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三個小時後,卡特琳娜紅光滿麵的從隔間裡走了出來!

發泄了心裡所有的不快,笑容重新掛在了臉上!

“嘻嘻!那就交給你了哦!”

說著跟江南擊了個掌,江南走進隔間,小臉一白!

丟哦~

伊萬他們三個現在的樣子都足矣被打上馬賽克了好麼?

這也太慘了點,就連小人蔘都冇來得及恢複過來阿!

事實證明,永遠不要試圖惹正在氣頭上的女孩紙啊,冇有好下場的!

此刻,三人見江南進來,腦瓜子都懵了一下!

怎麼會是江南?不應該是千本櫻的麼?

這……他!

所以謀劃了這一切的根本就不是千本櫻?而是同為空間係的江南?

伊萬一口鋼牙都快咬碎了:“好算計!當真是好算計!所有人都被你玩兒了是吧?”

“你纔是那個幕後的黑手?”

江南撇嘴:“瞎說,人家的手纔不黑呐!額……”

女裝習慣了,說話的方式都順過去了!呸呸呸……

“還不說孩子被你們關押在哪兒了?”

伊萬冷笑:“你以為我們傻麼?說了位置,我們仨還能活麼?”

索菲亞:“你就算整死我們三個,我們也不會說的!”

安東尼:“你放了我們,孩子們我們自然會放了!”

三人一副吃定了江南的樣子!

此刻山貓鐵牛他們幾個都好奇的湊了過來,趴在窗戶旁看著江南審他們!

江南咧嘴一笑:“其實,原本有更簡單的方法讓你們說出關押位置的!”

“但既然你們這麼不配合,我就想換一種更fashio

一點的方法!”

“這還是我剛想出來的方法,一定很好用,你們是第一個用上的,要感覺榮幸纔對!”

說著臉上露出魔鬼一般的微笑!

原本就是一瓶大綠棒子的事兒,可江南還是決定實驗下自己的這個新方法!

伊萬三人嚥了口唾沫,難免有些心虛!

隻見江南走到了安東尼跟前嘿嘿一笑:“你生日多少?”

安東尼愕然:“1984年3月,你問這個做什麼?”

不是要問關押地點的麼?這咋還……

江南:( ̄

 ̄)

“你最好不要騙我哦!”

說著掏出兩隻極速小拖鞋套在手上!

用中指和無名指中間的指縫卡住拖鞋的橡膠柱!

又往手上戴了一副熱情如火小手套!

看的山貓她們直髮懵!

你這是個什麼造型啊?

挺別緻啊!

隻見江南嘿嘿一笑,兩隻手捧住安東尼的臉:“準備好了麼?”

安東尼:???

“準備什……”

還冇等他話說完,江南直接抬手,極速小拖鞋瞬間啟動!

霎時間,江南的兩隻手臂不受控製的好似風火輪一般的輪了起來!

進入疾跑模式!

巴掌扇出了幻影,雨點一般的落在了安東尼的臉上!左右開弓!

“啪啪!啪啪!啪……”

連成一片的巴掌聲宛如加特林開火,鬼知道安東尼一秒鐘臉上究竟捱了幾個巴掌!

根本看不清,都特喵扇出幻影來了啊!

安東尼直接就被扇蒙了,腦袋被扇的左右擺動,一口牙三秒鐘的功夫就全扇冇了,甩的可哪兒都是!

甚至因為扇嘴巴子的速度過快,隔間裡都起風了!

山貓她們呆呆的看著江南,不是吧?這麼狠?

你所說的新方法就是要嚴刑拷打?

你好殘忍呐!

此刻江南心裡都樂瘋了!

果然是可行的啊!

極速小拖鞋 熱情如火小手套!

放在一起那就是一台徹頭徹尾的智障製造機啊!

而且有拖鞋底墊著手,扇起嘴巴子來手根本不會疼!

江南!你可真是個小天才!

看老子直接把你扇回1987年呐!

每扇一個嘴巴子江南心裡都默默記著數!

站在原地對安東尼瘋狂輸出,嘴巴子聲密集到像是防空機炮一樣!

此刻索菲亞和伊萬都滿臉驚恐,我滴個親孃嘞!

你這是真往死裡頭扇啊!

安東尼,你一定要挺住!不能說的,不然咱們三個就涼了啊!

28分鐘過去了,江南感覺差不多了,於是停止了輸出!

去一旁的牆上瘋狂打牆嘴巴子,原地燒胎!

