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隨著天色愈發暗了下來,江南夜市人也開始多了。

經過江南一陣慷慨激昂的嘶吼。

倒真讓他吸引來不少的人。

兩個路過的小姐姐竊竊私語。

“哎哎哎!這不是昨天馬紮乎臉的光頭佬麼?他又來擺攤了?”

“啊呀,還真是他!有點小帥呢!”

“怎麼?你心動了?”

“哪有!光頭不是我的菜,要是有頭髮,這種清爽係帥哥我肯定去要微信的!”

江南:“……”

係統!你還老子細節!

小姐姐,我跟你說我真不是故意禿的啊……

兩個小姐姐身後隨行的一個高個子帥哥翻了個白眼道:“今晚好好逛逛吧,明天咱們隊就要進靈墟了!”

小姐姐撇嘴:“竟說些掃興的話,走!我們過去看看!”

高個子帥哥:“光頭有什麼好看的?又冇我帥!”

三人就這麼來到攤前挑選商品,那些個“清涼”的褲衩讓兩個小姐姐俏臉通紅……

江南眼尖,看到了鄭偉彎腰時,後腰露出的一道紅色的褲衩邊兒。

嘿嘿笑道:“咋的兄弟,今年本命年呐?還穿個紅褲衩!”

“我家紅褲衩絕對不掉色!放心穿!十塊錢兩條!”

鄭偉臉一黑!

你特麼往哪兒看呢?

[來自鄭偉的怨氣值+666!]

那兩個小姐姐順著江南的目光看去,自然是注意到了鄭偉後腰的一抹紅色,都笑瘋了!

“哈哈哈,鄭偉!今年真是你本命年呐,好紅啊!”

“好騷哦……”

“聽老闆的來兩條吧!不掉色!放心穿!本命年穿紅的,運氣好!”

江南插嘴道:“兩位仙女姐姐說的對啊,來兩條吧!”

[來自鄭偉的怨氣值+666!]

小樣?還冇你帥?

小爺我有頭髮的時候帥的稀巴爛好麼?

掃碼付款,十塊錢進賬兒。

鄭偉則是一身怨氣冇處發泄,不禁盯上了攤位上的礦泉水瓶子。

一看樂了。

“農夫三拳?這是啥?”

江南立馬來了精神!

“兄弟,這你就不知道了!祖傳農夫三拳,喝起來還特麼有點兒甜!”

“一瓶下肚,力氣暴增十倍!乾趴敵人隻需要三拳!”

鄭偉眼角微抽!

神特麼農夫三拳有點兒甜!

這瓶子明顯開過蓋好麼?

還祖傳?礦泉水還能祖傳?

服務員,給我來瓶82年的礦泉水兒!就zi個味兒,賊正!

“老闆,忽悠人的吧?你這就是水吧?”鄭偉撇嘴道。

兩個小姐姐也一臉懵,祖傳礦泉水?厲害了厲害了!

江南瞪眼:“哎我去?不信是不?”

說著拿起路邊的一塊兒紅磚,狠狠地朝著自己腦門砸了下去。

小姐姐嚇的花容失色:“呀!!!他……”

還冇說完,紅磚“砰”的一下被江南腦門兒砸斷了。

鄭偉:“……”

小姐姐:“……”

現在地攤兒賣貨的,都這麼拚命的麼?

“你信不信?”

說著江南又開了一塊兒紅磚,那”砰砰”!的,看的人直打哆嗦……

“我跟你說,喝農夫三拳之前,我上炕都費勁,喝完之後,頭劈紅磚,手撕井蓋兒!”

“就問你信不信?”

說著又拿紅磚往自己腦門上開。

鄭偉連忙阻止:“兄弟,彆這樣……兄弟!”

“我買……我買還不成麼?

“多少錢?

江南一抹腦門上的磚灰笑道::“不貴!一萬一瓶兒!”

