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旁的劉莽張三都是一個激靈!

不是吧?撞獸群的時候下龍城,膽子這麼肥的嘛?

隻見江南的身影在鐵軌兩側連續閃爍!

手持飲血大戟,瘋狂挖那些噬岩鼠屍體裡的靈珠!

瞬移配合空間蟲洞,效率簡直不要太快!

挖出來的靈珠被江南隨手丟到自己的異度空間裡!

那幫偷獵者看到這一幕,臉上的笑容猛的僵住!

(

′`)…

“我去?來了個搶食兒的?咱們辛辛苦苦拉來的獸群,他來挖靈珠?他不要臉!”

“虎口奪食?膽子不小哇?這小子哪兒來的?”

“好…好像是從龍城上下來的?速度太快看不清,冇穿製服?不是靈武部隊的人?”

一眾偷獵者都是懵了下,之前龍城撞死的靈獸龍淵暗夜都是放任不管,從冇見過有人回收靈珠的啊!

今兒怎麼……

“臥槽!弟兄們趕緊上去挖啊,一會兒全都樣他給挖走了!”

那長了一臉鬍子的鑽石級偷獵者眼睛都紅了!

“兔崽子!搶老子的食兒?你吃的下算!”

“這裡是無人區,法律可管不著這裡,等會兒就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做無人區的道理!”

[來自孫耿的怨氣值 1000!]

說著一群人頂著漫天飛舞的番茄醬就衝了上去,掏出匕首就開始挖靈珠!

孫耿費了不少勁,剛給噬靈鼠開了顱,見到裡邊的靈珠!

不禁喜笑開顏!

一隻罪惡的小手就透過空間伸了過來,拿了靈珠就縮了回去!

(

)

o

孫耿直覺得眼前一花,靈珠就不見了!

不禁揉了揉眼睛:“靈珠呢?剛纔還…我~%…;#

[來自孫耿的怨氣值 1000!]

隨即滿眼憤慨的望向江南,卻也不耽誤,連忙跑到下一隻獸屍上挖靈珠!

大手一探,靈珠就被其握在手中,孫耿咧嘴一笑,露出滿口黃牙!

“哼!我看你還怎麼…”

話還冇說完,空間蟲洞再開,江南罪惡的小手再次伸出!

一手抓住孫耿手腕,一手掰開他的手指,愣是把他手裡攥著的那顆靈珠拿走了!

(

)o

隨即消失!

孫耿暴怒:“我踏馬挖到手裡的你也搶?你是不是想死?從來隻有老子搶彆人的份兒啊!”

空間蟲洞又開,隻聽“啪”的一聲脆響,一巴掌就糊在了孫耿臉上,把他頭都扇歪了!

孫耿捂著臉頰,滿眼憤慨!

()益)!

[來自孫耿的怨氣值 1000!]

他剛剛是不是還扇老子嘴巴子來的?

此刻,那幫偷獵者小弟也哭喪著臉!

“老大!一顆妹給咱們留哇,全樣他給挖去了!”

“我剛剛挖出來揣兜裡的那三顆都冇了,他不是銀!”

孫耿炸了,一聲怒吼:“你丫的什麼意思?我們的靈珠你也搶?想剋一下子啊?”

江南的身形突兀的出現在鐵軌旁,一臉燦爛微笑!

(ˉˉ)“什麼你們的靈珠?這分明是我們打死的靈獸,當然是我們的靈珠!”

“要跟我剋一下子?你確定?”

這時,那幫偷獵者纔看清江南的長相,孫耿一個哆嗦!

江南?這…這不是那個世界最強鉑金麼?

就自己這幫人?怕是不夠他一隻手打的啊!

孫耿一陣乾咳:(¬¬)“咳咳咳!冇…你誤會了,我是說我想咳一下子!”

江南咧嘴一笑:“求生欲還挺強?”

[來自孫耿的怨氣值 1000!]

“不過,你把靈珠全收走了怕不是有點過分吧?”

“獸群是我們拉來的,我們這是在幫助你們清理無人區的靈獸啊!”

“冇有功勞,也有苦勞,總不能白乾,咋說得給點辛苦費吧?”

江南愕然:“想從我手裡往出搞小錢錢?你冇瘋吧?”

“你是咋舔個大臉說出這話的?你確定這是在幫忙,而不是在添亂?”

孫耿冷笑:“兄弟!出來混是要講江湖道義的!”

“你讓我們冇得吃,之後可有你們辛苦的時候!”

江南一臉沉思:“我覺得你說的還蠻有道理的,是該好好犒勞下你們纔對!”

孫耿滿意一笑:“這纔對嘛,做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正說著話呢,江南抬手掏出兩顆鑽石大榴蓮塞進孫耿的懷裡!

“呐~給你們的辛苦費!”

說著一個瞬移消失不見,追龍城去了!

小弟們紛紛湊上前來一臉興奮!

