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就連大黑小黑都是一臉驕傲!

我都冇想到,我倆的名字還可以用這種方式為學院做貢獻的啊!

蕭震他們也跟著興奮起來,這下總算能扳回一城了!

查爾斯他們吭哧了半天,最終還是憤然錘桌!

“我們棄權!”

雖然這樣不得分,可也不扣分,還可以保持領先!

然而就在這時,肖恩卻按下搶答按鈕站起身來,一臉淡然的站起身來!

“我知道!”

江南:(°ロ°٥)哦豁?

能把係統都給念哭的名字,你能記住?

開玩笑的吧?

湯姆連忙拉住肖恩:“憋逞強啊,就算是你能記住,能否順利的念出來也是個問題的!”

“搞不好是要扣分的啊!”

肖恩嗤笑一聲:“絕不要小瞧我的智慧啊,魂淡~”

“大黑叫奧烏韋…!小黑叫瓜撒……喝~呸……”

在此就不過多贅述,反正肖恩是咬字清晰的念出來了!

這一刻,教室裡大家看著肖恩都驚為天人!

就連吐出的那口痰的音調都分毫不差的啊!

江南:Σ(ŎдŎ|||)ノノ

你特喵究竟是咋記住的啊?

要不要這麼神?

此刻大黑小黑一臉感動,看著肖恩的目光中充滿了興奮,眼裡帶著淚花!

你是除了我們之外,第一個完整叫出我倆名字的人啊!

我爹都記不住,你比我爹害牛批啊!

這一刻,江南鐘映雪他們確確實實的感受到了壓力!

肖恩的數據帝稱號不是白叫的!

這波怕是有點懸啊?

趙德柱:“聖騎士學院再得一分,第五題!”

“光輝學院的題,靈氣復甦二十餘年,靈墟無數,出現的靈獸種類更是不計其數!”

“目前國際公認的最強四大靈獸是什麼種類?”

馬丁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這是國際靈武聯盟半個月前才修改評定出來的,官方檔案釋出出來還冇多久!

答錯了可就扣分了!

肖恩剛要回答,可似乎回想起重新修訂過,於是又開啟了人體搜尋!

而江南卻是一臉興奮!

(。・᷅ㅂ・᷄)ノ

“樣我回答,我知道的啊!”

大家:(≖_≖)…

再信你我們就當場原地爆炸你信不信?

一見大家都用懷疑的目光看向自己,江南一臉焦急!

“我這個答案肯定對,他這個題目其實有更深層次的含義,我已經摸清他的套路了!”

見江南極力舉薦自己,夏瑤試探性的問了一嘴!

“那四大靈獸是什麼?”

江南眼睛晶亮!

(๑ᵒ̌ꇴᵒ̌)“當然是皮卡丘,叮噹貓,蒜頭王八和定春了啊!”

夏瑤:(乛◠乛‶)你看…

蕭震臉都黑了,鬼的皮卡丘跟叮噹貓!

你怎麼冇把小牛批算裡邊兒呢?

“兄弟們上,把南神的頭給綁了,再樣他回答,咱就輸定了的啊!”

說著就衝上去一幫人,兔寶寶掏出根胡蘿蔔就要朝江南的嘴裡塞!

“憋!你們信我!信我啊,我肯定對,你們不要被他們給套路了哇!”

“樣我說!我憋不住哇!我要說!”

然而江南到底是被塞了胡蘿蔔,花玲魚青青幾個更是用膠布給江南的腦袋纏了一圈兒又一圈兒!

夏瑤一個激靈,小南是喝了大綠棒子的吧?

會控製不住的說真心話?

不禁連忙衝上去,一把捂住江南的耳朵,把頭抱在懷裡,防止江南把頭縮回去摘掉膠布!

“不許動,老老實實在這裡當個觀眾!”

江南:(◦`ж′◦)嗚呼呼~

“叮!”

鐘映雪先一步按下搶答按鈕!

“曳虛龍鰍,晝雲虎,霧沼血藤還有陽雀!”

“其中陽雀是近期在新出現的靈墟中發現的,頂掉了原本戰爭巨犀的位置!”

肖恩一怔,好傢夥!分毫不差?

就連更改之前的都還記得?

查爾斯幾人臉上的笑容僵住,隻是碰巧看到了這方麵的知識而已吧?

還真是走了狗屎運的!

眾人紛紛鬆了口氣,不禁望向江南,幸好剛剛妹聽你的啊!

不然又扣分了,好在如今追回一分,還有的打!

江南:(′゚w゚)?

竟…竟然不是皮卡丘?

這怎麼可能!

激烈的知識競猜開始了,哪怕江南憋的臉通紅,瘋狂想回答!

奈何夏瑤抱的太緊,江南冇有半點機會!

隻能在一旁觀戰!

……

與此同時,坐在輪椅上的李凱李大爺一路推著輪椅,在碎石路上飆出幻影!

輕車熟路的來到了小樹林中,咧嘴一笑!

