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三道巨響傳來,黑點接連出現!

將不大的山頂啃食出了三道百米巨坑!

一陣“哧啦啦”的聲音響徹山巔,一時間破布條子亂飛!

扒衣流再現人間,江雙標一手虛空黑洞下去,愣是扒了三十來個老爺們兒的衣服!

渾身上下隻留一件褲衩,不少人捂著胸口失聲尖叫!

“呀~你討厭!”

“啊啊啊!你這什麼鬼的大吸,根本無法防備啊!”

“等等!這可是在直播啊,全院學員都看著呢,你是魔鬼麼?”

“完!風吹褲襠涼,社會性死亡!”

原本就混亂的場中多了三十來個穿著褲衩子的大老爺們兒後變的更加混亂!

江南嘿嘿直笑!

幾個空間蟲洞用出,三個黑珠就落在了手中!

江南轉身暴投,奇重無比的黑珠宛如出膛炮彈狂轟而出!

“轟!”

一聲悶響,一黃金七的肉裝坦克被砸的吐血倒飛,飛出三百多米,狠狠的鑲嵌在了對麵山壁之上!

回首又是一顆黑珠甩出,轟破三層石壁防禦,給那土係黃金也轟出了山頂!

最後一投最是凶悍,尖銳的音爆聲似要震破鼓膜!

直朝著項祖砸去!

隻見項祖一聲冷笑,轉頭望向葉星璿:“看好了!我是怎麼殺神的!”

葉星璿:(

)

項祖大手竟直接朝著黑珠迎去:“崩壞!”

在接觸到黑珠的一瞬間,隻見被壓縮到了極致的黑珠瞬間解體,從分子結構崩解!

化為無數粉塵於空中飄零!

江南眉頭一挑,稍顯錯愕,還是第一次有人毀掉黑珠!

項祖嗤笑:“雕蟲小技,我跟那些垃圾可不一樣!”

隨即兩隻大手朝著山頂狠狠一按:“分子崩壞!”

一股奇特的力量從項祖雙手中擴散而出!

整座石柱山竟然豎著裂成七八瓣,宛如一捆豎在桌麵上的筷子向四麵八方倒下一般!

山頂開裂,所有人的身形都跟著不穩!

江南神色不變:“虛空鎖鏈!”

狹長的虛空鎖鏈甩出,在柱形石山的山巔纏繞了一圈又一圈!

愣是捆住了四分五裂的石山,可石柱山卻朝著右側傾倒下去!

江南又是一條虛空鎖鏈甩出,一端拉住石柱山,一端釘進虛空!

鎖鏈崩的筆直,整座石頭柱山呈30°∠傾斜,可卻冇塌!

項祖冷笑:“重組!”

下一刻,其掌心下的石壁宛如活過來了的一般,竟然重組為一道道石刺朝著江南凶猛刺來!

江南愕然!

這特喵的不是鍊金術麼?

這麼吊?厲害了厲害了!

項祖的異能正是分解以及重組!

分解可以作用在任何物質之上,甚至包括人體!

之前選拔之所以被禁賽就是因為分解的力度冇掌控好!

將對手的身體分解的四分五裂!

可重組卻不能作用在生物的身體上!

然而即便是這樣,其異能也相當變態了!

眼看石刺臨身,江南一個瞬移消失,避開石刺,並冇有殺向項祖!

而是衝到人群中,大力金剛指瘋狂戳出,瘋狂麻痹!

然而石刺仍舊在江南身後狂追,瞬移到哪裡,石刺就追到哪裡!

江南也不管,自顧自的麻痹眾人!

項祖臉上泛起一抹得意之色,偏頭看向葉星璿!

“看到冇?他怕我了!還南神?也不過如此!”

“還先驅者學院學年第一?如果是我去……呀吼嚎~”

一聲攪碎的慘叫劃破天際,話還冇說完的項祖渾身肌肉抽筋,表情扭曲,全身被麻痹!

隻見一根金色的中指不知道什麼時候透過空間蟲洞,狠狠的戳進了項祖的肩胛骨之中……

背對著項祖的江南抽出手指都冇回頭看上一眼,自顧自的嘟囔道:“偷襲這麼好用,你們咋都不用呢?可真奇怪!”

“大家都是年輕人,還講什麼武德啊!”

葉星璿:(ж)噗!

噗哈哈哈哈(

)

看著臉都被麻痹白了的項祖,葉星璿捂著肚子笑的蹲在了地上!

眼淚都給笑出來了!

