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16章一夜激戰

可這個吻並未落在男人的唇上,顧莫言彆過臉避開,眸子裡渲染著一抹哀傷。

“林冉,你知道我是誰嗎?”

林冉仰頭,琉璃般的眸子裡乾淨猶如水晶。

她毫不猶豫:“你是我丈夫。”

簡簡單單一句話,卻讓顧莫言心如刀絞。

“你真的醉了。”

他就算摘下麵具,顏值比林冉之前看到的帥一千倍一百倍,但也絕不可能與陸霆驍長得一模一樣!

林冉不明白男人的表情為何會如此哀傷,可她將所有的愛都給了他。

所剩下的,便隻有一往無前。

“是,我是醉了!可那又怎樣?哪怕這隻是一場夢,我也甘之如飴!陸霆驍,你彆推開我行麼。”

她的丟盔棄甲帶著近乎執拗的架勢,可她越這樣,顧莫言便越心如刀絞。

她醉得這麼厲害,甚至連人都分不清。

而她竟然還將自己當做了另一個男人。

可他愛林冉,想象不到的愛。

哪怕是飛蛾撲火,可那又怎樣呢?

糾結已經持續太長時間,男人體內的那股火焰因為林冉的撩'撥越燒越旺。

結實的手掌握住她的勁腰,顧莫言直接將林冉抱坐在洗手池上。

大掌繞向她的後腦勺,加深了這個承載著萬千情緒的吻。

林冉死死地抱住男人的脖頸,雙腿夾著他的勁腰,感受著男人獨特的力量。

唇瓣貼著唇瓣,牙齒碰著牙齒。

這種久違的感覺幾乎要將林冉淩遲。

雙方的浴袍都已褪下,彼此的熱吻讓衛生間裡的溫度徐徐上升。

索取不夠,無論是林冉還是顧莫言,似乎都想更近一步。

男人卻在此刻握住了林冉的下頜,銳利的黑眸猶如深潭般死死地鎖定在女人的臉上。

他不死心地又問:“知道我是誰麼?”

林冉咬住下唇,眼眶裡夾著不滿足的**:

“陸霆驍。”

話音剛落,她頓感身子淩空。

男人吻著她從衛生間走到臥室,兩人同時陷入綿軟的大床裡。

可他接下來的動作,卻帶著懲罰,也帶著隱忍。

是啊。

陸霆驍總是這樣。

他是激烈而又赤誠的,在床笫之歡時,又總喜歡懲罰自己。

林冉隻覺得他熟悉的味道灌滿了自己,縈繞在她鼻尖的,是他身上的菸草,與隻專屬於陸霆驍的氣息。

窗簾緊閉的暗夜裡,臥室伸手不見五指。

唯有男人沉重的喘息,與女人一次又一次的嚶嚀,讓這個黑夜顯得不那麼平靜。

交戰後,林冉已沉沉睡去。

顧莫言在她的額間印上一吻,繼而穿上浴袍去到露台抽菸。

思緒猶如剛剛的激戰那般,久久無法平靜。

疼痛揮之不去,他又開始糾結起來。

他想不明白,剛剛發生的一切,到底是在成全林冉,還是在成全自己那顆有些自私的心。

待她醒來,她必然會發現與她交融的男人並非她心中的愛人。

她是否會崩潰,會責怪?

香菸抽了一支又一支,顧莫言得不出答案。

皎潔的月光卻在此刻投遞進來,照在林冉恬靜的臉上,也照亮了她勾起唇角的甜美笑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