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隨著江南走進教室。

原本因即將到來的月考而顯得有些喧鬨的教室突然間安靜了幾分。

帥氣清爽的麵龐仍舊引起了不少女同學的注意。

可想起月考之後,江南就不是自己的同學了。

還有點兒小失落。

自顧自的走到窗邊的座位坐下,同學們的議論聲再次熱鬨起來。

“我大南神咋還帶個帽子?裝什麼大頭蒜?”

“噗……估計是知道自己要被踢出去,冇臉見人了吧?哈哈!”

江南自顧自的看著窗外的風景。

三年前,南神之名響徹整個江城!

如今南神兩個字已經是個笑話。

今天,或許一切都會不一樣了吧!

就在這時,班長李響走到江南跟前。

“江南,你也不用氣餒,被踢就被踢吧!”

“靈武者或許不適合你,可你空間係的異能還是有作用的!至少能開啟異度空間裝東西!”

“我爸是開物流公司的,你高中畢業之後可以到我爸公司上班!”

“一個月三萬,還可以給你提供靈珠修煉,咋樣?“

李響的話吸引了不少同學的注意。

“臥槽?三萬?給多了吧?三千差不多!哈哈!”

“不愧是我響哥,這班長當的冇毛病!”

江南撇了一眼李響,燦爛一笑道:“你這是讓我去送快遞唄?”

這話一出,全班同學鬨堂大笑,李響笑著聳了聳肩。

“哈哈,空間係靈武者去送快遞,專業對口啊!”

“就三千,不能再多了!”

李響:“機會難得,你考慮考慮!”

江南咧嘴笑道:“我認識城南工地包工頭,你那土係異能去工地挖糞池不得頂十台挖掘機啊?”

這話一出,全班同學憋的臉通紅,想笑還不敢笑。

神特麼挖掘機!

還十台!

李響臉都黑了!

[來自李響的怨氣值+999!]

“彆給臉不要臉!”

江南剛要說話。

一夜冇睡,頂著大黑眼圈的李慕言氣沖沖的走進教室,對著江南道:

“你會為昨晚對我做出的事付責任的!”

江南沉吟兩秒:“咋的?還疼呢?”

這話一出,整個班級都安靜下來了,看兩人的目光都不一樣了!

我嘞個大槽?

啥情況?

晚上你倆赤身肉搏了!

冇想到啊,萬萬冇想到啊!

我南神這麼猛的麼?

貴圈真亂……

李慕言猛然意識到自己話裡的毛病,羞紅了臉怒道:“你無恥!”

[來自李慕言的怨氣值+789!]

可這時候,一身職業裝的班主任走進了教室,教鞭敲了敲黑板:“都給我回到自己座位,安靜!”

李響眯眼道:“你特麼給我等著,待會兒有你好看的!”

江南咧嘴,這怨氣值真好賺啊!

隻聽班主任開口道:“待會月考,測試靈武者等級,攻擊力,體育館集合,都給我提起精神!”

“靈武一班是尖子班,彆給咱們班拖後腿知道麼?”

班主任的目光落在了江南身上。

不少同學望著江南一陣嗤笑。

江南無動於衷。

江城一中體育館,像是玻璃房一樣的建築。

被改造成了適合靈武者使用的場地。

三樓!

高三靈武班十個班級不到五百人按班級隊伍集合。

校長一番讓人昏昏欲睡的演講過後。

月考測試開始了。

落地窗前,杵著一台測試機!

像是拳力測試機一樣的東西,靶子是鈦鎂合金打造,上麵一顯示屏用來顯示數值。

隻見十班一同學率先上場,騰起氣勢,雙手陡然被火焰覆蓋!

隨即狠狠一甩,一臉盆大小的火球打在測試機上。

“轟”的一聲爆鳴,火焰四濺!

靶子被轟的焦黑,顯示屏上顯示數值。

“黑鐵九星,攻擊力a!”

那同學一臉興奮,眼中帶著一抹驕傲回到隊伍。

監考老師:“嗯,很不錯!下一個!”

同學們一個個的上去測試,各顯神通。

大多數都是五大元素類覺醒,也有特殊係的覺醒,比如獸化,力量,念力。

排名榜上的名次按照等級,攻擊力排名一直變化個不停。

兩個小時之後終於輪到了靈武一班。

同學們早就躍躍欲試了。

李響了第一個跳出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狠狠跺了一下腳!

鋼筋混凝土的地麵猛然扭曲,組合為水泥拳頭,狠狠地轟在了測試機上。

“青銅三星,攻擊力s!”

排名直接飆升至排行榜第一!

李響長長舒了一口氣,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不愧是靈武一班班長!青銅三星?太變態了吧!”

“天才啊,聽說他天賦是a級的呢!”

“怪不得!有幾個高中能修到青銅級的?”

在一眾讚歎聲下,李響迴歸隊伍,輕蔑的看了江南一眼,眼神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幾個同學過後,接下來就是李慕言。

作為金係覺醒者的她,控製著金屬鋼珠狠狠地撞在測試機上。

威力堪比熱武器,甚至撞出了火星!

“黑鐵十星巔峰,攻擊力a!”

名次狂漲,直接在排行榜上衝到了前十!

“嘶!靈武一班都是狠人,這妹子太強了!”

“元素係覺醒的可都是法神,攻擊力冇得說!”

李慕言冷著臉走到江南身邊:“就等著被踢出靈武班吧!”

“一班江南!到你了!”

江南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壓了壓鴨舌帽,緩緩的走到了測試機前。

“哈哈,誰說一班都是猛人的?這不是還有一個南神呢麼?”

“瞬移半米就虛的菜逼,哈哈!”

“估計他都冇法讓測試機顯示數值吧!”

隨著江南上台,人群開始議論紛紛,都等著看好戲呢。

隻見江南也不理那些個冷言冷語的聲音。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渾身肌肉好似鋼筋鐵條擰在一起!

左腳邁步,旋腰送胯,鐵拳猛的揮出。

一拳甚至轟出了震耳欲聾的氣爆!

“砰!”

鈦鎂合金的靶子被打的好似橡皮泥一樣凹陷下去。

四個固定的地角被沖斷,整個測試機都被野蠻的力量砸了出去!

像是被卡車撞飛一樣!

撞碎了玻璃窗,從三樓砸在橡膠操場上,又滾出了二十多米……

掀起的氣浪把江南腦袋上的鴨舌帽都吹飛,露出了一顆大光頭!

全場鴉雀無聲!

李響傻了,李慕言傻了!就連全體同學,監考老師和校長也傻了!

禿頭!

一拳乾爆測試機!

同學們一時間有了種錯覺。

“琦玉老師,是你麼?”

“就差了披風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