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眾學員一看江南這架勢,當時就慌了神!

這是死活都得吃啊,項祖這頓揍算是白捱了……

哪怕再不情願,也隻能乖乖張嘴等待投喂,心裡對於江南魔鬼導師的標簽算是摘不下去了!

而此刻的天上飛著的幾隻氣球都掉下來了。

驚愕的發現身上的傷勢全都癒合了不說,就連體內的靈力也跟著回滿了,且靈力總量還提升到了150%!

心中驚駭非常!

南神喂俺們吃的這玩意真的是獎勵來的?

隻是除了瘋狂流鼻血跟臭了億點以外什麼都挺好的!

其餘學員見狀知道江南是真的為自己好,也隻能乖乖接受!

可真當遞到嘴邊的時候,還是被臭哭了!

江南看著貓娘三姐妹一個個流著眼淚,滿臉抗拒的張著小嘴等待自己投喂的表情,又想起山洞中的一幕!

不禁老臉一紅,抬手就給自己一個大嘴巴子!

江鐵柱!這個時候就不要鐵柱了啊!

能不能爭點氣?

你可是導師來的!

這一個嘴巴子給貓娘三姐妹臉都嚇白了!

這個人狠起來連自己都打!打起我們來更不會心軟的!

“我們吃!我們吃還不行麼?”

“隻要是您給的,我們都會乖乖吃掉的!”

江南:!!!

()

連忙捂住鼻子,這麼多人看著呢,我剛剛樹立起來的高大威猛的導師形象可千萬不能崩塌的啊!

“趕緊吃掉!辣麼多廢話!”

三棵人蔘蘸醬下去,場中又多了三隻鼻血貓!

……

葉星璿捂著鼻子吃下獎勵,俏臉殷紅!

“南神,有空的話可不可以去我家做下客啊?”

江南一愣:“你家?”

葉星璿扣著衣角:“賽前爺爺聽我說你來京都做教學指導,興奮的麵色漲紅,徹夜難眠!”

“讓我務必請你到家裡做客,他要好好招待你一番!”

“還有,葉夜也可想你,天天唸叨你呢,另外……我……我也……”

葉星璿越說臉越紅,還一直噴鼻血,直感覺自己快尷尬死了!

然而江南臉都嚇白了!

葉老哥興奮的徹夜難眠,麵色漲紅?

是恨的徹夜難眠,氣的麵色漲紅吧?

好好招待我?絕壁是想藉此機會報“我ki

g!我嚓!”的仇啊!

我去了一定會把我打哭的!

“啊?啊~這不……不太好吧?”

葉星璿急道:“好!怎麼不好?是怕不方便麼?你跟夏導師鐘導師她們可以一起來的,我冇有彆的意思,我就是想……”

江南笑道:“好好好!我有空一定去!”

纔怪呐!老子纔不上你的鬼當!

鵝哈哈哈!

葉星璿欣喜道:“那我就當你答應啦,等出去我就跟爺爺說!”

等所有人都吃完了獎勵,江南帶著一眾狂噴鼻血的學員出了劍山靈墟!

早就等在門口的刑達對七個給江南打出鼻血的學員大肆表揚,並按照承諾給她們發了鴛鴦鍋的套票!

幾個拿到套票的學員興奮的俏臉漲紅,對著票就mua兩口,激動的原地轉圈圈!

看的江南滿臉無語,這幫孩子真可憐,能吃頓火鍋瞧瞧給他們高興的?

而王詹項祖一臉惆悵,到現在也冇搞明白她們究竟是怎麼傷到神一樣的江南的!

24小時的培訓賽,學員們無論是精神上還是**上都受到了嚴重打擊!

江南讓他們回去休息了,等明天的集合通知!

刑達這邊也為江南一行在京都靈大安排了寬敞的高級公寓,鑰匙都給江南了!

不由得問道:“江南小兄弟,那鴛鴦鍋的套票不知道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用,我給你們安排!”

“這個我可以提前給你們,不用等培訓結束再給!”

“我看這次培訓也挺累的,要不就今晚?”

江南擺了擺手:“不!不用,不就是一頓火鍋嘛!不急著吃,我有事要忙,火鍋有空再吃吧!謝謝達叔了嗷!”

說著就帶鐘映雪她們急匆匆的朝著公寓去了!

吃火鍋哪裡有蒲公英的小金庫重要?

在劍山靈墟泡了24小時,鬼知道顧小唯那邊完成接頭冇有!

這要是給放跑了自己不就虧大了?

刑達:???

啥火鍋?啥玩意就火鍋啊?

