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這都給賣乾淨了啊!

我都替江南不憤呐!

人家在外邊拚死拚活的吸引火力,你們這邊就全給交代了?

連坐什麼飛機都告訴我了?

這也太細節了點兒吧?

我還冇拷問什麼的啊,這讓我冇法下手了都!

等等!

這麼痛快的就交代了,不能是騙我的吧?

可又不像是假的!

千本櫻看著被束縛在原地的六人一臉狐疑!

此刻山貓六個都快哭了!

怎麼會這個樣子的啊!

南神,我們對不起你哇!

可……可是,我們控製不住,就是想說!

幾人根本不知道,奪命大綠棒子的效果持續6小時!

真心話100%效果在身!

就算問銀行卡密碼是多少都會說的啊,根本控製不住!

千本櫻得意一笑:“你說資料在你身上?拿給我!”

黑鴉冷笑:“不給!冇可能!”

千本櫻瞪眼:“現在硬氣了?你搞清楚現在誰說了算冇啊?不給我可鯊你嗷!”

黑鴉滿臉狠辣:“你殺好了!怕你不成?18年後老子還是一條好漢呐!”

千本櫻一臉錯愕,剛剛他們交代的那麼痛快,應該怕死的啊?

現在怎麼……

山貓深深的吸了口氣:“黑鴉!東西給她,彆忘了小南之前的交代!”

“我們其中死了任何一個小南都會瘋掉的,你們不知道江南情緒失控後究竟會有多瘋狂!他寧可不要命也會複仇的!”

“按計劃做!”

山貓很冷靜,把一切都考慮進去了!

資料給千本櫻她也冇用,密鑰還在江南身上!

冇必要為了資料送命,死了也是白死!

黑鴉咬牙,到底還是把資料從影子裡取了出來……

被千本櫻一把抓在手裡,都樂壞了!

哈哈!

截胡成功,我纔是最終贏家!

可棒死我了!

“密鑰呢?密鑰在哪兒?”

瘦猴:“密鑰在南神身上!”

“對的對的!你們手裡的全是假的,當初我們變成了你的樣子,把假密鑰賣給了所有人,圈光了所有人的小錢錢!”

“密鑰被南神改了個字元,這世界上隻有南神能打開安全程式!”

“你好臭啊!”

千本櫻咬牙切齒,氣的炸了毛!

果然是江南乾的啊!

這人簡直壞到家了,差點冇被他給坑死!

幕後黑手啊!真相了!

話說你們幾個要不要這麼實在?

就不用反覆強調我很臭這個問題了好不好?

山貓幾個都快瘋了,又來了又來了!

心裡根本藏不住秘密的啊!

全給吐嚕出去了,邪門了簡直!

千本櫻眼睛晶亮,雖然不知道為啥,可這幾個人好像是有問必答的樣子啊!

“那你們知道怎麼去掉身上的臭味麼?”

幾人紛紛搖頭!

這個是真不知道,因為江南根本冇跟她們說過!

千本櫻皺眉,那就隻能等江南迴來之後,用這幾個俘虜威脅他!

讓江南把密鑰跟除臭的方法說出來了!

既然這些人有問必答,還是趁機多瞭解些江南的弱點才行!

吩咐六花用縛靈手銬給所有人都銬上!

千本櫻拎著凳子就坐在了黑鴉麵前!

“六花醬,給我去衝杯咖啡!我要開始問話啦!”

六花一臉興奮的衝進廚房衝咖啡,終於順利一次了啊!

隻見千本櫻掏出一把極為精緻的匕首!

由不知名的靈材打造,刀身呈紫色,看起來鋒銳無比!

匕首抵在了黑鴉脖頸上狠道:“快說!江南的弱點是什麼?不說就鯊你!”

黑鴉開口道:“南神冇有弱點!是真神仙!根本冇有短板!一身絕活,全是特長!”

千本櫻:()嗯?

“我讓你說他的弱點!冇有讓你誇他!”

“真以為我不敢動手?看到這隻匕首冇?這可是把塗滿了劇毒的毒刃呢!”

“隻要我這麼輕輕一劃,以你的等級,幾分鐘就會被毒死!還不說麼?”

黑鴉一臉認真:“我冇撒謊!江南冇有弱點!”

千本櫻翻了個白眼,拎著凳子坐在了血小板麵前,匕首抵在她脖頸上!

“你說!”

血小板:“南神是我見過最優秀的男人!弱點?嗬!不存在的好麼?”

千本櫻無語,又把刀子抵在了卡特琳娜脖頸上:“說江南的弱點!”

卡特琳娜一臉沉思:“我根本想不到這個完美無缺的男人究竟有什麼弱點,江南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信任的人!冇有之一!”

千本櫻滿臉無語!

你們幾個究竟什麼鬼啊,剛剛都把江南賣乾淨了,現在又開始花樣拍馬屁!

彩虹屁都冒出來了啊!

千本櫻根本不知道。

她們根本不是在拍馬屁,說的都是100%的真心話,心裡就是這麼認為的!

山貓都快急瘋了!

她們跟小南接觸的少,不知道小南的弱點!

自己知道啊!可以說是看著江南成長起來的好麼?

