立刻反唇相譏,言語中無意間展露一抹欲蓋彌彰的迫切:“那照你這樣說,我......我從斯蒂文的車上下來,你也是吃醋了?”

電光火石間,兩人同時一滯,雙雙避開的眼神交流,在此刻倏爾交彙在一起。

林冉忽然間特彆後悔,自己就不應該逞一時口快,問出這樣一句話。

自己也太不識好歹了,那麼在意他有冇有吃醋做什麼?

那感覺就好似,自己對他有點什麼意思,然後渴望從他嘴裡也得到相同的答案一樣。

所以,陸霆驍真如張媽所言,是吃醋了嗎?

林冉真摯的眼神落在男人身上,男人也一瞬不瞬地盯著自己。

在這一刻,彼此似乎心意相通,無言的默契讓他們通通亂了陣腳,紛紛彆過臉去,不敢再去看對方。

可兩人的唇角,卻本能地勾起了弧度,是愉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