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馬大龍哭了!

雖然老子的夢想就是能有一天被人用金錢無情的鞭撻!

可特喵也不是你這麼個打法啊!

你這金磚是真滴硬啊!

“靈核!就是靈墟核心啊!核心碎片,你們不要嗎?憋打我了啊!”

江南愕然!

冇想到會從馬大龍的口中知道核心碎片的訊息!

千島湖靈暴跟核心有著直接的關係!

找到核心碎片也是江南這次的任務之一!

“呦嗬?知道的還挺多!接著說,我不打你嘴!”

[來自馬大龍的怨氣值+1000!]

媽媽!

我要回家!這個人好壞啊!

他是魔鬼的!

“原本我們是藉著這次靈暴來修煉的!結果發現一座島上靈氣濃度驚人!”

“島上聚集了很多靈獸,還有像是我們一樣的民間靈武者!都是被靈氣吸引過去的!”

“我們尋思找個靈氣最濃鬱的地方修煉,結果就發現了核心碎片!”

衝鋒衣青年連忙點頭,太恐怖了:“對的對的!哪裡……太詭異了!有一群銀背大猩猩在那邊!”

“衝過來把我二哥都給扛起來逮走了!要不是我們跑得快……”

雞窩女流著眼淚:“那幫銀背大猩猩還在山洞口排著隊進去打我二哥,太可怕了!”

“我們都能聽到二哥的慘叫聲!他怕是已經……嗚嗚~”

衝鋒衣青年打了個冷顫:“算是……慘叫吧,那叫聲不太對勁的!”

江南愕然,一群銀背大猩猩?

扛著人去山洞裡?還在門口排著隊輪班進去?

然後傳出“慘叫”?

這場景莫名的有點熟悉啊!

“嘭!”

江南一記金磚爆頭,直接把馬大龍拍暈!

嚇的雞窩女和衝鋒衣青年臉都白了!

“你們的那個二哥長的是不是挺白淨的?”

兩人愕然:“你怎麼知道?”

江南捂臉!

完犢子了!你們那二哥此刻估計已經滿地傷~笑容已泛黃了!

一把將馬大龍丟到了車廂裡!

學生們看著馬大龍那被金磚拍到足矣被打上馬賽克一般的臉時,一個個小臉都嚇白了!

有幾個直接就吐了出來!

江南:“在地圖上把座標點給我標出來,自己上車!抱頭蹲好!”

兩人都被嚇的不輕,連忙按照江南說的做了!

江南一把跳上卡車!

鐘映雪紅著小臉兒道:“那幫銀背大猩猩該不會是一開始咱們在處理羅天翔的時候……”

江南苦笑:“**不離十了,這咋還上癮了呢!”

“等會兒再處理這件事吧,先把學生都帶到撤離點!”

一路開著卡車,把劉光他們一幫帶到了臨時避難所!

江南又騎著摩托四處搜救學生,唯一不同的是,這帶上了周雨晴!

有了這隻人形小雷達,再加上地圖定位,搜救進度快了很多!

隻用了小半天的功夫,就把學生們全部集中到了臨時避難所!

然後通知黃唯派人來接!

此刻的黃唯看著電子地圖上,所有學生的定位都被集中到了一起,不由得頭皮發麻!

滿臉的不可置信,這什麼恐怖的效率啊!

江南一個人都抵得上整個搜救大隊了!

把學生都接回了據點!

所有人下飛機的第一件事就是跪地上吐!

“嘔哇!這什麼味兒啊!”

“這個島嶼不會是靈獸們用來拉臭臭的地方吧?”

“嘔約~臭死啦!”

“救援隊是在靈獸廁所裡建立的據點麼?”

經久不散的芬芳時刻衝擊著學生們的神經!

看著學生們安然撤回,黃唯大鬆了口氣!

“南神!牛批的!”

看著走下飛機的江南,不少工作人員都一臉敬佩的豎起大拇指!

江南靦腆的撓了撓後腦勺,有些不好意思!

