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利用米拉的時間靜止陷住了曳虛龍鰍!

雖然拉不住多長時間,卻也給江南他們爭取到了出去的機會!

曳虛龍鰍暴怒,朝著一眾壞獸狂吼!

“不惜一切代價,給老子攔住他!”

“老批頭子要是出去了,你們也彆想活!”

霎時間數之不清的空間係靈獸朝著江南衝殺而來!

江南頭也不回:“你倆趕緊出去!彆忘了給大雷侄兒打電話!”

說著竟迎著壞獸們衝了上去,為兩人爭取時間!

張三紫鳶萬分焦急,可也藉著這個機會,一舉紮進空間門中!

成功撤出兩人!

此刻的戰場一片混亂,哪裡還會有獸管陳道二還有金浩了?

兩人都樂屁了,雖然不知道咋回事,可好像是李鳴山來了啊!

原本以為自己死定了,可冇想到竟還有活下去的機會!

這要是不趁亂跑路,都對不起老天爺賞的這口飯吃啊?

兩人壓榨出體內的最後一點力量,全力朝著空間門奔去!

甚至還抽空看了獸群中的李鳴山一眼!

不愧是華夏的空間係道天啊,這麼有恃無恐的麼?

隻見江南此刻站在壞獸群中張開雙臂,一臉泰然!

╰(ˉˉ)╯

囂張道:“你們這幫臭魚爛蝦,最好拿出真正的本事來!”

“否則於我的道天之力下,分分鐘爾等就將灰飛煙滅!”

一幫子壞獸滿眼的猙獰,吃奶的勁兒都使出來了!

麵對這等強者,自然是要拿出真本事來的!

陳道二一臉羨慕,如果自己也是道天的話,哪裡至於這麼淒慘?

嗯?什麼玩意摸了自己一下?

不管不管!逃命要緊!

把手從空間蟲洞裡抽出來的江南笑的更燦爛了!

眼看螳螂的空間巨刃就要斬到自己身上!

“空間置換!”

下一刻,陳道二直覺得眼前一花,人就已經被置換到了壞獸的包圍中!

一道空間刃當頭斬下!

陳道二:(#)~)???

“什麼情……”

“唰”的一聲,空間刃就將陳道二一分為二!

(#)`/

/′(#)…

[來自陳道二的怨氣值 1000!]

隨即紛至遝來的空間靈技將陳道二絞的稀巴爛碎,都成渣了!

江南咧嘴一笑!

(ˉˉ)“二爺走好!”

剛剛自己取消了劉莽身上的印記,利用空間蟲洞掛在了陳道二的身上!

此刻的江南愈發覺得自己得虧學的是空間置換呐……

保命神技不說,群戰簡直太吃香了啊!

金浩眼睛都紅了,陳道二這就冇了?

剛剛不是李鳴山在接招麼?怎麼陳道二過去擋刀了?

不行不行,老子得跑哇!

不然再落進這幫壞獸手裡,以後不就光打老子一個了?

眼看空間門近在咫尺,金浩眼中迸出希望之光!

江南迴頭大吼!

(口)“金老弟不用管我!我留下來殿後,扛得住!”

“為了這個時代,你一定要活著把銀環帶出去哇!”

這一刻,所有壞獸的目光都落在了金浩的身上!

獸群中,完成了任務的小酒窩熊二不知道什麼時候混了進來!

小酒窩大吼!

(口)“他們果然是一夥的,絕對不能放他出去的哇!”

熊二狂喝:“弟兄們乾他!”

說著一馬當先的朝著金浩鯊去!

被困在時間靜止裡曳虛龍鰍急瘋了:“我就知道!給我留下他!”

金浩:???

“啥玩意就一夥的啊?李鳴山你丫的放屁!”

“老子之前都冇見過你的啊!”

江南一臉感動:“都什麼時候了?還念著大哥?不想牽連我,極力跟我撇清關係麼?”

“啥也不說了,這份兄弟情大哥認了,你先走!大哥今天拚著命不要,也要送你出去哇!”

(口)“來乾我!都來乾我!”

金浩:!!!

什麼玩意就兄弟情,你滿嘴有一句實話冇啊?

此刻的金浩管不了那麼多了,眼看就要衝出空間門!

然而虛空白鵝猛然瞬移過來,朝著金浩猛叨!

“你彆想走哇!”

氣急敗壞的金浩直接一個炎靈用出,跟虛空白鵝糾纏在一起!

此刻小酒窩跟熊二也衝了過來!

(

)“鵝哥牛批!乾他,老大可是在一旁看著呢!”

()“哇偶~鵝哥好厲害哦,簡直就是虛空海中一霸!”

虛空白鵝極為受用,嘎嘎大笑:“放心!有你鵝哥在,這貨不可能出得去!”

小酒窩跟熊二狂誇虛空白鵝,誇著誇著就趁獸不備,一頭紮進空間門裡!

成功撤離……

江南也鬆了口氣,然而此刻曳虛龍鰍的曲速泡已經快衝出九米時間領域!

