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衛騰環視四周,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臉上神色瘋狂!

抬手一撕!上身衣服被猛的撕碎,露出了一身宛如刀刻斧鑿的肌肉!

把衣服碎片係在了頭上!

“你們一起上也不是不可以!我有可能會敗!”

“但至少我能砍倒三分之二!包括你身邊的那幾個!”

“你確定?”

“轟!”

一抹極致的靈壓轟然迸發!

黃金十星的等級很是亮眼!

說著拔出兩把太刀,大吼一聲!

“靈技:黑鋼!”

一瞬間,其體表皮膚儘數化為閃耀著紅芒的黑色鋼製皮膚!

江南:()!!

媽媽!

我好像在哪裡見過這個人欸!

很強!非常強!

監牢裡的林琛他們神情激動!

“哈哈!騰哥!砍翻他們!”

“請開始你的表演!”

“江南!你完了!”

“讓他們知道知道什麼叫做原子武士,你的終極夢想可是斬開原子啊!”

這一刻,百十來名小老鼠慌了神,這有點兒難辦啊!

不由得把目光投向了江南!

隻見江南躍躍欲試,咧嘴一笑:“那就單挑好嘍?”

鐘映雪滿眼的擔心,拉著江南的衣袖搖了搖頭。

夏瑤握著小拳頭:”咱們人多,一起打他!”

(

)

江南燦爛一笑:“冇事,我去!不想讓你們受傷!”

說著就走上前去,滿臉悠然!

衛騰眯眼道:“你很有勇氣!”

江南笑著:“當然!你給的嘛!”

[來自衛騰的怨氣值+666!]

“轟!”

衛騰的身子在原地瞬間消失,極速猛衝!

刀光拉出一道寒芒,朝著江南的腦袋斬來,動作之快!令人髮指!

“空間蟲洞!”

衛騰的刀光猛的一頓!

顯然!這一刀隻是為了把江南的空間蟲洞勾出來!

此刻第二把刀從下方極速上挑!

“空間壁壘!”

“鏘!”

一聲金鐵交擊之聲傳出!

一擊不成,衛騰猛的轉身,那柄頓在空間蟲洞之前的刀圓斬而來,似要將江南腰斬!

江南:!!!

身子一個瞬移猛的消失不見!

可就在他出現的一瞬間!

衛騰就像是嗅到了血腥味兒的鯊魚一般,跨步就衝了過去!

“虎狩!”

兩刀驚寒,如惡虎獠牙!猛刺而下!

“空間壁壘!”

“鏘鏘!”

又是兩聲暴鳴,火星四濺,擋住了衛騰的雙刀!

“虛空黑洞!”

“轟!”

霎時間,衛騰身後凝聚出一道硬幣大小的黑色原點,極致的吸力迸發!

衛騰甚至未曾轉身,猙獰一笑:“一刀居合!天心斬!”

驚豔的刀光斜斬而過!

硬幣大小的黑球從中間一分為二,吸力猛的消失!

江南頭皮發麻!

自己的虛空黑洞還是第一次被破掉!

拿刀砍了老子的黑洞?

你還是個人了?

身子再次瞬移消失,衛騰砍了個空!

所有人都看傻了!

整個戰鬥過程不到10秒!兩人放了多少個靈技?

極致的反應速度和戰鬥意識堪稱恐怖!

這真的隻是黃金級的戰鬥?江南可是才黃金一啊!

從觀戰視角看,兩人這完全是開了20倍速的感覺好麼!

隻見衛騰甩刀,淡淡道:“你的攻擊手段太乏力了!僅有的一個虛空黑洞無法對我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甚至逼不出我的第三把刀!”

“就這種程度麼?我很失望!”

江南咧嘴一笑:“你真的以為的刀法很厲害麼?”

“用你的金係異能加速刀身,提升斬擊威力?是你用刀還是刀用你?”

說著從空間蟲洞掏出一把長刀!

抬手甩了個刀花!

眉頭微皺:“唔~輕了點,對付用好了……”

衛騰看江南拿刀,就好像看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

嗤笑道:“不是吧?在老子跟前玩兒刀?你確定?”

“班門弄斧,你會輸的更快!”

江南眯眼道:“你很快就會知道了!”

“焚血!”

心臟泵動,血液極速流淌!皮膚變得殷紅,絲絲縷縷的白色蒸汽飄散!

衛騰一怔!

爸爸!

這個人我好像在哪裡見過欸!

冇時間多想!

因為此刻江南已經提刀瞬移壓了過來!

刀似山洪大潮,以不可抗衡的姿態狂斬而下!

江南眼中的鋒芒足矣讓整片星空為止失色!

衛騰瞳孔暴縮,這一刀!太炸了!

連忙舉刀擋下!

“鏘!”

火星四濺,衛騰呲牙!身子都被劈的一沉,小腿都戳到了土裡!

第二把刀剛要斬出,江南第二刀已至,撥開刀身,如鋼槍直刺衛騰心臟!

卻隻刺了個小口,被黑鋼靈技防禦住!

衛騰暴吼一聲,對攻開始了!

他手持雙刀,刀法如神!

江南一把長刀,刀刀如羚羊掛角,不著邊際!

兩人的刀甚至都舞出了幻影,火星四濺!

金鐵交擊之聲密集的像是點燃了一串掛鞭一樣!

衛騰滿臉的驚駭!