“我滴媽!人頭大的鑽石?這不比靈珠香啊?得值多少錢?”

“還是老大牛批,江南都得給你麵子啊?”

孫耿咧嘴一笑:“那是!也不看看大哥是誰?想當年…”

“轟轟!”

連續兩聲炸響傳來,無數鑽石尖刺夾雜著金黃色的果肉朝著四麵八方飛散!

在人群中炸開!

離得近的人都給炸飛了出去,孫耿人都被糊黃了!

整個人僵在原地,腦瓜子嗡嗡的!

醉人心脾的芬芳擴散而出,眾人滿眼驚恐,眼淚直流,跪在地上一陣乾嘔!

Σ_(」∠)

“嘔~這怎麼還炸了的?臭爆了啊!”

“這是屎麼?呸呸呸,都崩我嘴裡了啊!泥沼山豬的巴巴都冇這個臭!”

“欸?你怎麼知道冇這個臭?難不成你……嘔~”

孫耿徹底氣炸了,怨氣值都刷爆了!

這就是辛苦費?逗爺玩兒呐?

“踏馬的!上車!跟老子追!嘔~”

一群小黃人騎上摩托,開著越野,一邊吐一邊追車!

隻見江南悠閒的站在車尾,麵帶笑容的看著追上來的小黃人們!

“咋的?嫌酬勞不夠?要不要再來一顆?”

說著掏出一顆鑽石大榴蓮,作勢就要往出丟!

(

)つ-`′-

嚇的孫耿猛打方向盤,車子直打旋兒!

騎摩托車的直接就嚇摔車了,朝著江南破口大罵:“你還能不能講點道德?”

江南:╮(

w

)╭

“不好意思!隻要我冇有道德!道德就綁架不了我!”

孫耿眼睛都紅了:“好好好!跟老子玩兒是吧?那就看看誰更頭疼!”

說著帶領一眾手下朝著草原深處衝去!

劉莽哈哈直笑,果然惡人還需惡人磨,每次鋼鐵龍城一進無人區!

偷獵者都會特地把獸群拉到鐵軌處,借用龍城的力量殺獸,然後撿拾獸屍靈珠!

平白消耗了大量的彈藥儲備不說,獸血的味道會引來大批靈獸,同時也增加脫軌的風險!

可因為趕時間運貨,冇那閒工夫跟偷獵者糾纏!

也就放任不管了!

顯然,江南冇慣著他們那毛病,靈珠一顆冇撿到不說,還被崩了一身黃!

沿途撞死的靈獸,江南一個冇放過,靈珠全給挖了!

那些遠遠跟在龍城後麵的偷獵者毛都冇撈到,氣的直磨牙,瘋狂給江南刷怨氣值!

江南都樂屁了,有靈珠撿,還有怨氣值賺?這生活也太美妙了點吧?

然而冇高興多久,警笛就再次拉起!

前方出現了一群橫跨鐵軌奔襲的飛山羚羊!

宛如受了驚嚇,在奪命飛奔一樣!

倒是冇占多長的鐵軌,也就七八百米的樣子,倒是能撞過去!

可一旦撞過去,把飛天羚羊群一分為二,冇跨過鐵軌的羚羊群勢必撞在鋼鐵龍城的側麵!

很是難辦,所有的龍淵暗夜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

獸群後方,孫耿一行人邊吐邊冷笑,我們吃不著飯!

你們也彆想好過啊,看看誰頭疼?

雖然身上臭了億點,可卻成為了驅趕獸群的利器!

張三無奈:“寧惹君子不惹小人,古人說的還是有道理的!”

江南冷笑:“慣的他們毛病!”

說話間一個瞬移出現在獸群上空,抬手打出一個響指!

一對空間蟲洞出現在了鐵軌上!

洞口被開到了最大,剛好能容納鋼鐵龍城完整通過!

而出口跟入口更是橫跨了一千米的距離,越過了奔襲的羚羊群!

隻見鋼鐵龍城一頭紮進了蟲洞裡,隨即從一千米外的鐵軌處衝了出來!

完美的越過了橫穿鐵軌的羚羊群!

一眾龍淵暗夜都瞪大了眼睛!

不是吧!這都行?

空間蟲洞還能這麼用的?直接搞了個隧道出來?

此刻站在遠處的孫耿他們則是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置信!

因為從遠處看,鋼鐵龍城就好像消失了一千米似的,剛好越過獸群,完美避開,並冇有發生衝撞事件!

如圖↓

■-■o羊羊羊o■-■

’’\

很快鋼鐵龍城就全部通過了蟲洞!

孫耿一臉驚駭:“真是見了鬼了!”

“是麼?看來給你們的辛苦費你們並不滿意!那我隻能再辛苦辛苦了!”

孫耿一個激靈,猛的回頭!

就見江南站在原地笑的燦爛!

“不是!這跟我們沒關係,是羊群自己……”

“轟!”

(益)Σ(#)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