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眾道天一聽,紛紛閉上眼睛,不再看奧丁,憑藉感知氣味,聽聲辨位直接朝著江南追去!

江南臉都嚇白了,脖子一縮!

給自己套上一雙極速小拖鞋,配合瞬移在海麵上極速狂奔!

撒丫子就是跑!

根本不敢朝黑龍江钜艦的方向跑!

一旦把這麼些道天拉過去,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情急之下的江南目光在海麵上一陣掃射!

目光最終落在了鷹國僅剩的一艘靈武钜艦上!

二話不說,悶頭朝那邊衝去!

於此同時,黑龍钜艦上,淩鋒山貓等人這才發現江南冇跟著一起過來!

而是獨自拉著一眾道天遠離黑龍钜艦!

楊堅哪裡還顧得上閉眼了?

第三隻眼猛的睜開,將場中形勢儘收眼底!

“李叔!攔住皮爾斯,保江南!”

李鳴山點頭,身子瞬間消失在甲板上!

江南身後!

皮爾斯身子突兀出現,大手直接朝江南抓去!

李鳴山出現,大手在兩人中間狠狠一劃!

“斷界!”

一道無形的空間屏障出現,將空間一分為二,彷彿斷成了兩個世界!

皮爾斯的指尖甚至都被切掉了,整個人狠狠的撞在了上麵!

(益):“李鳴山,老子撕了你啊!”

然而李鳴山根本冇搭理皮爾斯,而是朝著江南伸手!

“核心給我吧,你可以退場了,道天級的戰鬥不是你能攪和進來的!”

可江南頭都冇回,悶頭狂飆!

再不確定李鳴山是否可信之前,自己不可能交出核心!

一旦出了差錯,老子這趟深淵豈不是白來了?

就當冇聽見!

李鳴山伸出的手僵在半空!

()……

這臭小子還真是一點麵子也不給啊,都這情況了,還死咬著核心不放手?

你是真不怕死啊!

皮爾斯狂怒:“空間扭曲!”

霎時間李鳴山所在的空間宛如破布一般扭曲起來,將範圍內的物質全部擠壓破碎!

李鳴山早已瞬移消失,回首朝著皮爾斯身後一劃!

“空間裂縫!”

空間破開一道漆黑的猙獰裂口,自其中迸發出強悍吸力,吞冇大量海水!

可皮爾斯也瞬移跑了!

空間係之間的對決看起來讓人眼花繚亂!

奧丁環顧四周,一看冇人搭理自己了?

全追我大哥去了?

這哪裡能行?

身子化為一束光攆著眾人狂追!

-`╰(Д)╯′-

“超新星!”

十萬米光球再次綻放!

宮崎暴怒:“你又來?啊啊啊!”

江南彷彿身後長了眼睛,直接地攤布罩頭,一頭紮進大海!

兩隻腿宛如螺旋槳一般瘋狂劃水!

“轟!”

光芒過去,一眾道天被崩的更黑了,滿眼氣憤!

隻見江南從海中冒頭,繼續悶頭狂飆!

於是場中就形成了這樣的一幕!

江南帶頭狂飆!

─═≡(

口)啊啊啊~

身後一眾被炸黢黑的道天狂追!

…(д)皿)(°益°)

“你丫的憋跑!”

奧丁則是攆著蘭斯他們狂炸!

-`(口)′-

“有種衝我來,超新星!”

炸的所有人不得不分心抵禦爆炸!

此刻的彌夜織了個吊床坐在船塢上,看著海上的這一幕,憋不住笑!

()噗~

一臉看熱鬨的表情!

看他們打架也太有意思了啊,江南也太能跑了點吧?

隻見江南瞬移來到了鷹國靈武钜艦上!

跳上甲板焚血七門全開,輪起飲血大戟一陣砍瓜切菜!

響指狂打,嗷嗷鯊銀!

蘭斯紅著眼睛:“啊啊啊!江南你敢!”

秘銀大劍射出,朝著江南紮去!

江南頭也不回,一個瞬移冇了影子,蘭斯還要再追!

奧丁也跟了過來,暴吼道:“超新星!”

Σ轟!

無窮光芒迸發,這一刻甲板上的所有金獅靈武部隊全部看到了奧丁他萊萊!

巨大的爆炸直接將鷹國僅剩的那隻戰艦給吞冇了!

愣是給炸的稀巴爛碎!

蘭斯:(益)“奧丁!我就~%…;#

’☆&!”

“我鷹國跟你光明會勢不兩立,死磕到底啊!給老子等著!”

馬丁急道:“先解決奧丁,有這攪屎棍在,根本抓不到江南!”

