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江惡犬連忙道:“報告!我們跟鬼臉老大混的啊!”

“這個人類我也想通知老大過來的,可剛剛情況萬分緊急!”

“我一個咆哮,這個人類竟然被我嚇死了,我連反應的機會都冇有她就掛了!”

“可能是從來冇見過像我這麼凶惡的靈獸吧?這麼渣渣的人類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這話一出,黑狼白鵝他們都懵了!

“被你嚇死了?那這個人類可真廢柴!”

“這麼渣的人類你還吃?白占肚子地方,冇出息!”

此刻,被江惡犬含在嘴裡的紫鳶聽到都氣壞了!

我都已經死了,能不能不要再侮辱我啦?

誰是廢材?誰渣了?我可是星耀級強者,信不信我夢死你啊?

妹有這麼埋汰人的啊!

[來自紫鳶的怨氣值 1000!]

[來自紫鳶……]

話說你能不能不要再流口水了啊?被壓在舌頭底下,都被口水泡了哇!

[來自…]

雖然紫鳶已死,可思想卻很活躍,不斷地給江惡犬重新整理怨氣值!

江南都樂屁了!

這個怨氣姬好欸,可得好好含著才行,要是嚥下去那可就真掛了!

真含在嘴裡怕掛了!

黑狼目不轉睛的盯著江惡犬,眸光閃爍!

江惡犬滿臉緊張,這貨不會是發現了吧?

不能啊,雖然有人類的氣味兒,可也能通過剛剛的紫鳶屍體完美掩蓋過去!

隻見黑狼挑了挑眉:“這事兒我可以給你壓下去!不讓老大知道!”

“但你們得跟我混才行,鬼臉兒已經死了,我是你們的新統領!”

江惡犬舒了口氣,冇被髮現就好,隨即眼睛晶亮!

這是好事兒來的啊?既然打不過,那就加入好了!

就算是累死它們也找不到老子的蹤跡啊!

於是江惡犬瘋狂點頭!

“可可可,一切聽狼姐安排!”

黑狼這才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目光在江惡犬的身上來回掃描!

甚至還圍著他轉了兩圈兒!

“嗯~不錯不錯,蠻壯實的,很有特長嘛~”

說著還上前蹭了江惡犬一下!

江惡犬得意一笑:“那是,我的嗅覺追蹤天下一絕!”

“狼姐收我當手下,肯定能把藏匿的人類挨個找粗來!”

黑狼隻是滿臉笑意的看著江惡犬,越看越滿意,尾巴都情不自禁的搖了起來!

一旁隱身的夏狼滅卻一臉警覺!

我怎麼感覺他倆說的不是一件事情呢?

這黑狼看江奶狗的目光不對勁吧,同為狼科,冇人比她更懂狼了!

黑狼收編了江南他們,開始一起搜尋人類蹤跡!

而江惡犬則是利用狗的嗅覺能力瘋狂聞味兒!

恪儘職守,記得金浩他們順利逃出去了吧?

如果能找到他們就再好不過了,可以順帶讓龍鰍把他們給滅了!

借刀殺銀,一石二鳥,我可真是個小天才!

而路上,黑狼的目光卻一直都在江惡犬的身上遊離!

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就連搜尋任務都是敷衍了事…

一直跟在靈獸大軍裡的夏瑤一臉狼疑!

(~)不對…不對勁!

就在這時,江惡犬猛的一怔,還真讓自己找到了線索!

地上丟著一隻小彈弓,這不正是自己送給金浩的秘密武器麼?

上麵沾染了金浩的氣味,上去一聞,金浩經過的路線圖!

還有其目前所在的位置,全部都在腦海中清晰起來!

江惡犬眼睛大亮:“狼姐!我追蹤到人類的位置啦!咱們趕緊過去弄他吧!”

黑狼一聽也興奮起來,上前用鼻子蹭了蹭江惡犬的臉頰!

“小白,你可真能乾!”

江惡犬:???

什麼鬼的小白?聽起來怎麼這麼像狗的名字?

我可是惡犬,像是白夜叉,白煞的名字才配得上我吧?

話說你老蹭我乾啥玩意?

然而追蹤金浩的位置要緊,於是帶著一眾靈獸大軍循著氣味追蹤過去!

……

此刻,一處沼澤地裡,滿身狼狽的金浩正艱難的走著!

眼神中帶著揮之不去的恐懼。

早知道虛空海這麼可怕,打死老子都不帶進來的啊!

現在進來的偷獵者死的死,涼的涼,自己能不能活著出去都不知道的啊!

就在這時,金浩一個激靈,聽見遠處有靈獸的聲音傳來!

臉都嚇白了,焦急的四處巡視!

實在冇辦法的他折了一根蘆葦棒,兩頭撅折,叼在嘴裡!

捏著鼻子閉上嘴巴,一個大跳就紮進了泥潭裡!

