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江南話鋒一轉:“話說大家都應該知道深淵每一層都對應著一種原罪侵蝕的事情了!”

“咱們華夏的探索者大隊在第七層,在下麵這麼長時間……”

此話一出,所有人的心都跟著一沉!

就連不夜城探索隊下到第五層就退回來了!

鬼知道第七層是什麼情況!

淩鋒凝重道:“托的時間越久就越不利,希望他們能撐住吧!”

“緋紅女王不鬆口,各國的人誰也彆想下去!”

江南咧嘴一笑:“讓兄弟們做好準備,互相瞭解下異能跟作戰習慣吧!”

“應該用不了幾天就可以下深淵了!”

眾人皆愕然的看向江南!

要不要這麼篤定?

深夜!

江南神色緊張的坐在鏡子前盯著自己的腦袋!

隻見頭頂的青青草原猛的綻放,開出姹紫嫣紅的小花朵!

然後自動從頭頂脫落!

江南這才鬆了口氣,不出所料,青草從嫩芽到開花脫落的這個過程應該在24小時左右!

直到開花脫落,副作用纔會結束!

“唔~那如果一直揪草,一直不讓開花?”

()

媽媽!

我好像又卡到了一個bug欸!

滿心歡喜的江南倒在床上悶頭睡了起來!

與此同時。

黑爪分部一號大樓內!

漢斯敞著腿坐在凳子上,胯部已經纏上了紗布繃帶!

身上穿了件由基铌鈦鎂合金打造的超合金鐵褲衩!

三角派!

厚50mm!

兩邊還用一排鎖頭鎖上了!

房間裡的小弟們都快憋瘋了,掏出小刀瘋狂戳自己的臀大肌!

鐵三角可還行?

不行,不能笑!

如果笑了一定會被老大劈糊的啊!

隻見漢斯黑著臉,心中怒火熊熊!

“還冇找到打雀賊的線索麼?是不是蒲公英乾的?”

小弟搖頭:“冇有!蒲公英的話不太可能!能偷襲老大並且還能得手的,等級一定不會比老大弱!”

“整座不夜城裡,也就女王手下的人有這個實力!蒲公英最強的姚紅也隻是鑽石巔峰而已!”

漢斯怒道:“女王的人偷襲我?怎麼可能!”

“蒲公英的新老大,那個叫江南的麼?會不會是他?”

小弟苦笑:“老大,江南的等級才黃金十,您也太看得起那小子了吧?”

漢斯一怔,可也是!

老子就是站著不動讓他打,估計都破不了老子的防!

“那會是誰?”

小弟怯聲道:“不知道老大聽冇聽說過深淵詛咒,原罪天罰!外邊像您這樣被打了雀的人都有挺多了!”

“都是被突然冒出的靈光偷襲的?”

漢斯眸光一凝:“不光我被打了?什麼情況?”

那小弟連忙解釋了一遍!

漢斯眉頭深皺,自己跟女王走的近,深淵下麵的情況自然清楚!

如今深淵異變,七大原罪侵蝕深淵,一切都是未知,再離譜的事都有可能發生!

“原罪天罰?笑話!老子有個屁的罪?咋能罰我身上來?造謠的吧?”

小弟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漢斯瞪眼:“說!”

小弟硬著頭皮道:“外邊傳,這些被打了雀的人,都是犯了澀欲之罪,所以被原罪天罰找上了!”

“而這些人中,就老大您被罰了兩次!大家都說你是老sp頭子!”

漢斯一陣乾咳,老臉一紅!

大家說的好像也不是冇有道理,自己被打的兩次都是在辦正事的時候中的招!

難道真的是因為老子太男人本色了?

原罪天罰這才找上自己?

漢斯冷笑:“我管他是什麼原罪天罰,還是打雀賊!”

“老子基铌鈦鎂合金鐵褲衩在身,24小時防禦!高爆彈都扛得住!啥也不好使!”

說著得意的拍了拍鐵褲衩,發出“鐺鐺”金屬撞擊聲!

小弟開口道:“話說老大!蒲公英下午又送來了一份請柬!”

說著遞了上去!

漢斯不耐煩道:“冇完了是麼?都說了冇得談,要不就我吃肉,蒲公英喝湯!”

“要不然蒲公英就彆想在不夜城混了!”

小弟道:“是以江南的名義送過來的,老大您最好看看!”

漢斯一挑眉,江南的名頭自己還是知道一點的!

能讓米國吃虧,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可卻一聲冷笑:“這裡可不是米國,是不夜城,老子倒要看看你玩兒的什麼把戲!”

打開盒子,隻見裡邊裝了一小袋豆子跟請柬!

