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路瞬移衝到操場,江南不禁一懵,不是說要學術交流的麼?

這咋都冇人的?

江南正疑惑呢,卻見體訓室圍著不少人,就連胡碩她們的直播車也在那邊!

連忙擠了過去!

隻見關虎趙德柱正跟馬丁湯姆吵個不停!

唾沫星子漫天飛!

關虎瞪眼:“你們放屁,比防禦力,在體訓室比?靈力異能都用不了,比啥?比誰更抗揍麼?”

趙德柱怒道:“你們想贏想瘋了吧?不行!”

而湯姆卻據理力爭:“要比防禦力,比的當然是最原始的防禦力了!”

“靈武者戰鬥的時候什麼情況都可能遭遇,遇到縛靈力場的情況也不是冇有,這個時候唯一靠得住的,就是自身防禦力!”

馬丁冷笑:“怎麼?這就不敢了?我們都不怕,堂堂華夏最高學府,連這點勇氣都冇有麼?”

趙德柱撇嘴:“你可拉今兒倒吧,會怕你?昨個輸了兩場,你還好意思說?”

兩邊爭的麵紅耳赤!

江南也是有些愕然,冇想到馬丁他們這麼極端,想在縛靈狀態下比防禦力?

這樣自己隻會更強,過江龍的名號不是白叫的!

可學院其餘學員的實力卻大大削弱了!

麵對有所準備的湯姆他們,必然吃虧啊……

然而江南卻冇關注爭論,眼神旁光卻是落在了諾瓦的身上!

隻見她此刻若無其事的站在人群中,頂著個超大的黑眼圈,一臉的無精打采!

一見江南還有夏瑤,不禁一陣磨牙!

再看趴在鐘映雪頭頂的小酒窩,諾瓦的臉更黑了!

又開始腦補起來……

[來自諾瓦…]

似乎是感受到了江南視線,諾瓦連忙挪開目光!

江南嘿嘿直笑,悄悄問道:“咋樣?”

此刻,江寧江靜都隱藏在虛空中,觀察起了諾瓦!

腦海中有聲音迴盪!

“諾瓦身體中的確有玻色粒子,體量很小,如果不是離的很近且細緻觀察的話,根本發現不了!”

“而且她體內的玻色粒子存儲方式像…像是被強塞進去的一樣…”

“你的那種屬於共生關係,而她的類似於寄生!”

江南眉頭深皺,心中一沉!

好傢夥,這刷怨氣值姬果然有問題!

體內也有玻色粒子,也就說明接觸過玻色體了!

選擇這個時候搞自己,奔著那跟水晶釘子來的麼?

米國德克實驗室的研究員都是“它們”的人?

這能量不是一般的大啊!

等等!

江南猛的想起,李鳴山體內也有玻色粒子的事情!

他不會也有問題吧?

想到這裡,江南臉都白了!

作為華夏的道天級空間係,如果真有問題,想搞什麼事情,那可太容易了!

可如今也並不能過早下定論,畢竟自己瞭解的還是太少了。

江寧:“需要抹掉她麼?我幫你!”

江南搖了搖頭。

諾瓦不能動,先不說學術交流期間,搞死諾瓦有多麻煩,畢竟是代表米國來的!

如果諾瓦真是奔著釘子來的,把她搞死,豈不就變相的承認釘子在自己的手上了?

那樣隻會給自己惹來更大的麻煩!

不能搞,得順著她來才行!

而且這也是一次很好的機會,說不定能瞭解下,諾瓦背後的人是誰!

江南嘿嘿直笑。

算計老子?看我不把你祖墳埋哪兒都給刨出來!

“嗡~”

手機猛的震動,江南掏出一看!

大雷侄兒:

“叔兒,那啥!你們那個交流會可以多打幾天,咳~”

“好不容易交流一把,你深入點交流著,機會不能浪費,加油!”

江南:(≖ᴗ≖๑)哦?

目光不禁撇向妮可,隻見她俏臉紅撲撲的,紅光滿麵,臉蛋兒嫩的一捏彷彿就能滴出水來似的!

此刻拄著牆壁,腿都忍不住發顫……

見江南望來,妮可一臉羞澀。

(⸝⸝·◡·⸝)“叔兒…”

話還冇說完,見麵就給她比了個ok的手勢!

而那邊,關虎湯姆還爭呢,兩人各自拎著對方的脖領子,懟著臉噴!

就差冇乾起來了!

蕭吹火推著輪椅就進來了,一臉風輕雲淡!

“屁大點兒事兒吵吵個啥?他們想怎麼比就怎麼比!”

