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那十二名新兵委屈的模樣。

張勇冷哼道:“之前,已經告訴過你們了,三分鐘內必須集合完畢!”

“如果是在戰場上,就你們幾個的速度,怕是衣服還冇穿好便被敵人殺死了!”

“咱們遠東軍團,留下的都必須是精英!”

“如果你是廢物,那就滾蛋!”

張勇冷漠的說著,眼睛死死的盯著眾人。

眾人聽聞後都默默的低下了頭,不敢與之對視。

而此時的富家公子卻驚訝的發現,林風居然敢直視著張勇。

看來,此人日後定會成為我晉升路上的絆腳石啊!

希望你不要與我為敵吧!

……

“現在,你們可以收拾行李回家去了!”

話音剛落,那十二名新兵就暗自離去。

這纔剛來,第一天就被趕走了,這怎麼有臉回去啊,看來這丟人丟大咯。

看了眼離去的十二人,收回目光,張勇的臉上冇有流露出任何表情。

“忘了告訴你們,明天開始測試,回去後好好睡吧!”

說完,張勇依然是頭也不回的走了。

這就非常颯爽,帥氣了!

果然,裝13需要實力啊。

眾人見狀又是紛紛離去。

“剛纔張屯長說明天測試?你們知道測試什麼嗎?”

“不知道啊,之前也冇聽說啊?”

聽著眾人竊竊私語,林風可是冇有那個閒情。

剛返過身來準備回營帳,便是看到了富家公子和身後的郝健等人。

富家公子朝著林風笑了笑,很有禮貌的說道:“祝你好運!”

“祝你不好運!”

……

他喵的,這人是不是有毛病,長得一表人才,白白嫩嫩的,怎麼老是盯著自己。

難道他想搞基?

被嚇了一跳的林風趕緊大步流星的走了……

李虎幾人見狀也是跟了上去。

經過富家公子身旁的時候。

李虎:“呸!”

李勝:“噁心!”

李梁:“嘔!”

李勃:“你能勃起嗎?”

……

剛想發怒的富家公子看著林風等人遠去的背影,片刻後便恢複平靜,但眼神裡卻流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陰森。

“宏才哥,你冇事吧!”

郝健看著馬宏才道。

收回目光,馬宏才搖了搖頭。

“宏才哥,彆跟他們一般見識,今天報名的時候我也被那人懟了,點名的時候聽到那人好像叫林風,我看他就是個嘴強王者!”

郝健也是收回了目光,滿臉不屑的道。

“希望他不要不識抬舉,否則,彆怪本公子不客氣!”

“宏才哥,你如今是黑鐵九星的強者,怕是這屆新兵裡麵都找不出比你厲害的。”

“而那個林風也就是黑鐵八星而已,他後麵的幾個小弟也才黑鐵六星、五星而已,我看他們掀不起什麼浪!”

讚賞的看了郝健一眼。

“你分析得冇錯,可是,有些事情不光隻能看錶麵,誰知道人家有冇有留必殺技呢?”

“宏才哥,你說得對,你都對!”

郝健及時的拍上了馬屁。

“走吧,咱們趕緊回去睡覺,明天測試的時候便能見分曉!”

“是是是,宏才哥說得是!”

郝健和另外幾名新兵一起跟在了馬宏才的後麵返回了營帳。

一夜無話。

張勇也非常人性化的冇有再喊集合。

“集合!”

……

天纔剛亮,張勇那威嚴的聲音又是響起。

這一次,林風與馬宏才居然是同時跑了出來,兩人對視了一眼便急忙站好隊伍。

後麵跟上的李虎等人與郝健等人也是站好了隊伍

三分鐘時間到。

果然,這一次,冇有一個人再遲到!

看來,還是在軍營裡麵才能鍛鍊出一個人來啊。

這要是在家裡,這些個公子哥穿衣服恐怕五分鐘都不夠吧。

……

張勇威嚴的掃視著眾人,冇有說話。

但卻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看著這些人的精神狀態,明顯比昨天那樣懶懶散散的好多了,張勇的心裡也是比較欣慰的。

這才勉強像一點軍人嘛。

“大家先吃早飯,時間,三分鐘,冇有吃完的不許再吃了!”

說著,張勇帶著大家來到了旁邊的一處空地。

前麵有一些其他營的新兵正在排隊打飯。

片刻後,到了林風他們,一人隻分到了一碗粥和兩個饃饃。

看著碗裡的粥,不對,應該叫湯纔對,都冇幾粒米。

李虎便是忍不住想吐槽。

被林風的一個眼神給製止了。

其實也不能怪李虎想吐槽。

這紫荊王國也是剛剛纔建立冇多少年,前些年一直在打仗,老百姓連這湯和饃饃都冇的吃。

一個個都是餓的去找樹皮啃。

也就這幾年纔開始恢複過來了一些,才能喝上這湯吃上這饃饃。

“三分鐘,趕緊吃!”

張勇一聲令下剛結束。

眾人便是狼吞虎嚥,噎到了就喝口粥,嚥下去了就接著啃饃饃。

隻是這又硬又酸的饃饃確實比較廢湯…

三分鐘結束,還有一些人手上剩下了一個半個的饃饃,估計是咽不下去。

“停!不準再吃了!”

眾人無奈放下了手中的饃饃,丟進了旁邊的一個籃子裡。

而作為懲罰,他們中午隻能吃這剩下的饃饃。

“都站好咯,保持隊形,跟我來!”

張勇說完就走。

眾人保持著隊形緊緊跟上。

走了十幾分鐘後,穿過了眾多營帳,一行人來到了一處非常大型的空曠地帶。

而這個空曠地帶上麵有著一個像是比武場的地方。

此時的場地上麵有著一些其他營的士兵排著隊在這裡等候著測試。

而場地下方則是站著一個個的隊形,應該都是來參加測試的新兵,粗略看去大約有五萬人。

張勇停下腳步,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身後三十八人也都跟在後麵站好著隊形,一動不動。

隻見場地上麵放著五樽大鼎。

張勇此時方纔回過頭來,朝著眾人道:“你們也看見了,那五樽大鼎便是你們今天的測試!”

“從左往右依次是三百斤,六百斤,一千斤,一千五百斤和兩千斤!”

“現在測試的是你們的力量!”

“當兵的,冇有力量可不行!”

眾人好奇的看著場中的五樽大鼎,紛紛暗道自己能舉起多少斤的來?

“張屯長,請問你能舉起多少斤?”

這突如其來的一道聲音,眾人忍不住紛紛抬頭看去,大家都想看看這是哪個不長眼的。

順著聲音望去,在馬宏才身後站著一個少年。

“風哥,我知道,此人名叫餘二牛,乃是一名黑鐵八星強者,點名的時候我聽過,怕現在應該成了馬宏才的小弟。”李虎朝著身旁的林風小聲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