整個人藏在裡邊,用蘆葦杆呼吸!

瘋狂祈禱!

千萬不要發現老子哇!

此刻,江惡犬帶著靈獸大軍殺到!

虛空白鵝:“不是說有人類在這裡的麼?人呐?”

江惡犬環視一週,目光落在了那蘆葦杆上,一臉壞笑,倒是會藏!

“鵝哥!你瞧!”

虛空白鵝露出陰惻惻的表情!

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藍天碧水下,優雅的朝著蘆葦杆處走去!

不知為何,看著這一幕,江南聯想起小時候學過的一篇古詩!

此情此景,倒是彆有一番風味!堪稱絕美!

然而隻見虛空白鵝走到蘆葦杆前,高高提臀!

傾斜45°∠向天,嘎的一聲,就是一潑,自由飛翔,宛如落雨一般砸在沼澤地裡!

3

·```

蘆葦杆上,泥潭裡,弄的可哪兒都是!

江南:Σ‖口

這…這白鵝還能再筍點不啊?

剛剛的絕美被你破壞殆儘了啊,還屁的古詩啊?

你這分明是

鵝鵝鵝!

提臀向天潑!

白毛浮綠水!

飛翔把人捉!

虛空海的這幫壞獸都這麼筍的麼?一點兒獸性都冇有哇!

此刻泥潭下的金浩不禁詫異,怎麼吸不動了?

(`└e′)

是被泥堵住了麼?那幫靈獸怎麼還不走?

不行!老子已經喘不過氣,快要窒息了啊!

於是捏著鼻子,對著蘆葦杆猛嘬!

下一刻,泥潭裡的金浩猛的瞪大了眼睛,劇烈的咳嗽!

“轟”的一聲,泥潭炸開!

金浩紅著眼,大口喘息!

(⊙益☉)“這踏馬什麼啊?臭死了啊!喝~呸!”

“嘔~”

江惡犬:乛乛

你問那隻鵝好了!

然而看到靈獸大軍的金浩表情驟然僵住,額頭暴汗!

扭頭就要跑,然而壞獸們哪裡還會給他這個機會?

一個空間禁錮甩過去,衝上去就是打!

激烈的戰鬥開始了!

江惡犬嘿嘿直笑,這下金浩澤完犢子了,讓你打我隊友的主意?

該!

泥潭裡轟鳴之聲不絕,一片混亂!

目的達成的江南已經打算撤退了,畢竟小餅乾跟隱身衣的作用時間已經快到了!

要是在靈獸群裡現了原形,那可就壞菜了!

劉莽跟鐘映雪她們已經焦急萬分,江惡犬正準備藉著混戰的機會功成身退!

然而黑狼卻湊了過來:”你要去哪兒?”

江惡犬額頭暴汗:“冇…這裡太危險了,我尋思離遠點,怕被誤傷!”

黑狼則是用尾巴輕掃江惡犬臉頰!

“不用怕,既然已經是姐的狼的,姐保護你!”

“哪兒都不用去,有我在,那個人類傷不到你!”

江惡犬:???

我是狗!不是狼的啊!

你怕不是瞎吧?

黑狼:“這次你找到人類,立了大功,姐回頭就告訴老大,讓他重重賞你!”

“跟著姐混,不帶少了你的好處的!”

江惡犬額頭暴汗,這形勢自己怕是走不成了啊!

不過聽說還有靈珠賞?這倒也不是不可以!

於是偷偷給了劉莽他們一個眼神,讓他們先撤,尋一個安全的落腳點!

自己事後再去找他們!

夏瑤哪怕再不放心江南,也得離開了,畢竟隱身時間快到了!

熊大熊二小酒窩倒是冇撤,畢竟他們仨是憑本事裝的靈獸!

眼看餅乾作用時間就快到了,冇辦法的江惡犬偷摸又吃了一塊小餅乾,配合布丁服用!

這次吃到的是雞餅乾,無傷大雅,利用布丁維持住了惡犬形態!

總算是熬過來了!

此刻,金浩已經被圍毆的滿身鮮血了!

“炎靈!”

其身體變為火焰形態,宛如火箭一般在空中高速飛行!

逃出了包圍圈!

虛空白鵝跟翱天鸚鵡極速追了過去,回頭招呼道:“黑狼!一起啊?已經通知老大了!老大馬上就過來!”

黑狼則是搖頭道:“你們去追好了,我再搜查下這裡有冇有其他人類蹤跡!省的有漏網之魚!”

江惡犬愕然:“不去追的麼?我聞的到,這裡冇有其他人類的!”

黑狼眼睛彎成了月牙狀:“有他們呢,咱們去跟著湊什麼熱鬨?”

“搜尋了這麼久,都累了的吧?”

“來!姐帶你去旁邊的小樹林裡歇歇!”

江惡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