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此刻,第五層威爾要塞外熱鬨非常!

成群結隊的縛靈獸來這裡拉臭臭,場麵異常和諧,空氣中瀰漫著醉人的芬芳!

亞瑟都快瘋了!

哪怕自己派人清理了所有金黃果肉,把城牆都刷禿嚕皮了,味道還是不散!

臭爆了!

由於縛靈獸每天都來這裡解決,導致要塞外的獸巴堆積成山,不堪入目!

亞瑟隻能每天帶著鷹國探索者開著剷車,礦車去清理!

不然這要塞根本冇法呆!

這一鏟就是半個月!

亞瑟滿臉抓狂,我堂堂鑽石級強者,威爾要塞指揮官!聖騎士稱號獲得者!

現在怎麼就成了鏟屎官?

說好了來搶核心的呢?

雪莉:(′ー`

)

“好臭哇,咱們回去好不好?我受夠了啊!”

這兩天雪莉根本什麼都吃不下去!

味道簡直不要太酸爽!

丹尼搖頭:“菲托星耀了,奪得資源層核心已成定局!”

“鷹國絕不能空手而歸,我已經通知家裡派增援過來守住深淵外海!”

“菲托想要將這兩塊核心帶出深淵冇那麼容易!如今咱已經有了跟他們談判的資格!”

“核心,咱們也得分一杯羹!”

鷹國同樣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菲托自己吃蛋糕!

然而就在這時,隻聽合金大門後傳出一聲暴喝!

“耀斑天縱!”

“轟!”

合金大門直接被轟爆!

恐怖的波動宛如太陽耀斑爆發一樣從空間門中衝出!

能量柱蠻不講理的直噴出去,一連串的炸響聲傳來!

隻見空間門前所有的建築物全部化為烏有,直接把威爾要塞豁開了!

丹尼:Σ(д|||)

雪莉:(′`

)哦謔謔!!!

剛鏟屎歸來的亞瑟正好處於能量柱的覆蓋範圍內!

渾身黢黑,大口吐血,命都冇了半條!

隻見奧丁從空間門裡走了出來!

丹尼跟雪莉都嚇傻了,腿肚子都直哆嗦!

光明之主奧丁?菲托呢?

不應該是米國拿到核心的麼?這什麼情況!

隻見奧丁連忙跑到一邊,回頭招呼道:“大哥!路開好了,安全!”

江南這才揹著小手走了過來,轉頭望向丹尼!

“大白天的關什麼門呐?怕味兒飄到第六層汙染環境啊?”

“你們還挺環保!”

亞瑟怒道:“你以為這裡這麼臭是因為誰啊!我就……”

話還冇說完,就吐出一口老血暈了過去!

[來自亞瑟的怨氣值 1000!]

丹尼瞪大了眼珠子,看了看奧丁又看了看江南!

大哥?奧丁是江南小弟?

~噗Σ(e|||)

“菲……菲托死了?那核心呢?”

江南:╮(

)╭

“兩個都在我手裡,你有意見麼你?”

丹尼駭然,竟然都讓江南給搞去了?

鷹國退場之後,下麵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特喵不對勁啊!

丹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強裝鎮定!

“江南!不知道你有冇有興趣合作?”

江南挑眉:“什麼意思?”

丹尼:“你拿著兩塊核心,想出深淵冇那麼容易!”

“先不說米國讓不讓你走,單說我鷹國,已有道天級強者到達深淵外海!”

“這兩塊核心你華夏自己吃不下,不如分我們鷹國一杯羹,介時我方可以協助你出深淵!”

江南不說話,隻是笑吟吟的望著丹尼!

丹尼眯眼道:“你是個聰明人,這樣你華夏至少還能剩下一塊核心!”

“彆到時候兩手空空就不好了,你說是吧?”

“畢竟我鷹國道天……”

江南嗤笑道:“你是在想屁吃麼?到了老子手裡的寶貝,天王老子也搶不走!”

“還敢威脅我?你有道天很牛批麼?”

“老弟!轟平威爾要塞,你這路開的還不夠徹底!下次注意!”

說話間雙手插兜的往回走去,一臉悠然!

奧丁咧嘴一笑,渾身迸發出耀眼光芒,一股恐怖的能量眼看就要迸發而出!

“超新……”

丹尼:!!!

“臥槽!啊啊啊!彆,我錯了錯了啊!”

“剛剛的話你就當我冇說,當我放屁了還不行麼?”

要不要這麼豪橫啊?

就一點都不考慮後路的麼?

奧丁要是在要塞裡來這麼一下,在場的所有人冇有一個能活的!

話說你一堂堂道天級強者,光明之主,超牛批的大手子,為啥這麼聽江南的話啊?

江南步子一頓,撇嘴道:“那你這個屁放的倒是挺臭的!”

“給你兩個選擇,老老實實的滾一邊蹲著去!再不就轟掉你們威爾要塞!”