哪怕江南已經停了,安東尼還坐在椅子上瘋狂搖頭……

足足過了十幾分鐘才停下!

江南已經燒胎完成,抹了一把頭上的熱汗,滿臉期待的望向安東尼!

此刻安東尼臉腫的像是個肉包子,一口牙都被扇冇了,要不是有小人蔘頂著怕是早就被打死了!

(#)e(

#)

隻見安東尼睜開腫成一條縫的眼睛,茫然的看著四周,目光落在了伊萬的身上,心中泛起一抹熟悉感!

“叔叔?你是巴巴嘛?唔~你是麻麻?”

“嘿嘿~巴巴?我要吃糖!我要吃餅乾!”

“麻麻~我要湫湫!我還要聽你給我唱達拉崩吧!”

索菲亞:Σ(°Д°

)

“安東尼!你是被打傻了麼?誰是你媽?你還想湫我?我給你唱個屁的達拉崩吧!”

伊萬:∑(°口°

)

“吃個屁的糖!你吃屁吧!你特喵清醒清醒啊!”

安東尼被兩人的吼聲嚇的直縮脖子,滿眼驚恐,當時就哭了!

“嗚哇~巴巴麻麻罵我!不嘛~我就要湫湫,就要吃糖,就要聽麻麻唱歌~”

“嗚嗚嗚~”

被綁在椅子上的安東尼瘋狂撒嬌,宛如巨型寶寶!

不!是宛如智障啊!

一大老爺們瘋狂撒嬌要湫湫的樣子實在是太辣眼睛了啊!

卡特琳娜她們懵了,這是給打傻了麼?

為什麼他表現的像是一個三歲的寶寶啊!

江南眼睛晶亮,嘿嘿直樂!

媽媽!你快誇誇我啊!

智障製造機實驗成功啦!

目光不由得落在了伊萬和索菲亞的身上:“怎麼樣?還不說?不說就會變成他那個樣子哦!”

伊萬冷笑:“你以為我會怕你麼?變成那樣也比死了強!”

江南咧嘴一笑:“這可是你說的!智障安排!你生日說下!”

伊萬咬牙:“我傻麼我告訴你?”

安東尼說完都變智障了啊,老子怎麼可能說!

江南套上小拖鞋和手套一臉燦爛:“那也沒關係,我就自己估摸著來了!”

一時間,隔間裡再次響起宛如暴雨一般的巴掌聲!

一頓猛如虎的操作之後!

隻見安東尼腫著臉,滿臉呆滯!

“鵝嗬~鵝嗬嗬~”

(﹃)

一邊流著口水一邊傻笑,把自己蜷縮成一團,然後嗦了自己的大拇指……

江南:(

′w)?

我……我這是給扇過頭子了?

這是伊萬幾歲的時候?

此刻,安東尼在索菲亞左邊嗷嗷哭,要湫湫!

伊萬在索菲亞右邊嗦了手指傻笑,而且還尿了褲子……

索菲亞:!!!

“彆彆彆!彆把我變成這個樣子!我不要變成智障啊!”

她都嚇瘋了,這比死亡還要讓人害怕的好麼?

[來自索菲亞的怨氣值 1000!]

[來自索菲亞……]

眼前這個人,隻是看著像個人而已啊!

“孩子們被關在迪奧小鎮鎮中心的教堂裡,有一隻白鯊的黃金小隊看守!我冇撒謊!”

山貓連忙連線安排在鵝國的暗夜軍人員,探查並展開救援!

一個多小時後,山貓點了點頭:“52個孩子全救出來了,安排進了臨時據點,數量對麼?”

琳達紅著眼睛不住的點頭:“對!是對的!謝謝!真的是謝謝你們!”

江南轉頭朝著索菲亞咧嘴一笑:“早說嘛!你要是早說是不是就不用平白多出兩個巨嬰了?”

索菲亞滿臉絕望:“你鯊了我!你鯊了我吧!”

江南剛要說話,就在這時,屋子裡突然斷電了!

不禁順著視窗朝外望去!

隻見不光這裡斷電了!整個大都會都斷電了,一片漆黑!

唯有西邊高壓變電廠周圍,迸發處絢爛的藍白色光輝!

如夢如幻!

隱約間能夠看到粗大的電流朝著高空彙聚,哪怕是相隔這麼遠,仍舊能聽到電離空氣的劈啪聲!

江南心中一沉:“那隻玻色體!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