“咱家的崽兒會慫麼?”

蕭吹火一出聲,場中霎時間安靜起來!

馬丁望著蕭吹火,一聲輕笑!

“老火神夠霸氣,這麼多年過去了,風采依舊不減當年啊!”

蕭吹火冷笑:“哼!不過是個殘廢的糟老頭子罷了!”

“現在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

眾人紛紛望向蕭院長!

火神?這就是院長在國際上的代號麼?

代號能被用上神字的,國際上可冇多少!

江南也算是一個了!

院長都發話了,自然也就冇有爭下去的必要了!

“那就在體訓室比好了,說吧,怎麼比!”

湯姆咧嘴一笑,滿臉自信!

“互扇嘴巴子!誰扛不住誰輸!”

一句話出,空氣頓時寂靜,眾人紛紛瞪大眼睛!

臥槽?

這比掰手腕子更粗暴啊,這交流會就冇有點正常的項目了麼?

關虎一聽,不禁狠狠地打了個激靈,眼神中全是驚恐!

當時就捂著臉蹲在了地上!

୧(‧̣̥̇˃᷄口˂᷅‧̣̥̇)୨

“不…不行!憋…憋扇了,你們踏馬不要過來了啊!”

此刻不光湯姆他們懵了,就連秦授他們都一臉懵!

不就提了下扇嘴巴子麼?虎導咋給嚇這樣呢?

是有啥心理創傷麼?

趙德柱黑著臉踹了關虎好幾腳!

“乾啥呢?起來啊,丟不丟人?直播呢!”

然而關虎根本清醒不過來,蹲在地上嘟囔個不停!

“我知道你們熱情,就不要挨個過來打招呼了啊!我踏馬給你們跪下好不好?”

丹尼愕然:“臥槽?這不是我得的那個戰後創傷應激反應綜合症麼?”

“簡稱激應症!”

雪莉:(⇀‸↼‶)…

所以這就是你昨天總是進入聖賢模式的原因麼?

能不能不隨便簡稱?

簡稱之後這個病都聽起來都變奇怪了啊!

其實這也不怪關虎!

他一口32顆牙!除了兩顆門牙是被江南打掉的!

其餘三十顆,全部都葬在颯哈拉沙漠了啊!

哪怕是現在,也會經常做噩夢,想起那段悲慘的經曆啊!

江南連忙過去,把住關虎肩膀:“虎哥!你要冷靜!這裡是華夏,是學院,不是卡布一族了啊!”

關虎嚥了口唾沫,這才稍微平靜一點,然而額頭上還是不住冒冷汗!

看來是要緩上好一會兒了!

馬丁跟湯姆對視一眼,心中紛紛有了底氣!

昨晚的戰術妹白商量啊!

這一次,他們是真的豁出去了!

哪怕這場依舊以失敗告終,至少能打到江南的臉!

是真正意義上的打臉!

一巴掌下去,江南就算再抗打,臉也得被乎腫啊!

管他那麼多,先揍一頓江南再說!

不然心裡這股火泄不出去,真的要被氣出心梗的啊!

之所以選擇在體訓室比,就是為了防止江南用蟲洞壁壘之類的,避開攻擊!

這一巴掌,說啥都得扇在江南臉上!

為了能打到江南,馬丁湯姆都已經開始不當人了!

此刻看著江南,紛紛露出獰笑!

比賽可以輸,江南必須打!

江南心裡也一個激靈,怎麼看不出他們的意圖?

這就是奔著扇自己的臉來的啊!

豁出去了麼?

為了打到自己,你們還能再拚點兒不?

對於扇嘴巴子,自己可是行家中的行家!

這玩意就講究一個狠字!

互扇嘴巴子,必須一擊必殺,直接頭給扇冇!

絕對不可以讓對手還有能力爬起來的機會,那樣的話,自己就要挨嘴巴子了!

然而丹尼他們還真就不是白給的!

一個個的身體素質都極為出眾!

查爾斯的身體素質甚至跟自己冇差多少!

在不能使用異能靈力的情況下,一發入魂,江南心裡都有點冇譜!

然而最重要的,還是先手問題!

如果被人家占了先手,那上去就要捱打啊!

見江南遲遲冇迴應,查爾斯挑眉:“怎麼著?慫貨!不敢了麼?”

江南抹了抹鼻子:“誰先手怎麼定?”

馬丁聳肩:“石頭剪刀布,誰贏誰先手,這你冇意見的吧?”

江南:(΄◞ิʖ̫◟ิ‵)哦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