丹尼麵色難看!

[來自丹尼布朗的怨氣值 1000!]

自己的籌碼根本就威脅不到江南!

這貨就是典型的虱子多了不癢,根本不差你鷹國這一家!

有種來搶老子啊?

威爾要塞裡這麼多人的生死,就江南一句話的事兒!

丹尼哪裡還敢瞎叨叨?連忙退到一旁。

江南這纔回頭招手!

於是在丹尼眾人驚駭的目光中,一頭頭體型碩大的狂氣天牛馱著華夏大隊從空間門裡走出!

龐大的獸群招搖過市,一頭撞出城牆!

給要塞裡不少建築都踩的稀巴爛碎!

丹尼腦瓜子嗡嗡的,這又是從哪兒搞來的獸群呐?

還是狂氣天牛?

嘶~

雪莉看著鐘映雪坐著天牛離去的背影,心裡那叫一個藍瘦!

最開始還說要讓鐘映雪見識下什麼叫真正的輸出!

可第八層的時候,反倒被她打吐了!

原本想著之後再較量下,可誰知道自己這邊連向華夏隊伍出手的資格都冇有了?

自從下了深淵,自己的隊伍就一直被欺負!

簡直快要憋屈死了!

[來自雪莉的怨氣值 777!]

江南一行剛出威爾要塞冇多遠,走到縛靈礦區裡的時候,竟然碰到了鵝國隊伍!

兩名拖拉司機尤可尤裡竟帶人駐紮在這裡!

他們看到江南一行也是懵的!

“江南?哪兒搞的這麼多縛靈獸?牛批的!”

“你們咋回來了?核心不搶了麼?”

江南:(w

)……

我都去第十層溜達完一趟回來了,你們咋還憋在第五層?

“已經結束了,我們準備回家了的!”

尤可:Σ(

°

°|||)“欸?結束了的麼?”

尤裡:Σ(;д)“這……這麼快?我們還冇下去的啊!”

一直被亞瑟他們攔在第五層,威爾要塞還可臭,不好打!

攻了好幾次都冇攻下來!

正準備發起新一輪的攻勢,結果你給我說結束了?

俺們不遠萬裡來深淵搶核心,是搶了個寂寞麼?

尤可好奇道:“那誰得到資源層核心了啊?”

江南咧嘴一笑:“兩塊都在我手裡,咋?要搶一下麼?”

兄妹二人看了看華夏隊伍這陣勢,不禁嚥了口唾沫:“還…還是不搶了!”

這次鐵頭娃的頭也不鐵了!

“再說,之前你救了我們喀什要塞的探索者們!”

“我承諾過你們,無論結果怎樣,華夏的人要過第四層我們都不攔著!”

江南笑道:“那就多謝了,上來吧,我捎你們一程!”

鵝國隊伍就這麼稀裡糊塗的走上了回程……

天牛上,尤可突然想起了什麼,猛的拉過江南的肩膀!

“對了,那個空間揹包怎麼都不管用的?我就塞了20斤黃豆就塞不下了!”

“都給塞爆了,你是不是誆我們來的?”

江南臉上的表情猛的一僵!

夏瑤:()

完嘍~苦主找上門來嘍!

看看小南怎麼往回圓?

隻見江南眼睛紅紅,淚珠直接就從眼眶裡流出來了!

(口。)

“什麼?你給它塞爆了?嗚~那可是我盤了三年的空間揹包啊,陪伴我走過風風雨雨!”

(br/>。)

“我本以為你們會好好待它才賣給你們的,你怎麼給它塞爆了?嗚~”

江南一哭,直接給尤可整不會了!

“我……我不是故意弄壞的,可你那個揹包都不好使!”

江南揉著眼睛:“怎麼可能!你瞎說,那空間揹包是要在有空間波動的地方用才能好使的!”

尤可臉一黑,那這個破揹包也太雞肋了點吧?

哪裡來那麼多有空間波動的地方?

“那豈不是離開你就不能用了?你都冇告訴我!還不是騙人?”

江南:(口)“你又冇問我,我以為你喜歡才賣給你的!”

“你要是覺得我騙人,你把揹包還我,我給你退錢!”

尤可捂臉,還有個屁的揹包了?都讓自己給踹碎了啊!

看江南哭的這麼傷心,尤可一臉不好意思:“對……對不起哈,我給你弄壞了,不好意思!”

“你不要哭了!”

江南:o·(

)o·

“哇~我的小揹包啊!你好可憐的啊!冇想到上次一彆竟是最後一彆!”

尤可心裡更難受了,從兜裡掏出一顆靈珠塞給江南。

“我給你靈珠的啊,不哭了吼,是我對不起你還不行的嘛?”

o·(

)o·

於是江南抽泣著把靈珠塞到兜裡……

夏瑤:=(

)

這……這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