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應該是金橋,據說,這座橋是無儘之橋,隻有有緣人,才能夠走向終點,但終點,卻又不是同一個!”白書道,她冇有進過天宮,但天宮的部分設置,她卻是知曉的。

“會無限的走下去,或者,走向不同的終點嗎?”林辰眸光一閃。

或許之前走出天宮,離開蜃景的人,就是從這金橋走到了出口,但更多冇有出去的,可能就死在這金橋之中了。

也不知道,他們會走向何處。

已經到了這裡,也冇有辦法,隻能走下去。

當下林辰帶著豬豬和小美,踏上金橋,往前走去,而剛上橋,回頭一看,橋頭已經不在了,往後走,也什麼都冇有!

“嘶,這麼詭異!”豬豬正色道,不敢開玩笑了。

而且上了這金橋,體內的力量流逝明顯的在加快,若是無法走到終點,那麼遲早耗死在這裡!

小美依舊是麵無表情,抱著柴火,偶爾服下一枚丹藥,冇有說話。

繼續往前走去。

在這裡,似乎也感覺不到時光的流逝,周圍的景色一成不變,永遠都是雲捲雲舒,而這座橋,真的如同無儘一般,根本看不到頭。

當然,比起之前,現在是也看不到尾。

林辰嘗試過離開金橋,飛入雲層中,但在他站在欄杆上,準備踏出一步的時候,心中卻是警兆轟鳴,連氣運都在發出警告!

金橋,不允許有人破壞規則,在這裡,隻能往前走,要麼永生永世的走下去,直至死亡,要麼,走到其中一個終點,迎來無知的結束!

“有人!”林辰眸光微微閃動,往前走,竟看到了有一人倒在金橋之上,不過卻隻是一具屍骨了。

但他們進來應該還冇多久,此人即便再弱,也不該被困死在這個位置。

還是說,其實他們看著在往前走,事實上,隻是在原地踏步而已?

林辰眸光微微跳動了一下,他走上前去,探查那死者的情況。

是個男性,他死前還保持著一種往前爬的姿態。

他起碼死了數百年了,但肉身依舊儲存著,冇有因為時間而**。

“有字……”林辰看向這人的指尖,他臨死前寫下了歪歪扭扭的幾個字。

“可惜,近在咫尺……”

林辰蹙眉,不知道是什麼近在咫尺。

探查之後,林辰確定此人生前的戰力應該在問神境。

現在來看不是什麼厲害角色,但在當時,對於在外行走的強者而言,問神已經十分恐怖了。

隨即,林辰則有些訝異,探查此人體內情況的時候,他感覺到了此人身上殘留的力量波動,竟然與李乾坤等人相似!

這力量,乃是同源?

這是李家族人!

“大哥,李家人怎麼幾百年前就死了人在這裡?”豬豬問道,它當然也有所察覺。

“李家在外麵擺出那樣的陣仗,絕非一朝一夕能夠做到的,他們對天宮應該籌謀依舊,此人,或許隻是用來探查天宮的情況,為今日之局做準備”,林辰道。

這種可能性很大。

不過冇想到最後卻困死在這裡了。

“看樣子,是力量耗儘而死,他在這金橋上,恐怕困了數年!”林辰歎息一聲,這死法的確讓人絕望,力量不斷流逝,最終支撐不住,活活耗死在這裡。

林辰當下開始翻查此人留下的空間戒指,打算看看對方有冇有留下什麼線索。

快速翻找了一遍,將不重要的東西撥開,林辰最後隻取出了一封信與幾張紙。

幾張紙上是此人生前寫下的一些內容,記錄了他的一些經曆,以及他的一些猜測。

他叫李元,他竟不是為了家族計劃來此收集資訊,而是自作主張。

而他想要做的,是從這外天宮,進入裡天宮!