就在這時,隻聽兩聲悲呼!

衝鋒衣青年跪在地上:“二哥!是你麼二哥!你醒醒呐!你說話啊!”

雞窩女黛眉微皺,一臉嫌棄!

“唔~二哥你這身上什麼味兒哦,怎麼黏糊糊的!嘔約~”

隻見兩人跪在一副擔架旁!

上麵趴著一個鼻青臉腫的白淨青年,身上黏糊糊的!褲子被扯了好幾個窟窿眼兒!

懷裡抱著一塊石板,雙眸空洞的他彷彿已經失去了靈魂!

“憋!憋過來!都憋過來!受不了受不了!不要再進來了啊!”

“憋碰我!都特喵不要碰我哇!嗚嗚嗚~媽媽!”

“那幫大猩猩秦授不如哇!嗚哇~”

二哥像是瘋了一樣,滿臉悲傷,在擔架上不停掙紮!

江南嚥了口唾沫:“唯哥,那兄弟啥情況?”

黃唯:“啊~我的人在鴨梨島上找到的!樹林子裡發現他的時候就這個狀態了!”

“好像受到了什麼精神創傷,問他發生了啥他也不說!”

江南捂臉,這能不受到精神創傷麼?但凡是個人也受不了這個啊!

“鴨梨島上黃金級靈獸太多了,我的人進不去,也不知道裡邊是個啥情況!”

江南:“裡邊應該是有塊核心碎片的,放心!一會兒我帶人過去!”

隻見江南走到二哥跟前,看著他的慘狀,不由得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

掏出一棵小人蔘遞給他:“兄弟!吃了吧!治傷的!”

二哥感激的看了江南一眼,吃下了小人蔘!

半分鐘後!

一道足足有20厘米粗的血柱從屁股後方狂竄而出!竄出去三米多遠!

驚呆了所有人!

“天……天呐!怎麼傷在了那個地方?噫~”

“這是咋受的傷啊?嘶~”

“看著都疼呦!好慘呐!”

“我說他的臉怎麼那麼黃呢!嘖嘖嘖!”

此刻衝鋒衣青年和雞窩女都驚恐的看著二哥!

再聯想起之前在山洞外邊聽到的慘叫!

兩人瞬間退出三米之外!臉都白了!

江南:“跟我說說事情的經過吧!”

二哥:(;′灬`)

“我給你說兄弟!那幫大猩猩都特喵是變態啊!”

“給我逮到山洞裡,竟然……竟然對我……嗚嗚~”

“三個小時!整整三個小時!排著隊來!我就~%…;#

’☆&c$啊!”

江南看著二哥後方竄出的血柱,一臉同情:“我懂!我都懂!”

那能不懂麼?

那都是老子起的頭哇!

造孽啊!

二哥越說越激動:“完事兒了還打我!你瞅瞅給我打的!”

“對了!還塞給我一塊兒石板,這纔給我放走!”

“我走的時候,看那幫大猩猩又扛了兩個兄弟進去!也不知道那倆兄弟咋樣了!”

江南愕然,石板?啥石板?

“能給我瞅瞅不?”

二哥把一直抱在懷裡的石板遞給江南!

江南定睛一看,身子猛的僵住!

隻見石板上用簡單的線條勾勒出了兩個人形!

依稀能看出上麵畫的什麼!

是一個人叼著奶嘴的樣子,還有一頭熊臉!

石板上刻:

如圖:()

(

)

江南:!!!

雞皮疙瘩從脊梁骨直沖天靈!

臉上全是興奮!

一個瞬移來到鐘映雪跟前!

“雪雪你看!這畫的是不是我?那個熊臉一定是熊二了對吧!”

鐘映雪看著石板上的畫,俏臉兒上全是愕然!

“真的是欸!就這傲嬌的小表情除了你冇有彆人了!”

江南激動的不行!

不光是自己這邊找熊二,熊二也在找我?

才一年多不見!都特喵會畫畫了?

熊二這是要上天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