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諾瓦躡手躡腳的走進房間,冇發出一點聲音!

隨即又輕輕的把門帶上了,聽著江南均勻的呼吸聲!

諾瓦嘴角勾起一抹輕笑,不禁搖了搖頭!

是自己太小心了吧?

終究隻是個小鉑金而已,怎麼可能抗住自己的沉眠迴廊?

這一刻的諾瓦開始為催眠做準備!

隻見她兜裡一陣掏,掏出一枚金光閃閃的硬幣,上麵打了個孔兒!

穿了一條鎖鏈,被她拿在手中轉來轉去。

還有一瓶藍色藥水兒,在手裡晃了晃。

不禁信心十足!

自己這招可謂是屢試不爽,催眠術外加腦波影響!

再配合上吐真水,哪怕嘴再硬,防備再深的特工間諜之流,都會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隻見諾瓦上前,一手輕輕拉開被子,準備把江南擺出來個更容易操作催眠的姿勢!

剛一掀開被子,諾瓦直接瞪大了眼睛,滿眼震撼!

(๑ŏ口ŏ)啊!

這…這人睡覺都不帶一絲身外之物的麼?

要不要這麼灑脫啊?

抬頭一看,緋紅套裝可不是洗了在視窗哪裡晾著呢麼?

諾瓦被驚退了兩步,一陣麵紅耳赤,心中震撼!

江南…還真是天賦異稟呢!

如果自己冇看錯的話,他今年已經21了吧?

哪怕是見過大世麵的諾瓦都被驚的不輕!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對著自己的臉頰“啪啪”就是兩個小嘴巴子!

不行不行!

自己想什麼呢?可不能被這個亂了心神!

正事兒要緊的啊!

然而此刻江南都迫不及待了,趕緊對我動手啊!

這掀開被子之後怎麼就冇下文了?

剛剛聽到了鎖鏈“嘩啦啦”的聲音!

(๐⁼̴ٹ⁼̴)哦豁?

該不會是小手銬吧?

這麼赤激的嘛?

那一定是大狼滅了吧?趕緊呀,我現在已經睡著了,而且是怎麼折騰都不會醒的那種睡!

無論你對我做了什麼,第二天起來我都是什麼都不知道的!

然而等了半天,還冇動靜?甚至還聽到了兩道“啪啪”聲?

江南心中一緊!

小…小鞭子都拿粗來了?

啊這…

嚥了口唾沫的江南實在是忍不住了!

我就偷看一眼!

於是江南偷摸睜眼,開了個空間蟲洞偷看!

(。˃᷄⌂◔ิ。)

隨即整個人都是一懵!

臥槽?金髮女人?

不…不是大狼滅?而是諾瓦?

就這麼堂而皇之的潛入老子的房間,還掀被子偷看?

你怕不是有點兒飄吧?

她這是要搞我麼?哼哼,我就知道啊!

這可是先驅者學院,一個垃圾星耀毫不隱藏的來我房間搞偷襲,不想活了麼?

等等,不對!

小酒窩睡的那麼沉,房間裡進人了都冇察覺?怕不是已經中招了哦!

自己之所以還清醒,是因為在地攤布上,冇受她靈技影響?

乖乖,得虧老子留了一手啊!

江南心裡一陣冷笑,這麼偷偷摸摸的!

估計妹憋什麼好屁,毀諾瓦要塞的事兒絕對不值得她冒險在先驅者學院對我下手!

那是為了什麼來的?諾瓦又是誰的人?

江南精神緊繃!

哼哼,管她是誰?

隻要你敢上哥床,哥必送你上天堂!

此刻,衛生間裡,迷迷糊糊的夏瑤坐在馬桶上打著瞌睡!

(。⁼̴‸⁼̴。)~zz

隨即猛的精神起來!

(。·̀口·́。)啊呀!

不!不對勁!

剛剛自己是不是看到雪雪了?

說是去衛生間?她的房間在二樓的呀,去一樓上個鬼的衛生間?

而且自己依稀記得,雪雪是準備要朝小南房間走的啊?

(。ಡ̮ಡ。)啊啦啦~

雪雪該不會偷偷去找小南被自己給撞見了吧?

不好意思說纔給自己說去上廁所的?

這一刻的夏瑤八卦之魂狂燃!

半夜去找小南?

不對勁哦~

夏瑤連忙起身沖水,跑出衛生間一個大跳就飛到了一樓!

悄摸摸的來到江南門口,握住門把手!

(˵ಡ‿ಡ˵)欸嘿~

我就偷看一眼!

說著轉動門把手,想要偷偷把門打開一道縫隙…

房間裡,一手拿著鎖鏈金幣,一手拿著藍色藥水的諾瓦聽到門把手轉動的聲音,身子直接僵住!

額頭暴汗!

什麼鬼?半夜怎麼還會有人來江南房間?

自己這個樣子,哪怕有千幻之象加持,也解釋不清的啊?

如果明天一對峙,必然被察覺出不對勁來!

該死的!

情急之下的諾瓦貝齒緊咬,隻能稍後再操作了,先看看什麼情況!

目光巡視房間一週,可惡,你這屋裡怎麼連個衣櫃都冇有的?

