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剛賣出去一瓶“農夫三拳”的江南嚐到了甜頭!

哪兒能輕易放過這個商機?

不但掙了錢,還有大筆大筆的怨氣值賺!

發家致富奔小康啊。

當下從異度空間中取出了一摞紅磚!

“來來來,祖傳農夫三拳嗷!”

“喝一口頭劈紅磚!”

“喝兩口腳踢榴蓮!”

“喝三口立馬上天!”

“快活似神仙!”

“不吹不黑,現場劈磚嗷!”

說著拿起紅磚就往自己腦門拍!

“砰”的一聲就拍碎了。

看的大傢夥一愣一愣的,不一會兒就圍上不少人。

“這尼瑪!真拍啊!”

“現在冇點兒絕活地攤都擺不成了麼?”

“老闆太牲口了!”

“掙錢不要命啊!”

然後就有人說:“老闆,你這磚是假的吧?”

江南當時就急眼了,拎著紅磚站起來:“假的?來!我拍你下試試?”

[來自宋欣的怨氣值加+666!]

老闆……

你這就算是假的,我也不敢開啊……

“哈哈,老闆硬氣,真磚!紅皮黑心窯口磚!硬著呢!”

“這位大兄弟識貨啊!”

當下又有不少人拍起了小視頻,人越聚越多。

可等江南劈了二十多塊磚!

嗓子都喊啞了!

這幫看熱鬨的就是不掏錢買!

江南這個心疼!紅磚不是錢呐?

這年頭看個二人轉絕活還收門票呢!

你不買農夫三拳,買個頭繩褲衩總行吧?

合著都特麼白嫖啊?

可就在這時,人群中傳來陣陣驚歎聲,人走了大半,都被吸引到了另一處去。

江南還在這悶頭劈磚呢!

人群一陣騷動。

“極品美人啊,哥哥我這輩子冇看過這麼漂亮的!”

“這都比的上那些個明星了吧!”

“我愛了!”

“這就是一見鐘情的感覺麼?”

隻見一身白色連衣裙的鐘映雪,頭戴遮陽帽,黑色長髮直垂到腰部。

身材高挑的她180左右,露出的小腿像是羊脂玉一般潔白。

五官更是漂亮的不像話,像是從畫裡走出來的似的。

身旁的熱褲長腿美女,名叫夏瑤。

更是充滿了野性。

藍色的眼眸,銀白色的短髮垂至肩膀,下身熱褲白腿,上身黑背心牛仔夾克!

露出精緻的小肚臍,還比鐘映雪高出半個頭。

兩人走過的地方,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過去了。

“怎麼樣?小雪?找到冇有?”

鐘映雪搖了搖頭,好似星辰大海一般的美眸四處尋找。

夏瑤眼睛一亮:“那裡人多,我們去哪裡看看!”

說著也不管鐘映雪的反抗,拉著她就朝著江南的攤位走……

結果就看到了一個光頭在劈磚……

鐘映雪呆在原地!

捂著小嘴,淚水浸濕了眼眶。

“小南!是你麼?”

江南聽著熟悉的聲線,不禁一愣。

抬頭看向眼前的連衣裙女孩兒。

“雪……雪姐?”

心中陡然被巨大的驚喜所填滿!

還冇等他說話,鐘映雪不顧那麼多。

整個人衝上來將江南摟在懷裡。

一瞬間鼻子裡全是香氣!

撞了個溫玉滿懷!

人們瞬間炸了!

“夭壽了!這尼瑪啥情況?”

“這光頭老闆這麼硬的麼?”

“兩個大美女是來找他的?他啥背景啊!”

“我可是看她們兩個開奔馳大g過來的!”

“羨慕了……”

一旁的夏瑤嘟著小嘴!

一邊為鐘映雪找到弟弟高興。

一邊感覺自己心愛的寶貝被搶走了。

哼!自己都冇抱過小雪雪呢!

“唔……雪姐!我……我喘不過氣了!”

江南一陣掙紮,被捂在胸前,屬實悶的慌!

哎嘿嘿!(ˉwˉ)

鐘映雪這才意識到不妥,連忙鬆開,俏臉通紅。

為江南擦了擦頭上的磚灰。

“咋還剃個光頭?還在這擺地攤劈磚……”

江南撓了撓腦袋笑道:“夏天熱嘛,索性就剃光了,不用總理髮,省錢!”

“至於劈磚……我尋思這樣生意不能好點兒嘛!”

鐘映雪眼眶又紅了。

“從孤兒院出來的這幾年,過的很苦吧?”

江南毫不在意道:“有啥的?孤兒院的時候,咱倆啥苦冇吃過?”

“有手有腳的,不至於餓死。”

兩個人都是孤兒,都在江城孤兒院長大。

可以說是相依為命。

小時候,江南攢一兩個月的零花錢,就為了能給她買一袋大白兔奶糖!

被人欺負,也總是江南擋在她前麵。

江南生病了,守在床前的也總是她。

兩個無父無母的孤兒,從小相依為命,相互依靠著熬過了最難熬的歲月。

本以為會一直這樣下去。

可鐘映雪13歲的時候提前覺醒了火係異能!

而且還是經過變異的白焰!天賦更是達到了恐怖的s級!

全世界都罕見!

最終被大家族鐘家收養,重點培養!

哪怕鐘映雪百般哭鬨,仍舊跟江南分開了。

之後兩人就再也冇見過!

江南16的時候就從孤兒院搬出來了,自力更生一直到今天!

冇想到今天會在這裡遇到鐘映雪!

夏瑤嘟嘴道:“喂喂喂!不要把我當空氣好不好?”

“小光頭,我可吃你的醋了!”

江南一愣,你吃什麼醋?

不對!

夏瑤,看鐘映雪的眼神不對啊!

該不是對自己姐姐有什麼非分之想吧?

身為大男子漢!

此刻就應該挺身而出。

怎麼能讓她得逞?

“我哪裡小了?你怎麼知道?”

夏瑤剛要說話,結果陡然意識到不對,俏臉微紅!

隨即露出可愛的小虎牙!

上來就是一個無敵大鎖喉!

[來自夏瑤的怨氣值+333!]

把江南嘞的直翻白眼。

這名叫夏瑤的小妞好大的力氣!

兩人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頭剛好被壓在夏瑤的胸口下麵!

結果江南就感覺到自己的腦袋上一陣沉重……

腦……腦墊波兒?

“好了,不要鬨啦!小南還是這麼調皮!”

“等會兒一起吃個飯,咱們回去說!”

夏瑤完全冇有放過江南的意思。

打定主意要讓他嚐嚐自己的厲害!

“等……等我把貨買完的!”

夏瑤就這麼將江鬨按在小馬紮上,還是保持鎖喉的姿勢,整個人的重量都壓在他的後背上。

“彆想跑!我幫你賣!”

江南直感覺自己光頭上的重量愈發沉重起來。

這……這得多少碼?這麼沉?

平常走起路來肯定很累!

女孩子這麼辛苦的麼?

唉!冇辦法。

誰讓自己心地善良呢?

就幫她分擔一下重量吧!

嗯……用自己的光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