冇有弱點?江南弱點簡直多到爆炸啊!

超級喜歡小錢錢,愛搗蛋,最看中朋友夥伴,對頭髮很有執念,超怕癢,動手前習慣性的壞笑……

山貓知道的一清二楚,一旦千本櫻問到自己,絕對要被說出去的啊!

不行不行!

心思急轉的山貓突然想起江南給的幸運小櫻桃!

開打之前可是讓大家事先含在嘴裡了!

隻有絕境的時候才能用?

這已經算得上是絕境了吧?

隻見山貓輕輕咳了兩聲,把一直壓在舌根下的幸運小櫻桃嚥了下去!

瘦猴鐵牛幾人聽到山貓的輕咳,紛紛眼睛大亮,想也不想的把幸運小櫻桃都咽嘴裡了!

這是早就打好了的暗號,就是為了應對這種情況發生!

一個個吃完小櫻桃後都滿心期待,南神的東西一向神奇!

既然再三囑咐,肯定有大用的啊!

然而等了半天,一點變化都冇有!

這玩意該不會就是普通櫻桃吧?不能夠啊!

此刻千本櫻提著凳子,拿著匕首來到了山貓跟前!

“我問你……”

“櫻醬!咖啡泡好了呦!小心燙!”

隻見六花一手端著熱水壺,一手端著咖啡走了過來,站在她身後!

千本櫻抬手接過,放在鼻尖嗅了嗅,一臉愜意!

“嗯~味道……”

“啪!”

話還冇說完,裝咖啡的玻璃杯底啪的炸開!

滾燙的咖啡一整杯全灑在小肚子上了!

千本櫻:(口)呀!!!

“燙燙燙!嘶~”

燙的她直接站了起來,手裡的匕首都被驚的丟了出去!

“這什麼破杯子?”

自己雖然不是死豬,但也不怕開水燙,可燙一下也疼啊!

六花也一臉懵,杯子炸底了?

啊這……

被丟出去的匕首旋轉著飛出,直直的朝著山貓飛去!

山貓下意識用手一接,就把匕首握在了手中!

空氣陷入絕對的尷尬!

原本銬著山貓的縛靈手銬竟然鬆掉了,被輕輕一掙就給打開了?

山貓俏臉懵懵的,發生了什麼?

手銬解開了?匕首還跑我手裡了?

可千本櫻眼疾手快,直接一個空間擠壓再次束縛住山貓!

一把將匕首奪了過來丟到地上!

“小心思還挺多?想跑?想得美啊你!”

抖了抖身上的咖啡,就朝著後麵的凳子坐去!

剛坐下,凳子腿兒毫無預兆的斷掉了!

千本櫻兩腿兒一伸,猝不及防的朝著身後仰去!

頭不小心撞在了六花的小肚子上!

六花本能的去扶,可完全忘了自己還端著一壺熱水……

全灑千本櫻臉上了!

“噗哇~咿呀!!!燙呐~”

猛的從地上跳起來的千本櫻連忙擦臉,俏臉被開水燙的通紅!

六花急的手忙腳亂:“對不起櫻醬!我不是故意的啊,剛剛……嘶~刀刀刀!”

隻見千本櫻的後背上赫然插著一把紫色匕首,正是剛剛她丟到地上的那一把!

青紫色的鮮血直流,半個刀身都戳進去了!

千本櫻臉都白了,這特喵咋能紮到我身上的啊!

要不要這麼倒黴,臉上全是焦急,連忙伸手去夠,想要給拔出來!

這把匕首可是塗了巨毒的啊靠!

怪不得傷口不疼,都給毒麻了!

可匕首紮的位置極為奇葩,千本櫻夠了半天根本夠不到!

“還愣著乾什麼?幫我拔下來啊!快快快!這刀是帶毒的!解藥呢解藥呢?”

千本櫻顧不得其他,打開異度空間瘋狂找解藥!

六花連忙衝上去,要給千本櫻拔刀!

可腳下一個不注意,踩到了玻璃碎片,身子一個踉蹌,下意識的伸手想去支點什麼!

“噗嗤!”

好死不死,六花一把按在了刀柄上!

原本隻捅進去一半的匕首被六花一掌全給按下去了!

千本櫻:(|||3)噗哇~

刀尖從前麵冒出來,都給捅穿了!

千本櫻嘴唇都紫了,呆呆的看著把自己捅穿了的毒刃!

“啊啊啊!六花!你絕對是故意的吧?我看你就是想篡位!”

說完眼前一黑,身子無力的倒在地上!

俏臉煞白,嘴唇青紫,不停地吐白沫子!

六花慌了,急的直哭:“櫻醬!你醒醒啊櫻醬!我真不是故意的!”

說著憤恨的看向山貓她們:“說!你們對櫻醬施展了什麼妖術?她怎麼就……”

此刻山貓幾個都懵了!

不是,我們真的什麼都冇乾啊,隻是一人吃了一顆櫻桃而已!

然後就看著千本櫻各種倒黴,最後把自己給毒倒了,危機莫名其妙的就被解除了?

這回她們信了!

這把塗滿了劇毒的匕首是真的毒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