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需要,來陪當事人做傷情鑒定。”陳子妍笑著說道,“你呢?”

“我陪一個婆婆來的。”

宋瀟瀟因為上次爽約的事情,對陳子妍還有些歉疚。

“上次的飯局臨時被我推掉了,實在抱歉。”她覺得還是有必要當麵在和陳子妍道歉。

陳子妍捂嘴微微一笑:“你也太客氣了,我都跟你說了,那天我正好臨時也有點事情,即使你不推掉,我也會跟你說改日呢。”

這樣一說,宋瀟瀟心裡的確好受了一些。

“那不知道今晚你有冇有空?”陳子妍問道。

“有。”宋瀟瀟連忙搗蒜般的點了點頭。

“你下午如果冇有什麼事,能不能陪我去挑個戒指。”陳子妍又問道,她看宋瀟瀟愣了一下,連忙說道:“如果你下午有彆的事情,那就算了,沒關係的。”

“不不,我下午有空。子妍你難道要結婚了嗎?”宋瀟瀟隻是對於陳子妍可能要結婚而感到微微有些詫異,在她心中陳子妍就像是一個女強人。

“隻是訂婚戒指,我未婚夫冇什麼時間,所以戒指隻能我自己挑選。”陳子妍無奈的笑道。

“我下午隨時有空。”

宋瀟瀟當即答應了她,兩人約定好了時間和地點見麵,正好婆婆這會兒拍得片子結果出來了,宋瀟瀟和陳子妍道了彆,就陪著婆婆去找醫生了。

陳子妍望著宋瀟瀟離去的背影,臉上那乾練的笑容忽而消失了,轉而眉頭微皺,似乎在因為什麼事情而苦惱。

宋瀟瀟陪著婆婆看完了醫生,還是儘職儘責的將她送回了家。

“好在今天拍片,大夫說什麼大礙。”宋瀟瀟鬆了口氣。

“今天真是太麻煩你了,瀟瀟。”婆婆感激的握著宋瀟瀟的手說道。

“冇事,您快回去吧。”宋瀟瀟看了一眼婆婆身後的住宅,是一座環境不錯的小區。雖然不是什麼高檔住宅,但是交通便利,而且小區的綠化不錯,乾淨整潔,看著樓房也很新。

小鵬雖然跟婆婆相依為命,但看來生活環境也冇有太差,也算是讓人欣慰了。

因為下午還有約會,宋瀟瀟也不好意思讓賀家的司機陪著自己在外麵繞一整天,就叫他送自己去了停車場,自己開車去和陳子妍約好的商城等她。

到了商場,宋瀟瀟隨便找了一處休息的長椅坐了下來,看了看時間,距離和陳子妍約定的時間還早。

她還惦記著自己那個昨夜酗酒的閨蜜,給她打了電話過去。

“瀟瀟,你放心吧,我已經在去機場的路上了。今天多虧了你給我設的一長串鬧鐘,我真是想遲到都冇辦法。”一接到宋瀟瀟的電話,沐晚就“感激”的說道。

宋瀟瀟忍俊不禁道:“冇遲到就行,誰叫你臨出差前還喝酒的。”

生怕沐晚今天睡過頭,趕不上飛機。宋瀟瀟昨天拿著沐晚的手機,給她設置了十個鬧鐘,不怕喊不醒她。

“對了瀟瀟,你也知道我一忙起來顧不上其他,手機可能都冇信號,如果蕭意辰那有什麼信兒,你一定要立刻給我發訊息告訴我,我手機有訊號的時候能第一時間看到。”

沐晚還是惦記著蕭意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