急瘋了的諾瓦瞄準床底,一個彎腰就鑽了進去!

剛鑽進去一半兒,諾瓦一個激靈,臉都白了!

異能靈力直接被封,整個人都傻了!

靠!

你床底下為什麼會堆了這麼多縛靈鐵板啊?

都特喵快堆滿了?

這下,身上的千幻之象,包括沉眠迴廊全部都失效了啊!

自己都現原形了啊?

眼看門就要打開了!諾瓦硬著頭皮勉強擠了進去!

整個人都被夾在了縛靈鐵板跟床墊子之間,一臉的生無可戀!

|(ᵒ̌br/>ᵒ̌(。)[][][]

[來自諾瓦索菲婭的怨氣值 1000!]

江南都樂屁了!

你往哪兒哪兒鑽不好?非得朝床底下鑽?

整個楓林彆墅,所有房間的床底下都被自己塞了縛靈鐵板啊!

這下看你還怎麼玩兒?

話說又是誰要夜襲自己,大半夜的房間裡這麼熱鬨的麼?

“吱丫!”

房間門被打開了一條縫隙,一隻眼睛透過縫隙望了進來!

|ಡ̮|~我盯…

夏瑤這一看,不禁懵了下!

欸?雪雪呢?

不在房間裡?回去了?不能啊,小南會有這麼快?

他衣服都還冇穿的啊!

江南一看門縫後麵的大眼睛,不禁嘿嘿壞笑!

除了大狼滅冇彆人了啊!

要不要這麼巧?來的正好,自己也該醒了!

隻見江南翻了個身,揉著眼睛坐起身來!

(。・᷄~ก̀)“唔~狼滅?是你的嘛?”

夏瑤:|٥ಡ̮|額~

“好…好巧哦,這…這個門它自己就開了,我怕你冷,正要給你關上呢!”

門:(≖_≖)…

我信你個鬼哦,你個小丫頭騙子壞的很!

諾瓦:!!!

屁!分明是你開的門,我進來的時候把門帶的好好的!

趕緊走哇,我正事兒還冇辦呢!

現在異能靈力被封,自己原形畢露,一出去絕壁就被髮現了啊!

而且自己還是以交流團導師的身份來的,一旦被髮現自己大半夜潛入江南房間,就全完了!

現在的諾瓦隻能期待江南睡著了之後,自己偷偷從床下爬出去了啊!

江南:(˵ಡٹಡ)呐~

“上次冇做完的事情,這次要不要補上?”

夏瑤一聽,不禁一愣!

你要嘮這個,我可就不困了嗷!

“真的可以嘛?”

說話間眼睛大亮,連忙開門閃身進屋,手腳麻利的將門反鎖!

諾瓦:!!!

什麼事情?

你憋鎖門啊喂!

然而還冇等她想明白,夏瑤一個大跳就撲到了床上,滿眼興奮!

這一壓!

被夾在床墊跟縛靈鐵板之間的諾瓦,臉都被擠變形了!

|(。)ᵒ̌ロᵒ̌(。)[][][]

隻見夏瑤捧著江南的臉頰就是一陣狂啃!

“這次你冇得什麼奇奇怪怪的病了吧?咯咯咯~”

(。˃᷄3˂᷅)ŐᗜŐ‧̣̥̇)!!!

江南腦袋暈乎乎的,大狼滅你來真的啊?

隻見夏瑤俏臉紅撲撲的,好似突然想起什麼一般!

“啊對了,都這麼晚了,就不要打擾彆人了,咱倆待會兒小點聲兒!”

(。·̀ก·́)噓~

江南額頭暴汗,一把把夏瑤翻過來,小手在夏瑤背上一陣劃拉!

夏瑤:ꉂꉂ◟(˃᷄ꇴ˂᷅。)༡

“芽兒~小南你壞!”

隨即不禁一愣,他這是在劃拉啥呢?是在寫字?這麼詩情畫意的嘛?

強忍著癢癢的感覺,夏瑤細細感覺起來!

(。꒪ͦ◠꒪ͦ。)唔~

床…下…有人?

夏瑤猛的瞪大眼睛,滿臉驚愕的看著江南!

床下有人什麼鬼啊?

是雪雪?

剛要出聲問話,江南連忙將夏瑤的嘴巴捂住,搖了搖頭!

夏瑤一陣臉紅,房間裡還有彆人的?

就在床下麵?

那自己剛剛豈不是…

(ノ)br/>(ヾ)可惡!

還冇等夏瑤問清楚怎麼回事,隻見江南一臉壞笑!

在床鋪上一個鯉魚打挺就站了起來!

“狼滅!看我這下帥氣不?”

床墊子被江南的動作壓的發出“嘎吱”的聲音,嚴重變形!

床底下,被夾在床墊跟縛靈鐵板中間的諾瓦瞪大了眼睛!

麵頰都被擠扁了!

|(。)ᵒ̌◠ᵒ̌(。)[][][]

[來自諾瓦索菲婭的怨氣值 1000!]

這下,她好像突然明白,江南剛剛口中說的,那個冇做完的事情是什麼了……

[來自諾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