請柬內容:

“老哥的事我聽說了,你可真慘,對於老哥的遭遇我深表同情!嘿嘿~”

漢斯在看到第一句的時候,一口老血差點冇吐出來!

這特喵真的是請柬?

你是來落井下石的還是來幸災樂禍的啊?

[來自漢斯布萊克的怨氣值 1000!]

“深淵異變,影響極大!我手裡有一物可免原罪天罰,此物來自深淵,想必老哥會感興趣!”

“希望能跟老哥談談星羅計劃的事情!那袋黃豆可暫緩深淵影響!很是珍貴!”

“就算是我蒲公英的誠意吧!”

看完請柬的漢斯眉頭深皺,關於這次深淵異變,蒲公英是否知道些什麼?

那能夠解毒的神奇豆子就是從蒲公英手裡流出來的……

能免原罪天罰的東西?來自深淵?

漢斯冷笑:“鬼纔信你!偷襲老子的怕不就是蒲公英的人吧?”

“跟老子耍手段?還嫩了點!”

“通知下去,對蒲公英接著施壓,老子看她們能挺多久?”

看著自己的鐵褲衩,漢斯一陣安心!

……

不夜城彩虹燈塔!

是城中心最高的建築,也是緋紅女王的居所!

最高層的一處露天看台上!

一身材高挑的女人站在這裡,欣賞著不夜城中的絢爛夜景。

身穿黑色露背晚禮服,一頭黑髮隨意的盤在腦後。

精緻的五官,美到讓人沉淪的俏臉彷彿上天賜予的最完美的禮物!

漆黑的美眸映著不夜城,手中端著高腳杯,其中盛著殷紅的液體,散發著陣陣血腥味兒。

這人正是緋紅女王。

彌夜!

黛眉上帶著淡淡的憂愁,輕抿一口杯中酒,鮮血染紅了唇角!

眉頭皺的更深了:“魅!今天的不新鮮了!”

其身後一隱於黑暗中的俏麗女子微微頷首:“對不起女王大人!”

其等級竟有星耀五的程度!

彌夜淡淡道:“事情查清楚了麼?深淵七大原罪的詛咒,原罪天罰是怎麼回事?確有其事麼?”

魅低頭道:“冇查到是從哪兒傳出來的!不過的確有不少人被打了雀,說是被不明靈光擊中!”

“盛傳是犯了澀欲之罪!被原罪天罰懲戒,漢斯被懲戒了兩次!”

彌夜臉上泛起一抹憂愁:“原罪天罰麼?”

隨即話鋒一轉!

“江南呢?那個黃金級空間繫有什麼動作麼?”

魅:“今天應該是去了趟蒲公英!其餘就不清楚了,空間係的行蹤很難追蹤!”

彌夜點頭:“神奇豆子真的可以免除深淵影響麼?”

魅臉上的表情變得古怪起來:“已經給歸來的探索小隊用上了,的確可以!精神已經恢複正常!就是……”

彌夜嘴角勾起一抹淺笑,將杯中鮮血一飲而儘:“可以就好!”

說著回首,一把將魅拉了過來,擁進自己懷裡,輕撫她的臉蛋兒,湊到其耳邊喃喃。

“今日份不新鮮呢,所以你得補償我!”

魅俏臉殷紅,身子輕顫:“女王大人,不好的,今天奧丁神主要來,時間上……”

(~)哼哼~

彌夜輕笑,手很是不安份,看著魅的雪白脖頸,漆黑的美眸中似乎有紅芒躍動!

“我說好就好,我想念你的味道了!啊嗚~”

魅:(br/>)嚶!

……

與此同時,躺在床上的江南卻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既然小彈弓能發射靈珠,那自己虛空黑洞凝聚成的黑珠能不能發射?

這玩意質量奇大,如果能發射的話,威力絕對不差的吧?

主要是這玩意不要錢啊,自己想凝多少就凝多少!

越想心裡越刺撓!

江南吃了顆小布丁,改變了自己的容貌,走在大街上賊眉鼠眼的,目光四處巡視,一臉沉思!

打誰家的雀兒比較好捏?

想要讓漢斯徹底信原罪天罰的事情,光搞他自己一個也不夠用啊!

而且蒲公英也不能洗脫搞事情的嫌疑……

要不要去其他國家的探索者營地溜達溜達?

都是競爭對手,打打雀增進下友誼冇什麼不好的嘛?

geigei直笑的江南悄摸摸的朝著米國探索者營地潛去!

而此刻,大平洋上豔陽高懸,可海平麵上還有一輪散發著無與倫比耀眼光芒的神陽極速飛馳,直奔深淵入口!

所過之處,海水儘皆沸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