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葉夜興奮道:“爺爺剛剛好帥啊,那個皮卡丘的頭套爺爺還有冇了?葉夜也想戴著玩兒!”

葉鎮國黑著老臉:“讓我埋小花園左邊數第二個花壇裡了!”

此刻,一幫子葉家人都憋瘋了,葉鎮國的臉就從來冇這麼黑過!

不是說好的完美隱藏身份麼?

怎麼連葉夜都知道老子的大招了?

論所有人都知道我的身份就我自己不知道?

“你們咋知道的?”

葉海濤:(′

)

“暗網直播的啊?我看到了就叫大家一起欣賞爸的英姿了!”

“嗯!頭套挺可愛的,都說老小孩老小孩的,我還不信,這次我信了!噗~”

葉鎮國:!!!

暗網直播?

我也冇看到有人拍攝啊!

江南這小子拿啥玩意直播的?

胯部軸子麼?

老子出去給人家打工出賣靈魂的事情給人發現了?

啊啊啊!

[來自葉鎮國的怨氣值 1001!]

我高大威猛的道天強者形象全特喵毀你個臭小子手裡了啊!

“萊萊個腿兒的,回頭再收拾江南那個臭小子!!”

“今兒老子先給你鬆鬆皮!”

說著龍翼展開,一個暴衝直奔著葉海濤殺去!

葉海濤臉煞白:“爸!你冷靜啊爸,我可是你親兒子啊!”

葉鎮國:“老子打兒子,天經地義,看老子給你打失憶啊!江南怎麼操作來著?我也試試……”

葉海濤:!!!

“啊~啊~”

土撥鼠開始了連叫!

鐘映雪幾個看道天發飆,臉都嚇白了,還真是父慈子孝呢!

趕緊跑路回京都靈大了!

不然一會兒說不定要被劫持為人質的!

……

京都靈大多媒體教室,100位培訓學員就位,紛紛愕然!

“欸?江魔鬼怎麼冇來的?”

王詹跟項祖抱在一起哭,冇來好哇,終於不用捱揍了!

夏瑤笑道:“畢業後,你們以後難免會跟一些地下勢力做鬥爭,經驗就顯得很重要了!”

“江南導師為了傳授你們對抗地下勢力的經驗,今天起早去給你們做示範了!”

“大家要從中多學習,總結經驗知道嘛?到時候要寫觀後感的!星璿!”

葉星璿興奮的應了一聲,連忙跑到講台前,把自己的u盤插入電腦,大螢幕瞬間把暗網直播畫麵投放了出來!

畫麵中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正在被瘋狂的扇嘴巴子!

眾學員倒吸了一口涼氣,好殘忍!

什麼情況?

南神今天冇來帶學員是乾地下組織去了?

隻見夏瑤鐘映雪幾人飛快的跑到下方的課桌上做好,滿眼興奮的看著直播!

眾學員無語!

什麼鬼的傳授經驗?我看你們就是想看南神直播!

光明正大的摸魚啊!

……

這一通大嘴巴子足足扇了三個小時!

然而江南隻接收到了小弟們的兩億美金的贖金!

江南撇嘴:“你這幫小弟也不願意給錢啊?就這麼億點?”

“不夠不夠!再冇有我可鯊你了嗷!”

仍舊被扇著嘴巴子的萬東辰又哭又氣!

“這幫桑拿房碧池!肯定有冇給錢的啊,憋鯊我!我再想辦法啊!”

姚紅撞了撞江南肩膀:“皮卡乓,差不多了!血盟的現金流撐死也就再能拿個一兩億美金出來!”

“出了這事兒肯定有人卷錢跑路的!”

江南瞪眼:“差不多?距咱們20個億目標還差好多啊!”

“敢卷我的錢跑路?膽兒肥了啊!話說這麼大個血盟就這麼點身家?”

姚紅捂臉,你是打算一波湊齊20億麼?

把血盟榨乾了也冇這麼多啊!

小錢錢還冇到手就已經成你的小錢錢了?

“像是血盟這種地下勢力,都會壓貨的,像是靈珠靈珍靈材什麼的,金額巨大!不出貨的話現金流不會有那麼多的!”

江南一聽眼睛大亮:“那不就是小金庫?”

萬東辰瘋狂點頭:“對對對!我們血盟總部,還有三個主要分舵,存的貨也值不少錢啊!”

“我告訴你具體位置,你叫他憋打我了啊!真快死了!”

江南:“你報金庫位置跟她打你的這件事衝突麼?不衝突的!你接著說!”

萬東辰:(#)д(#)你特喵說的好有道理啊!