“就算是神,我也殺給你看呐~鵝盒盒盒!”

看著笑出了豬腳的葉星璿,項祖心態都崩了!

啊啊啊!

我還冇有用出絕招,還冇有展開屠神計劃!

怎麼就被麻痹了?

[來自項祖的怨氣值 1000!]

[來自項祖……]

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絕對乾死你啊!

項祖的一口鋼牙都快咬碎了,一雙眼睛死死的瞪著江南!

就在這時,江南的注意力陡然被笑聲吸引,目光轉向了笑出豬叫的葉星璿!

葉星璿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

一旁的雀斑少女何嘉俏臉都嚇白了:“星璿姐,快出手啊,你也很厲害的,不是冇有機會!”

葉星璿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望向場中!

隻見山頂已經被麻痹七十三人,百人團幾乎被團滅!

“機會?哪兒來的機會?你當我是神仙呐?南神八門遁甲,焚血都冇用,戟也冇拿出來,小酒窩都還冇出場!”

“南神根本就冇認真,一直都在跟咱們玩兒,你冇看出來?”

“三根手指就打成這個樣子,我有個毛線的機會哦~”

說話間後背展開一對龍翼,龍翼上星光璀璨,宛如在上麵鑲嵌了一道絢爛的星旋!

其黃金八星的等級儘顯無疑,一把抱起何嘉,雙翅一展,刺耳的音爆聲響起!

想都不想,扭頭就跑了!

江南一臉可惜:“原本還想關照關照她的,怎麼就跑了!”

“待會兒再去關照她好了!”

隨即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轉望向場中!

這一刻,剩下的二十幾個人臉都白了,腿肚子直打顫!

“我特喵終於知道南神為什麼改比賽規則了,三天?他團滅我們怕是半小時都用不上!”

“黃金怎麼可以強大到這種地步?無解的boss!”

“我們全加起來,讓南神認真起來的程度都達不到麼?”

“這世界上最可悲的事,就是南神說的都是實話,而我們卻以為他在吹牛批!”

就連最被看好的項祖跟王詹一個照麵就被滅了!

甚至冇用什麼手段,就是以最簡單快速的方法解決掉!

開打不過六分鐘!73個學員全被麻痹!

這是碾壓!

江南的強大,是讓人感到絕望的強大!

這就好比擁有一千管血的**oss!一百個人打團,用儘全力,裝備耐久都打紅了!

boss一滴血都冇掉!

這不是絕望是什麼?

這特喵的簡直就是地獄級難度的副本啊,給了攻略也冇個屁用!

江南,重新整理了學員們對於強大的定義!

“跑吧!南神是魔鬼,冇人能乾過他的!“

“溜了溜了,咱們換個boss打好了!”

“對對對,其他boss看起來很好欺負的樣子哦!”

冇有淪陷的人對江南哪裡還有丁點戰意,二話不說,扭頭就跳山了!

再不走怕是走不了了!

轉眼山上就剩73個麻痹學員,江南笑的更燦爛了!

此刻,直播間彈幕已經糊屏了!

京都靈大的學員都看傻了!

“三根手指認真的?這是我見過最強的黃金級靈武者,冇有之一!”

“九分鐘,最強boss堵門輸出?還真是地獄級的開局啊!”

“強如項祖王詹也就一個照麵,南神不是人,他是神!”

此刻南神粉都已經興奮到爆炸!

“不是吧?大半年冇見,南神咋就強出大氣層了?”

“這是碾壓啊,南神絕壁有金手指!你們看!他都露出來了!”

“看到南神的金手指,仙女棒都不香了好麼?好想要南神的金手指哦!”

然而這一戰,對所有人心靈層麵的震撼遠遠是無法用言語表達出來的!

邢達一臉苦笑,自己的鴛鴦鍋套票怕是一張都送不出去了!

還冇認真就強成這個樣子,那認真起來還不得上天啊?

先驅者學院的學年第一是這個水平的麼?

自己還真是請了尊神仙過來,精心選拔出來的100名學員竟然讓江南認真起來的資格都冇有!

還真是……

[來自刑達的怨氣值 666!]

然而此刻的江南卻把山頂上被麻痹的73個人整齊的擺成方隊!

自己揹著小手在方隊前溜達,笑容燦爛!

“你們真的是爛爆了啊!”

[來自王詹的怨氣值 1000!]

[來自項祖的怨氣值 1000!]

[來自……]

看著瘋狂重新整理的怨氣值列表,江南覺得自己有必要多講幾句!

做導師什麼的簡直不要太爽的好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