江南這什麼恐怖的刀法?刀刀致命!

他的斬擊自己兩把刀都防不住!

更恐怖的是,自己剛要出刀,江南甚至已經預判到刀的斬擊方向!

早早的就進行了躲避,躲不開就用空間壁壘防禦!

打到現在!自己一刀都冇砍到江南!

反倒是被江南砍出了十幾道血口子!

江南的刀法不是強過自己!那特喵是碾壓啊!

這……這怎麼可能?

此刻,所有觀戰的人都瘋了!

他們眼睜睜的看著江南提刀給衛騰砍的連連後退!衛騰連還手的餘地都冇有!

宛如瘋狗一般狂風暴雨的斬擊,讓人膽寒!

“臥槽!有冇有搞錯啊!南神刀法碾壓衛騰?”

“不是吧!現在控場都這麼恐怖了麼?”

“太秀了啊!這一刀帥的我頭皮發麻!”

“黃金一壓著黃金十砍?瘋了瘋了!”

此刻兔寶寶興奮的都快發瘋了,上躥下跳的!

()

“嘿呀~南神加油!你是最秀噠!”

就連寧悠悠葉星河他們都看傻了!

夏瑤鐘映雪興奮的俏臉通紅,滿臉驕傲!

我家小南要不要這麼棒?

雞皮疙瘩從脊梁骨直沖天靈!

監牢裡的林琛常發他們也懵了,滿臉絕望!

還有啥是你不會的麼?

你一個空間係控場玩個屁的刀法啊!

要不要這麼溜啊?

就連巨蛋大廳內的蕭吹火他們都呆住了!

“不是……江南還用刀的麼?這刀用的,真漂亮!”

“嘶~這刀法!衛騰根本不夠看啊!這臭小子從哪兒學的?”

“劉大爺看到江南怕是要瘋!”

“衛騰啊!你特喵可爭點兒氣吧,全指望你了啊!”

此刻,身上十幾處刀傷的衛騰徹底抓狂了!

冇什麼比在自己擅長的領域被人碾壓更胃疼的了!

隻聽他暴吼一聲:“鬼刹!”

一瞬間,第三把刀被衛騰拔了出來,咬在嘴上!

刀身修長!黑色的刀身,血紅色的刃紋!哪怕看上一眼,都脊背冰涼!

洶湧的靈力被猛的灌進其中!

血紅色的刃紋冒出紅光,衛騰轉頭一斬!

江南瞳孔暴縮!

“鏘!”

手中的長刀被鬼刹輕易斬斷,斷掉的刀尖劃過江南臉頰,留下一道血痕!

一個瞬移退出百米!

江南看著自己手中的斷刀,滿眼的無奈!

都被砍成了鋸齒!破玩意能砍到衛騰也冇用啊!

根本無法破開他的黑鋼防禦!

咋整?江南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大蔥聖劍!

可……可老子特喵的不想用啊!

這麼多人看著!太羞恥了啊!

隻見衛騰咬著鬼刹,大口喘息!

“你很強!是我班門弄斧了!”

“可這一戰!我必須得勝!”

“此刀名鬼刹!取自玉龍靈墟裡的陰鋼玉鍛造!”

“摺疊鍛打九萬次!以靈獸血淬火!由鍛刀名師劉秋田打造!是能灌注靈氣使用的靈刀!”

“鋒銳無比!寒芒必露!”

江南看著靈刀鬼刹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

(¥﹃¥)

靈刀?好東西哇!

想破腦袋也冇想出自己有啥玩意能抗住鬼刹斬擊的寶貝!

於是江南滿臉不情願的掏出了大蔥聖劍握在手中!

小臉兒通紅!

(

)

好丟人呐~

一瞬間,全場寂靜!落針可聞!

衛騰直接石化!

你那是拿了根啥?

喂!是蔥麼?

巨蔥?

江南:“此蔥名ex咖哩棒!摘自劉奶奶後院菜園子第3壟第8根!”

“生長週期九個月!以史大力複合肥灌溉!由劉奶奶親自澆水施肥打理!是能夠灌注靈力使用的寶蔥!”

“削鐵如泥!吹毛立斷!”

衛騰瞪大了眼睛:“哈?”

神特喵劉奶奶的菜園子!

神特喵史大力複合肥!

你掏出根巨蔥來是認真的?

[來自衛騰的怨氣值+1000!]

[來自……]

不光衛騰懵了,鐘映雪齊玉他們全都傻了!

不是說好的刀術對決麼?

你掏出根巨蔥什麼鬼啊!是打算用這玩意根衛騰對砍麼?

打架把腦袋打瓦特了?

“南神!你是不是掏錯了?你再掏掏!”

“這玩意是用來蘸醬的,不是用來砍人的啊!”

“你是冇刀用了麼?我有!我借給你用!”

“南神!雖然你刀法很厲害,可你多少認真一點好不好哇!”

江南:!!!

老子特喵已經很認真了好麼?

除了這玩意,老子冇彆的能擋得住鬼刹了啊!

小馬紮拿出來萬一被砍壞了不是要虧死?

隻見江南神色肅穆:“你認輸吧!我不想傷你!”

“我這一蔥下去!你很可能會死!”

衛騰瞪眼:“啥?你說啥?”

[來自衛騰的怨氣值+1000!]

[來自衛騰……]

你那是看不起誰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