(◞·̀ㅂ·́◟)“嘿!還想看住我?崽崽還是太年輕嘍~”

說著打開輪椅扶手處的暗格,從裡邊掏出一包檳榔撕開,塞嘴裡一陣嚼吧!

(◞ᵔ~ᵔ):“嘖~舒坦!”

說著又在暗格裡一陣翻,又掏出包華子來,叼在嘴上點燃!

(◞⁼̴3⁼̴)⋋︴“得勁兒,檳榔加煙,法力無邊!”

李大爺正舒坦呢,小曲兒一哼,推著輪椅就朝樹林裡溜達!

剛拐過一個彎兒,餘光隨意一撇,整個人都哆嗦了一下!

隻見一顆老槐樹的陰影下,站著一個人影!

就那麼靜靜地站在樹下,最為恐怖的是,那人根本冇有腦袋!

脖頸以上,空空如也啊!

李大爺臉都嚇白了,額頭暴汗,一口煙全嗆嗓子眼兒裡了!

[來自李凱的怨氣值 1000!]

下意識的就要控製輪椅跑路,然而推輪兒的勁兒太大,直接給輪椅乾仰過去了!

整個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嘴裡的檳榔被這一摔,卡在了嗓子眼兒裡!

李凱瞪大了眼睛躺地上直蹬腿兒,臉憋通紅!

[來自李凱的怨氣值 1000!]

[來自……]

一拳就錘在了自己的嗓子眼兒裡,可算把檳榔錘了出來!

隨即一掌拍在地麵上,接住反衝力扶正輪椅,雙手推出了幻影,在小樹林裡掀起一陣狂風!

轉眼就飆冇影兒了!

頭正在會議室觀戰的江南滿眼懵,李大爺咋給我刷上怨氣值了?

是怪我太久冇去看他麼?那今晚就去看看好了!

……

敬老院夕陽紅公園,李凱推著輪椅狂飆過來!

o͡͡͡͡͡͡͡͡͡͡͡͡͡͡╮(;′༎ຶД༎ຶ`)╭o͡͡͡͡͡͡͡͡͡͡͡͡͡͡

“王哥!我今兒踏馬撞鬼了啊!”

說著一個急刹車,出溜了一百多米,在地上留下兩道黑色的刹車痕!

護工小妹翻了個白眼:“李爺爺,您又飆輪椅!咱們學院全是危樓,把樓撞塌了怎麼辦?”

“看來有必要在學院裡立個限速120的警示牌了!”

“嗯?有煙味兒,您又偷著抽菸了吧?怎麼這麼不聽話?”

她在哪裡嘟嘟不停,而王大爺卻是來了興趣!

“大白天撞鬼?吹牛批呢吧?是不是法力來的太凶猛,給你頂上頭了?”

李凱滿眼驚恐:“騙你乾啥?就在小樹林那邊,那個人冇有腦袋啊,就站在槐樹下!”

“老一輩兒的說槐樹是鬼木陰宅,也不是冇有道理的!”

王大爺聽李凱說的有鼻子有眼的,滿眼好奇!

“走!看看去!”

李凱嚥了口唾沫:“能行麼?咱倆半殘廢,萬一乾不過那無頭鬼,豈不是提前下去報道了?我可還冇活夠呢啊!”

王大爺撇嘴:“我劊子手的名號是白叫的麼?殺過人殺過獸,就是冇殺過鬼!”

“管你是無頭鬼還是長舌鬼,看你王哥撂它!”

“你要是不放心,就再找人唄!”

於是兩人又找了妙手神醫劉奶奶!

反正在敬老院呆的都閒的生鏽了,一聽還有這稀奇事兒呐?

就一同去了小樹林!

☚(٥◞・᷅口・᷄)“你們看?我冇騙你們吧?”

王大爺劉奶奶定睛望去,也是一個激靈!

樹蔭底下可不是站著個無頭人麼?

半個身子都藏在陰影中,顯得格外陰森詭異!

王大爺:(||・᷄口・᷅)這…這有點玄乎哦!

劉奶奶抱臂冷笑:“咱這學院還真是什麼牛鬼蛇神都招啊?”

“前段時間的那個白牙鬼偷窺的事兒,至今也冇個結果,這又出了個無頭鬼?”

王大爺額頭暴汗,緊閉雙唇!

(‧̣̥̇ŎжŎ‧̣̥̇)

那…那是跟我王某人冇半毛錢關係的,白牙鬼七顆牙,老子六顆!

李凱一臉認同:“可不?那段時間人心惶惶的,這又出了靈異事件?”

劉奶奶扭了扭脖子,一臉狠辣:“無頭鬼是吧?弄它!絕不能讓這些邪祟之物威脅到崽崽們的安全!”

三人對視一眼,皆重重點頭!

“老辦法?”

“嘿,中!不過王哥你這身子骨還能耍的起來麼?”

隻見王大爺隨手從樹上折下一根柔軟的枝條!

隨手一甩,發出刺耳尖嘯,一顆碗口粗的楊樹被生生斬斷!

“夠用!弄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