[來自萬東辰的怨氣值 1000!]

“你帶我去!不給錢的小弟我幫你要哇!憋鯊我,求你啊!”

這一刻的萬東辰為了活命,什麼事兒都乾得出來!

得到了分舵具體位置的江南嘿嘿一笑:“不遠!上超音速戰鬥姬!”

姚紅愕然:“什麼不遠?哪兒來的飛機?咱這是要……”

江南:“廢話!搶錢搬金庫去啊,不搶走留著它啊?”

姚紅:???

那可是隔著好幾個省呢啊,你要不要這麼執著啊?

上人家家裡頭抄家去可還行?

關鍵是一來一回那麼長時間,人家的貨說不定都轉移了……

還冇等姚紅反應過來,一直趴在江南肩膀上的小酒窩已經變大!

“主銀~先去總部嘛?我感覺總部的小金庫要大一點!”

江南:()走著!

姚紅捂著小嘴呆呆的望著眼前的一幕,資訊量太大,一時間腦袋處理不過來啊!

“轟!”

一隻赤紅色的巨大的獅鷲撞破玻璃,天行加身,再配合上江南的不間歇瞬移!

以超越兩倍音速的恐怖速度直奔血盟總部大樓!

駕駛艙裡!

姚紅興奮的摸著小酒窩的羽毛,一副開了眼界的樣子!

此刻的顧小唯雙手仍舊輪的像是風火輪,累的滿頭大漢!

“皮卡乓,我要怎麼停下來啊?好累啊!”

江南:“鞋底磨漏就停下來了,你自己想辦法好嘍~”

顧小唯:???

這可是在萬米高空上,要怎麼磨平鞋底啊喂!

一直扇空氣嘴巴很尷尬的啊!

與空氣鬥智鬥勇可還行?

用完就不管了?

我們工具人都冇有人權的嘛!

[來自顧小唯的怨氣值 555!]

此刻的萬東辰則是被江南用虛空鎖鏈綁住,被小酒窩用爪爪抓著,在空中甩來甩去,發出殺豬一樣的慘叫!

~啊()

[來自萬東辰的怨氣值 1000!]

[來自……]

你踏馬還是來打我吧!

這比扇嘴巴子更殘忍啊!

……

超高速機動下,隻用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已經跨省衝到了血盟總部大樓!

姚紅:“怎麼做?還是直接打嘛?這裡可是總部的啊!皮卡乒大哥大已經回家了!咱們……”

江南咧嘴一笑:“搶錢就講究個快準狠!我有人質我怕啥?”

“小酒窩,敲門!”

“收到主銀!”

隻見小酒窩一個急加速,張嘴就噴出了道二十米之巨的火球,直奔總部大樓砸去!

“大炎天!

(口)333目

“轟!”

火球狠狠地砸在總部大樓上猛的炸開,霎時間火光沖霄,玻璃樓板承重牆全都開了花!

生生給炸出了個大窟窿來!

正在總部會議室研究如何應對此次事件的一眾血盟高層直接讓這一炮就給炸懵了!

臉崩黢黑,會議室都炸冇了!

隻見小酒窩帶著眾人直接強橫的衝進總部大樓!

江南抬手撈過萬東辰抓在手上,一聲大吼:“把你們的小錢錢都給我交粗來!”

()(д)給他錢!給他錢呐!

姚紅:!!!

這究竟是什麼囂張的出場方式啊!

敲門的方式也太溫柔了點吧?

如此巨大的動靜讓血盟總部的所有人都衝了過來,眼睛血紅!

為首的三個鑽石頭目一看自家大哥讓人打這13樣,眼睛都紅了!

“呔!放開我大哥,你們三個怕是不想活了!”

“欸?三個?葉……皮卡乒不在?就他們三個?最強的也才鑽石!強哥,機會啊!”

劉強咬牙:“當真以為我血盟是任人宰割之輩麼?皮卡乒不在還敢這麼囂張?”

“就是!趕緊放了我大哥,這事兒就算結了,否則你們彆想活著離開!”

江南翻了個白眼:“看來你的小弟並不想給錢呢!你說咋辦吧!”

萬東辰炸了:“我是老大聽我的,給他錢!”

“老子的命可是在他手裡握著呢啊!”

劉強:“大哥放心!他要是敢殺你,他也走不了!”

“對對對!咱們反將他一波!這邏輯冇問題!”

“大哥你放心!俺們指定救你出來!”

萬東辰:!!!

[來自萬東辰的怨氣值 1000!]

[來自……]

反將你萊萊個腿兒啊!

你要是反將成功,我特喵不就涼了麼?

可看不是你們的命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