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外開始下起大雨,水口香奈像是重新壓製住了時津潤哉的靈魂,眼神開始變得靈動,她轉過頭來看著柳生宗茂,因為身軀被冰封的關係,完全使用扭斷脖子的方式將頭轉過來的。

“柳生宗茂……七槻向我提起過你,說你是個這輩子都隻會被一個女人吃的死死的軟蛋,但你好像變了。”

聽到水口香奈這麼說,柳生宗茂臉色一紅。

小時候他的確是很聽訚千代的話冇錯啦,但那叫愛,愛你懂嗎,絕不是他慫。

柳生宗茂試圖給自己尋找一個理由。

“嗬嗬。”看到柳生宗茂窘迫的模樣,水口香奈像是放棄了一樣說道:“是了,所有的事情都像你說的那樣,我因為被時津潤哉逼上絕路,所以我就奴役了他的靈魂,為了逃避警方盤問,我甚至放棄原本的身體,寄生在時津潤哉這個惡人的身上,你知道嗎?當我奴役了他的靈魂時我才知道,他並不是什麼蠢貨,而是明知道自己推理出了錯誤,卻為了自己的名譽不肯將這件事情說出來,眼睜睜的看著我陷入深淵之中……他該死!”

他明明知道自己推理出了錯誤,卻為了自己的名譽不肯將這件事情說出來。

柳生宗茂低下了頭,他想到了一件事,一時間情緒有些低落,隨即他搖了搖頭,強自振作起來。

見到柳生宗茂這副模樣,水口香奈有些癲狂的笑道:“那麼偵探大人,你要怎麼處置我呢?就算你要槍斃我,死掉的也隻會是時津潤哉,而不會是我。”

冇有立即回答水口香奈,柳生宗茂而是看了眼臉色陰沉不發一言的越水七槻,說道:“這在這之前,我要問你們一個問題,你們的師承是哪?”

越水七槻和水口香奈兩人的魔法涉及到莫拉格·巴爾這位異世界魔神,柳生宗茂也很好奇為什麼從前一直很照顧自己的大姐姐會突然變成一位在靈魂上有極高造詣的大高手。

“你總是這麼天真嗎?”水口香奈嘲諷著說道:“我要是隨便說一句謊話,你是不是也會選擇相信?”

“不,不會。”柳生宗茂搖了搖頭回道:“因為我能夠聽得出,你們是在說謊還是在說真話。”

聽到柳生宗茂這麼說,越水七槻訝異的抬起頭,連忙說道:“那個女人的力量……小茂,你是和C.C.見過了嗎?”

柳生宗茂側目看向了越水七槻。

C.C.,柳生宗茂並冇有見過她的記憶,所以正常來想,她應該是在柳生宗茂穿越回過去後會在過去見麵。

但這其中有一個巨大的漏洞。

那就是如果是未來的柳生宗茂穿越回過去,那麼現在的柳生宗茂就不可能會有C.C.給予的GEASS力量。

然而他有。

這就證明瞭柳生宗茂在小時候,的確失去過一段很關鍵的記憶冇錯。

而這段記憶……

越水七槻好像知道?

“見過,但七槻姐你認識她嗎?”柳生宗茂反問道。

“當然認識……小茂你不是很在意我的師承是哪嗎?我和香奈都是GEASS教團的成員,我們學習的魔法也是來自於GEASS教團,而C.C.……她就是教團的教主。”越水七槻解釋道。

GEASS教團……具體位置不明,隻知道位於神州帝國境內的世界級勢力,其加盟勢力無數,其能量足以抗衡羅馬正教。

那樣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女會是這樣一個大勢力的教主?或許是她強到現在的我還看不出她有多強吧。

“那……”

“咳。”柳生宗茂還想問點什麼,就聽到服部平次輕咳了一聲說道:“喂,柳生,要盤問這些事情可以等到警視廳再問,現在我們應該做的是將她們兩人捉拿歸案才行。”

“歸案?什麼案?我怎麼不知道。”柳生宗茂突然裝傻。

“喂,柳生你不會是想包庇她們吧?”柯南和平次一下子就淡定不了了。

如果按照柳生宗茂之前的推理,那麼水口香奈最次也得判個非法監禁罪,畢竟也冇有什麼針對靈魂奴役的法律,隻能算作是水口香奈將時津潤哉給關了起來,非法監禁了一年多。

再加上剛剛為了射出那一發毒箭,從而導致雙手儘廢的槌尾廣生,還有著血腥彆墅之中不明身份的受害者,水口香奈是怎麼都不能放過的。

“眼前這人是時津潤哉,你們不會真以為他是水口香奈吧。”柳生宗茂攤手。

柯南,平次,白馬:“????”

不是你說她是水口香奈?而且她自己都承認了,她奴役了時津潤哉的靈魂,並占據了他的身軀。

“你們是抓不住她的,還記得我說過七槻姐將我引來是為了什麼嗎?她是想要利用我的直覺,將我引上錯誤的推理道路上,從而讓已經‘自殺身亡’的水口香奈脫罪,你們想想看,如果水口香奈真的拋棄掉她原本的身軀自殺了……還有這個脫罪的必要嗎?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謝謝。”水口香奈突然對柳生宗茂說了聲謝謝,隨後時津潤哉的腦袋就這樣耷拉了下來,柳生宗茂眼疾手快,又是一指點在時津潤哉的脖頸上,將其腦袋回正。

“她說謝謝,她為什麼要說謝謝?”柯南等人不解的問道。

時津潤哉的腦袋會耷拉下來,代表著水口香奈的靈魂已經像柳生宗茂所說的一樣,離開了這具身軀。

然而柳生宗茂如果是幫忙水口香奈隱瞞,然後將時津潤哉當做是水口香奈本人去頂罪,那麼水口香奈才應該對他說謝謝纔對,這怎麼柳生宗茂拆穿了她的把戲,但她還是要對柳生宗茂說謝謝呢?

“你們覺得時津潤哉脖子都扭成那樣了還能活著,是托誰的福啊?”柳生宗茂翻了個白眼。

他通過堅冰不斷的朝著時津潤哉的體內輸送活人劍劍意,這才保住了時津潤哉的性命,不然他早就涼了。

“也就是說,水口香奈之所以要對你說謝謝,是因為你保住了時津潤哉的性命,這樣一來隻要我們肯為她平反,那麼她就不會繼續被當做是殺人犯了吧。”白馬想了想說道。

“冇錯。”柳生宗茂點了點頭。

“可她還是犯了非法監禁罪,還有這間彆墅內的那位死者……”

“……”柳生宗茂冇有立即回答白馬,而是又看向了越水七槻。

雖然他是因為甲穀廉三的原因,這才推斷出彆墅內除清水麗子外還有第二隻鬼的存在,但……

也冇有證據證明,這彆墅內……

隻有兩隻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