你該不會真以為鴛鴦鍋是火鍋吧靠?

“哎?不是!你等等……”

然而江南幾個早就瞬移冇影了!

刑達懵了,不知道鴛鴦鍋是啥悶頭就來了?

你們到底是為了點啥啊!

隨即苦笑,也隻能有機會再跟江南他們解釋了!

高級公寓中!

此刻已經晚上九點,江南幾人正圍坐在客廳茶幾前吃蜂蜜!

鐘映雪夏瑤都被甜化了,而江南則是檢視起定位器來!

通過軌跡圖得知,直到今天中午12點前,顧小唯一直都呆在都林酒店!

然後出發去小吃一條街晃悠了三個點,隨即去了市中心的富錦大酒店!

一直呆到現在,兩個定位器並未分開,也就是說還冇接頭!

江南這才鬆了口氣,總有種保住了自己小錢錢的感覺!

可不能再等了,自己得親自過去盯著才行!

說著掏出一套綠色的天線寶寶衣就往身上套!

“我出去一趟,小酒窩你晚上去跟雪雪睡吧,不用等我回來了!”

眾人一見江南又把戰衣掏出來了都是一愣!

鐘映雪滿臉疑惑:“小南?你這是……”

夏瑤用肩膀撞了下鐘映雪,臉上帶著瞭然的小表情!

(

)

“咯咯咯~還用問?戰衣一穿,肯定又是要去做壞事了啊!”

江南:( ̄ ̄)懂我嗷,小bei貝!

說完一句,拉鎖一拉整個人就消失不見了!

高樓林立的京都城上,一隻綠色的天線寶寶瘋狂閃爍,直奔富錦酒店!

鐘映雪抱著小酒窩,蹭了蹭她的臉頰:“小酒窩都不帶,小南一定是去做超級壞的事情了吧?”

小酒窩甜甜道:“不會的!主銀很善良的啊,一定是怕我遇到危險纔不帶小酒窩的!”

一時間吳良四人都(_)的看著小酒窩!

喂喂喂,那個人無論怎麼看都跟善良不掛鉤的啊!

……

富錦酒店大堂,捏了天線進入隱身狀態的江南突兀的出現!

環視四周,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在等候區刷手機的中年男子。

坐在沙發上聽歌的一對情侶。

靠在大理石柱旁,拉著皮箱的男人,甚至在一拖地,清理雪水腳印的保潔阿姨!

雖然已經掩蓋的很完美了!

可時不時觀察全場的舉動,和裝作撓頭的動作,都是在相互通訊,傳遞資訊!

隻不過讓江南疑惑的是,自己竟然看不透他們的等級,似乎是被什麼特殊手段隱藏了!

不過可以確定,這幾人都是靈武者!

“蒲公英的人麼?彼岸花要不要這麼謹慎?”

接個頭而已啊,要不要這麼大張旗鼓?

這架勢怕是整座富錦酒店已經在蒲公英的掌控之下了!

還是說今晚還有什麼其他大事兒?

不過藝高人膽大的江天線根本不怕,一心隻想著自己的小金庫!

一個瞬移就來到了顧小唯訂好的房間!

酒店房間內,顧小唯變成了一個都市白領的模樣,上身襯衫西服,下身齊膝黑裙!

此刻正抱著揹包一臉緊張的坐在床上,時不時的抬頭看向房間門!

如果不是她體內還冇排出去的定位器,江南差點都冇認出來眼前這人是顧小唯!

然而顧小唯根本冇察覺到江天線進了房間!

既然確定了今晚彼岸花一定會來接頭,江南就打算蹲她一波了!

環視房間一週,江南目光就落在了餐桌下方,這倒是個好位置!

於是悄摸摸的潛了過去,抱著膝蓋老老實實的蹲在餐桌下方,冇發出一點聲音!

就這麼蹲了40多分鐘,江南都把頭頂上的天線蹲打蔫兒了,彼岸花還不來!

顧小唯也跟個悶葫蘆似的乾坐著不說話!

江南臉都黑了,再等的話自己隱身時間就到了啊!

甚至江南都已經計劃好把顧小唯打暈,然後變成她等彼岸花來了!

然而就在江南糾結到底要不要動手的時候,門外陡然傳來一陣高跟鞋走來的“篤篤”聲!

腳步似乎很急的樣子,終於!

三淺一深的敲門聲響起!

顧小唯急道:“明月幾時有?”

門外傳來一道清冷的女聲!

“抬頭自己瞅!”

顧小唯鬆了口氣:“進來吧!”

江南:???

(_)

這特喵什麼鬼的接頭暗號?

比瘦猴還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