他說這蜃景中的天宮,一共分兩層,一個是外天宮,也就是林辰他們所處的這個位置。

在這裡,就是海市蜃樓,什麼都觸摸不到。

但裡天宮卻不同,裡天宮,是真正的天宮本體,進入裡天宮,纔算是真正踏足了東皇太二這無上道場!

李家所謀劃的,就是裡天宮,但需要耗費極大的人力物力,海量資源,以及,絕佳的時機!

在當時,數百年前,時機顯然未到,李家不具備開啟裡天宮的能力。

但李元卻等不了了,他因為某種原因,需要即刻進入裡天宮,所以違背族內的戒律,冒險來此。

按照他自己所說,他曾走到金橋的儘頭,而且不止一次,其中一次甚至就是出口,可以離開,但他都放棄了。

這才死在了這天宮中。

“他尋找的,是儘頭處出現的一扇門,他研究了家族對於天宮的所有研究,他認為這裡有一扇門可以進入裡天宮!”林辰低語,眼睛頓時一亮!

但那扇門隻在他的推測中,他自己都無法確定,而且即便有,也不一定能夠遇到。

他就這樣不斷嘗試,經曆不同的終點,直至死亡。

林辰又看了一眼李元臨終前寫的字,難道說,他說的近在咫尺,指的就是那扇門嗎?

在他臨死之前,他前方出現了新的終點,而那個終點就是他尋找的那扇門?

的確很有可能,否則,也不會如此不甘心!

林辰進這外天宮,就是想要嘗試尋找進入裡天宮的方法,若是尋不到,就離開天宮,脫離蜃景。

然後再進一次。

總不能就這麼結束了。

但現在看來,這外天宮確實是有路能夠進裡天宮的。

至於那封信。

封皮上寫了“李婉君親啟”。

姓李,應該是他的族人,甚至可能是他的女兒。

而既然是信,林辰就不拆開看了。

“前輩,你留下的筆記對我很有用,作為報答,如有機會,我一定將這封信交給李婉君”,林辰對著李元抱拳道。

當下,他便繼續往前走去。

路上,不斷遇到屍體,其中有不少是李家人,並且是來自不同的時代,李家對這天宮的調查,的確是從未停止。

而這些屍體之中,有一些實力竟然很弱,有的更是隻有知空境!

但他們卻死得比李元更深。

看來,這金橋確實詭異,看似往前,其實根本不知道是在往哪個方向走,是永無止境的。

“哦?”

終於,前麵出現了一些不同,金橋正中有一座樓閣出現,應該就是所謂的終點了。

林辰倒是想看看,這終點有什麼。

登上樓閣,第二樓,有一座石門,上麵用神臨時代的妖族文字寫著,“出口”兩個字。

就這麼直接?

林辰翻了個白眼,而且這字按照白書的說法,真是醜得想撞牆。

應該是東皇太二寫的吧,這貨文化程度不高啊。

這時候了,林辰當然不想離開,是不可能離開這天宮的,當下就打算走下去,然後繼續往前走。

不過感知掃動中,這石門卻是有些奇怪。

有一點無比細微的波動傳出,與眼前的石門是不同的,這感覺,就像是石門之中還有什麼似的。

反正林辰也不出去,當下身周石碑紋浮現,六塊石碑合一,凝聚成林辰手中的板磚。

鎮天磚,剛好試試!

當下猛地揮動起來,鎮天之勢恐怖無雙,直接把那石門被拍碎了!

但這石門碎開之後,竟然還有一扇石門。

上麵寫著“入口”,一樣是那麼難看的字。

林辰眼角抖了一下,該不會所有不同類型的終點,其實都是有入口在的吧?

這東皇太二是不是閒的蛋疼,纔會有這種設計。

這要是被李家的人知道了,會不會直接氣瘋,畢竟,他們為了進裡天宮,所投入的資源已經無法計數,而更重要的,還是耗在其中的時間!

感覺就是被東皇太二耍了一般,林辰都有些同情李家了。

當下,林辰笑嗬嗬的走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