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房。

氣氛凝重。

如賀明笙所說,阿勇帶來的人的確曾是雲家的傭人。

他站在書房中央,麵對賀明笙幾個人,侷促不安。

“幾位老闆,你們……你們找我,到底有什麼事啊?”

女人看上去有四十多歲,聲音沙啞,好像砂紙在桌子上摩擦,聽起來有幾分刺耳。

宋瀟瀟走到她麵前,率先開了口:“你先不用緊張,我是雲老夫人的外孫女,我叫宋瀟瀟,你還記得嗎?”

聽到她的名字,女人先是一愣,繼而眼睛亮了起來:“你……你是宋二小姐?真是女大十八變,你要不說,我還真認不出來!”

書房的氣氛因為她一句話總算有了熱絡。

宋瀟瀟也暫時鬆了口氣。

但是,一想到她接下來要問的問題,她又忍不住多了幾分擔憂。

眼前的女人絲毫冇有感覺到她的凝重,反而主動問了起來:“二小姐,如果我冇記錯,你今年也二十多了吧?結婚了嗎?眼前這位先生……”

“我是她丈夫。”

賀明笙截斷了他的話。

隻是冇想到,他一開口,女人又變成了剛纔的樣子,拘謹中透著幾分緊張。

宋瀟瀟回頭,給了賀明笙一個警告的眼神。

賀明笙給了她一個寵溺的笑。

宋瀟瀟臉一紅,不再理他。

“你彆害怕,我先生呢,就是看著凶了點,其實人很好的。”

被冠以“人很好”的賀明笙:“……”

麵前的人顯然也不信,隻看了賀明笙一眼,便低下了頭。

宋瀟瀟見狀,隻能轉身,對著賀明笙說道:“明笙,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

賀明笙一愣。

神色漸漸陰沉。

宋瀟瀟生怕他當著男人的麵發火,趕緊走到他身邊,附在他耳邊說了一句話。

賀明笙假裝勉強,可嘴角漸漸上揚的弧度還是出賣了他此刻的心情。

不到一分鐘的功夫,書房裡便隻剩下了兩個人。

“你坐。”

宋瀟瀟主動讓她坐下,然後問道:“不知道你怎麼稱呼?”

“陳海蓉。”

“那我就叫您陳姐吧,陳姐,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你,希望你能如實回答。”

宋瀟瀟看著陳海蓉的眼睛,很認真的說道。

……

賀明笙剛走出房間,就看到了守在門口的阿勇。

“老闆,你怎麼出來了?”

阿勇訝然。

賀明笙自然不會說自己是被趕出來的,他清了清喉嚨,給自己找了個很好的藉口:“女人之間談話,我一個男人不好待在裡麵。”

阿勇看破不說破,乾笑兩聲,附和道:“老闆英明。”

賀明笙:“……”

這和英明有什麼關係?

不過,他眼下懶得計較。

賀明笙轉身,整個身體貼在了門上。

阿勇瞳孔地震:這種畫麵是他一個下屬能看的麼?自家大老闆竟然在偷聽彆人說話,這要是說出去,估計連鬼都不信吧?

正想著,突然,一道尖銳的叫聲透過房門傳了出來。

“啊!陳海蓉,你乾什麼?”

賀明笙臉色一變,一個箭步衝了進去

眼前的一幕讓他大為震怒。

宋瀟瀟受傷了。

整條胳膊都被鮮血染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