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裡的人,聽到這一聲,全都朝她看了過來。

這時候的寧菀卻已經激動得想要原地蹦迪。

太好了,她的陰陽眼竟然跟著一起穿過來了!

這雙眼,能見天機,可辨生死。

婦人身上銀白色元氣,比黑色死氣要多,顯然還有救。

她正要上前,突然被人擋住了。

寧惟行雙眸赤紅,滿是恨意的盯著她,從牙縫裡擠出一個字來:“滾!”

她氣死了娘,怎麼還有臉活在這個世界上,她怎麼就不去死!

寧菀:......

臭小子,剛剛差點要掐死她,她還冇找他算賬呢,他倒自己送上門來了?

不過轉念一想,這具身體的原主做的孽也委實有點多。

罷了罷了,先不跟他計較。

寧菀穩了穩心緒,看著他:“我能把娘救活,如果我救不活她,你就把我跟她一起埋了。”

她可不是什麼聖母,但醫者仁心,更何況,書裡的寧母確實是在得知原主重傷了寶貝養女顧凝之後,氣的一命嗚呼了。

現在,她既然用了原主的身體,就有責任替她贖罪,把寧母給救活。

寧惟行冷笑一聲:“你不配!”

寧菀懶得跟他廢話,直接當著他的麵舉手發誓:“我要是救不活,就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古人最敬鬼神,就是再壞的人,也不敢輕易發毒誓,就怕將來誓言真應驗到自己頭上!

寧菀正是看中了這一點。

寧惟行目光猛地一沉。

他握緊拳頭,手背上青筋暴起,好大會兒才下定了決心,盯著她一字一頓道:“你要是敢對娘有任何不敬,彆想活著走出這道門!”

寧菀看也不看他,徑直來到那位老大夫麵前:“劉老,請問有銀針嗎?”

老先生是這邊唯一的大夫,姓劉,醫術很好。

劉老忙找出鍼灸包來遞給她,眼底神色複雜。

他是個大夫,醫者仁心,他也想救活病人,但......

罷了,既然這丫頭都發了毒誓,不妨讓她試試看。

寧惟行站在寧菀身後,目光一直死死盯著她。

儼然隻要她舉動有丁點異常,就要衝上去滅了她。

寧菀神色凝重,冇有任何猶豫,取出了銀針。

劉老在她拿起銀針的那一刻,眼睛驀地亮了。

隻看她這拿針的姿勢,就知道她是會鍼灸的,見她四平八穩的一針紮進病人的身體裡,忍不住捋了捋鬍子。

他從小學醫,鍼灸有五十年的經驗,寧家這姑娘不驕不躁,行鍼手法乾脆利落,又穩又準,冇個十多年的功夫是練不出來的。

寧菀一針下去,輕輕撚動著銀針,片刻之後,就聽床上的寧母,發出了一聲輕微的呻吟來。

這聲音很輕,可的確是她發出的,緊跟著眉頭皺了一下,竟緩緩睜開了眼睛。

劉老震驚了!

一針,就一針,被他判了死刑的病人竟然活了過來,這醫術真是神了。

寧惟行喜極而泣,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激動得聲音顫抖:“娘。”

床上的寧母,神色憔悴,滿是慈愛溫柔的眸看向寧菀,聲音沙啞,帶著寵溺:“凝兒。”

寧菀:......

納尼???

寧惟行:......!!!

他雙眸一寒,惡狠狠的瞪向寧菀。

寧菀這個毒丫頭,怎麼配跟凝兒比,娘怎麼會認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