鄭偉一口唾沫差點兒冇嗆死!

驚道:“一萬?你這祖傳礦泉水有兒貴啊!”

江南聳了聳肩:“效果好啊!”

兩個小姐姐來了興趣,慫恿道:

“鄭偉,你就試試唄!你也不差那一萬塊錢!”

“可不?人家可都是頭劈紅磚了,辣麼努力呢!”

鄭偉看著兩個小姐姐期待的樣子,也隻能認了!

唉!就當花錢看絕活了吧!

微信轉賬一萬到手。

江南連忙招呼:“等會兒兄弟,還差我一塊!”

鄭偉愕然:“不是一萬麼?咋還差一塊?”

江南理所當然道:“紅磚不是錢啊?一塊兒還五毛呢!”

[來自鄭偉的怨氣值+666!]

你特麼劈磚還要我掏錢?

這生意做的,半點不虧啊!

“你等著嗷,你看要是不好使的!”

鄭偉二話不說,在兩位小姐姐期待的目光下,擰開農夫三拳對嘴就乾了。

”噸!噸!噸!”

霎時間!一股狂野的自身體中噴湧兒出,衝的鄭偉麵色通紅!

“臥槽!臥槽!真來了!”

鄭偉眼中儘是興奮,自己本就是青銅二星力量係覺醒者。

十倍加成之下,力量達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

微微握拳,竟捏爆了空氣!

“老闆!真好使!你家祖傳礦泉水牛批啊!”

這樣,明天小隊的靈虛之行就更有把握了!

江南尷尬一笑道:“嗯嗯!好使就中,那我能坑你麼?”

可那兩個小姐姐卻是長大了嘴巴!

“鄭……鄭偉!你禿了!”

”真禿了!哈哈哈哈,不行了,我忍不住了,好亮的禿頭啊!”

“比路燈都亮!”

兩個小姐姐笑的捂著肚子前仰後合,眼淚都給笑出來了。

鄭偉一抹腦袋!

哎握草!

夜風吹過,那叫陣陣冰涼啊!

真特麼禿了啊……

[來自鄭偉的怨氣值+999!]

[來自鄭偉……]

係統怨氣值瘋狂重新整理,一會兒功夫就破萬了……

鄭偉暴跳如雷:“老闆,你特麼在逗我!我頭髮呢?”

江南拍了拍鄭偉肩膀:“哎呀兄弟,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嘛!”

哈哈哈!

天道好輪迴!

禿頭饒過誰?

“細節?老子跟你拚了沃日!”鄭偉紅了眼,卻被兩個小姐姐當場攔住。

“哎呀,禿頭也挺好看的嘛!”

“再說人家又冇騙你,農夫三拳真的有效果嘛……”

“噗哈哈哈哈……再讓我笑會兒,我不行了!”

江南朝著兩個小姐姐眨了眨眼笑道:“現在看來,我們兩個還是我比較帥一點吧?”

小姐姐:“噗……你帥!你帥多了!”

“那加個微信唄!”

“好的呢!”

三人走了,鄭偉那落寞的背影甚是蕭瑟。

鋥亮的光頭反射著路燈的光芒,兩個小姐姐還在笑個不停……

而就在這時,一輛奔馳大g一路飛馳,停在了夜市路口。

從副駕上下來了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頭帶遮陽帽的女孩兒。

美的讓人發慌,就如同綻放在夜空下的一朵雪蓮,美眸中帶著一抹忐忑。

主駕上同樣下來一身穿夾克,下身熱褲,露出一雙渾圓大長腿的美女。

“哎呀,映雪,彆擔心了,那光頭佬的視頻你都看了一天了,那人真是你在孤兒院時候的認的弟弟?”

鐘映雪認真道:“肯定是他!我不會認錯的。”

“哪就走唄!有什麼怕的,他肯定還在的!我陪你找他去!”

說著挎著鐘映雪的手臂朝著夜市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