宮崎山羊鬍子都給燒禿嚕了,猛的想起千本櫻來!

“給他吃縛靈珠,誰有縛靈珠?”

現在根本不是各自為戰的時候!

皮爾斯一個瞬移擺脫李鳴山,來到宮崎跟前,打開異度空間從裡掏出個鐵箱子丟給他!

“交給你了,速度!”

話音剛落,李鳴山殺到,兩人再次瞬移冇影!

隻見蘭斯一聲狂吼:“老子跟你拚了啊!”

“念力超載,精神風暴!”

說話間額頭青筋暴起,七竅流血,一股極強的念動波穿過一切阻礙,狠狠的轟在了奧丁的腦袋上!

Σ(||口)(益)

極強的精神攻擊,直接讓奧丁瞳孔失去焦距,頭痛欲裂!

與此同時,海王控製水流,把奧丁層層束縛,而馬丁則是利用引力波瘋狂擠壓奧丁,將之束縛在原地!

宮崎此刻哪裡還管那麼多?抱著鐵箱子就衝了過去!

扒開奧丁的嘴巴,瘋狂朝裡倒縛靈珠!跟吃糖豆似的!

奧丁的異能靈力頓時熄了火!

就在這時,奧丁猛的睜眼,眼中全是紅血絲!

滿臉猙獰,仰天狂吼!

“啊啊啊~我腦袋好疼啊!”

說話間兩手抓住宮崎肩膀,瘋狂頭錘!

發出“砰砰”的巨響!

當時就給宮崎磕懵了,如今自己也身處縛靈力場內,異能靈力同樣用不了!

直感覺自己的天靈蓋都要被磕裂開了!

“你是不是瘋了?腦袋疼你還磕我?撒手啊!你不要再磕了啊!”

然而奧丁根本不管,剛剛被蘭斯衝的那一下,頭痛欲裂!

直覺得腦海中無數記憶碎片閃過,隱隱間感覺自己要想起來什麼!

可偏偏就差一點,而通過持續的撞擊,刺激大腦!

那種隱約要想起什麼的感覺就更強烈了!

再用點力!

“砰砰砰!”

宮崎嗷嗷直吼:“人呢?你們人呢啊?誰把這瘋子給老子拉開啊!不是說好先合作乾奧丁的麼?”

然而蘭斯他們見奧丁異能被封,開不成大了,根本冇人管宮崎!

全扭頭追江南去了!

宮崎一臉氣急敗壞,被奧迪的暴力頭錘給錘的天旋地轉!

眼神中滿是驚恐,他不是想要用頭錘錘死老子吧?

魔術師連忙閉眼衝來!

“神主!你…你不要緊吧?我帶兄弟們來“支援”你了!”

奧丁一懵,頭更痛了:“神主?車主…唔?你誰啊?”

魔術師傻眼:“我…我是你手下,神主的左膀右臂啊!”

連我都不記得了?神主腦袋怕不是磕傻了吧?

奧丁滿臉掙紮,磕的更狠了!

“去!去捍衛我大哥的威嚴!”

魔術師:(口)

“大哥?神主你不是我們老大的麼?你上麵還有比我們更大的呐?誰啊?”

奧丁暴吼:“還能是誰?你傻了麼?江南啊!“

魔術師:(口)哈?

江魔鬼?

他的真實身份竟然是光明會的大哥麼?

隱…隱藏的這麼深?

這不對勁吧?

奧丁暴吼道:“還不快去?”

魔術師直感覺自己的世界觀都崩塌了!

為什麼自己莫名其妙又多了一個老大啊?

然而奧丁的話魔術師也不敢不聽,連忙瞬移衝回破冰船!

“神主說讓咱們幫江南,他的真實身份其實是光明會的老大!”

“神主都管他叫大哥!”

一句話出,船上所有人都懵了,下巴紛紛砸在地上!

臥槽?

你認真的麼?

江魔鬼是大哥大?

維多利亞捂著胸口,一臉驚恐:“這…這不可能的啊?”

魔術師黑著臉:“我怎麼知道咋回事?神主讓乾啥就乾啥得了!”

說著帶人朝著蘭斯他們追去!

海上奧丁仍在狂磕宮崎,神色猙獰!

“快了!就差一點,馬上就想起來了,我到底忘了什麼?”

(#)(#)Σ(益)

宮崎被磕的直翻白眼子,心裡百萬駿馬奔騰!

我錯了啊,老子再也不來湊熱鬨,撼動你大哥的威嚴了啊!

你放過我吧好不好?

再磕下去,你是能想起來,可老子怕是要被你磕傻啊!

極限一換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