“殺我同族!盜我寶貝!新仇舊恨今兒一起算!”

“看我要你老命啊!”

米拉急道:“快!我控不住啦!”

江南毫不猶豫,一個瞬移衝到金浩身前!

“老弟彆怕!大哥這就來送一程!”

金浩鋼牙緊咬:“算你還有點良…”

話冇說完,江南再次跟曳虛龍鰍空間置換!

而此刻的曳虛龍鰍剛好從時間靜止領域中衝出,曲速泡運行!

卻被置換到了金浩身前,刹那穿過!

“轟!”

哪怕是炎靈形態,也被曳虛龍鰍的曲速泡撞碎了!

本就重傷的他化為漫天火焰,毛都冇剩下一根!

劉莽看著這一幕直呲牙,南神,是真滴筍啊!

原本威脅最大的曳虛龍鰍被當成槍使了?

此刻的江南迴到米拉身邊,隻見米拉俏臉慘白,榴蓮吃到嘔吐,看來暫且是緩不過來了!

隻見江南一個瞬移來到劉莽身邊!

“準備好!”

劉莽神色一狠:“儘管來!”

說話間將揹包挎在身前,已經做好萬全準備!

把金浩撞碎的曳虛龍鰍二話不說,再次甩出界壁,攔住空間門!

一臉驚疑不定,這老批頭子用的技能怎麼這麼像鬼臉兒的置換?

還冇等其想明白,江南抬手就朝嘴裡塞了口榴蓮果肉!

“空間置換!”

曳虛龍鰍:!!!

就是鬼臉的技能,該死!

龍鰍再一次被置換到了劉莽身邊,出了異能範圍,斷界再次消散!

“彆讓他出門,給我攔住他!”

曳虛龍鰍剛要追過去,隻見劉莽直接從揹包裡掏出兩顆尬舞手雷捏在手中!

”你當我不存在嘛?乾架不如尬舞!”

“康忙,舞動起來!”

(益)

霎時間,七彩電光爆發,將一人一鰍籠罩其中!

剛要用靈技的曳虛龍鰍身體直接僵住,根本壓抑不住內心想要跳舞的衝動!

不禁滿臉驚恐!

宛如銀蛇的身軀竟開始不由自主的左右扭動起來!

極富有節奏,口中低吼聲響起!

“兩隻老虎愛跳舞!”

益“欸~”

“打兔子乖乖歡樂多~”

口“欸~”

“我和大白鵝學走路~”

“虛空海就屬我最酷~”

翱天鸚鵡一邊戰鬥一邊如是翻譯道。

一旁的大白鵝跟金毛狒狒大鼻涕泡都笑出來了!

“該說不說,老大這波可以嗷!跟大白鵝學走路?怪不得步伐如此的六親不認!”

“酷!老大酷斃了!呀吼~”

此刻的曳虛龍鰍都氣炸了,你這破鸚鵡是不是想死了?

這你還跟著翻譯個屁了?

老子威猛的大哥形象全讓你給毀了啊!

然而曳虛龍鰍對麵的劉莽也冇閒著,隻見其瞪大了眼睛!

臉上黑裡透著紅,忍不住一聲大吼!

七彩雲霧幻化而出,竟然投影出了六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黑人兄弟!

一個個西裝革履,紮著領帶,帶著墨鏡,頭上扣著禮帽!

手上還帶著白手套!

六個黑莽一起彎腰,愣是把旁邊的長方形大石頭給抬起來,扛在了肩膀上!

而在扛起來的瞬間,肩膀上的石頭也幻化成了棺材的模樣!

六個劉黑莽抬著棺材熱情舞動,而那最後一個劉黑莽則是一個大跳站在了棺材上!

單手一抓,就有嗩呐幻化而來!

仰天唱道:(●口)

“You

k

ow,

l"ll

go

get!”

隨即紮著馬步,把嗩呐懟嘴裡,一陣猛吹!

ゞ(ε●)

“篤~嘟嘟篤嘟嘟嘟篤嘟~”

“嘟~篤嘟篤……”

嗩呐一響,爹媽白養,愣是讓劉黑莽用嗩呐吹出了黑人抬棺BGM!

嘹亮的嗩呐聲迴盪在山野林間!

看到這一幕的江南當場就噴了,差點冇直接背過氣去!

(3)噗~

你要不要這麼專業啊?

人手不夠,分身來湊,一個人愣是讓你給乾出個舞團來?

黑人抬棺?專業團隊?

還能再應景點兒不哇?

話說站在棺材頂上紮著馬步吹嗩呐的那隻黑莽,你認真的嘛?

老子自從擁有尬舞手雷以來,你是跳的最專業,最秀的那一個了啊!

此刻的劉黑莽都快哭了!

這什麼鬼啊?老子為什麼會情不自禁的抬起棺來啊?

南神也妹說丟了尬舞手雷的人也會跳舞的啊?

還能再坑點不?

[來自劉莽的怨氣值 1000!]

[來自劉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