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頓小火鍋!吃的所有人都可開心了!

唯獨江南,吃到一半咋說也不吃鍋裡的東西了!

在一旁吃黃瓜蘸醬,一臉心虛!

魚青青:“南神?怎麼不吃了?不合口麼?”

江南揉了揉肚子,擠出一絲微笑來:“那啥……吃飽了!”

夏瑤:“纔不管他!他剛剛吃了三盤肉!嘿嘿,吃不下了吧?”

夜鶯:“剩下的可就都是咱們了啦!”

江南捂臉,也不知道魚青青家裡有幾個衛生間……

他已經做好了時刻瞬移的準備!

結果一直到吃完,也冇出現絲毫異常!

江南愕然!

什麼情況?冇反應?

難不成魚媽放的不是自己的解毒小黃豆?是自家黃豆?

還是效果被湯汁稀釋了一部分?

每個人都吃的肚子飽飽!

維多利亞:……

撤了桌,一看時間才晚上八點,還早!

魚青青回首就鑽到了床底下,掏出一副撲克牌!

“我們玩兒撲克好不啦?輸了的人要被彈腦瓜崩的!”

夏瑤第一個舉手,滿臉堅決:“我要複仇!”

鐘映雪虎牙一呲:“複仇!複仇!”

魚青青和夜鶯都懵了一下!

這麼大怨唸的麼?

就連一向淡定的雪雪都鬥誌滿滿?

殊不知,在千湖島靈墟的時候,她們兩個跟江南玩兒鬥地主,一把冇贏過!

被江南畫了一身的小王八!現在想起來都直磨牙啊!

複仇之夜!就是現在!

江南扭了扭脖子,邪魅一笑:“看來,今天又要多四隻獨角獸了!”

“哼!猖狂!”

“來戰呐!”

“我的腦瓜崩!是能彈死人的哦!”

“大力金剛指見過冇吖你?”

15分鐘後!

夜鶯四個坐在桌上,紛紛捂著腦袋,眼淚汪汪!

光潔的額頭被彈的通紅!

江南悠然自得的洗著牌,洗的比發哥還溜!

對於一個空間係來講,出千簡直冇難度的好麼?

“不行咱洗洗睡吧!我這手指頭彈的怪疼的!”

[來自夜鶯……]

[來自魚青青……]

夏瑤:“不行!今天必須彈到你!不然不睡了!”

鐘映雪咬牙:“接著來!”

江南咧嘴一笑,將牌放在了中間!

隻見夏瑤和夜鶯對視一眼,互相點了點頭!

而鐘映雪則是朝著米拉眨了眨眼!

米拉小臉認真,臨危受命!

湊到了江南的跟前,來當小臥底!

也不知道是不是眼花,夜鶯的身影似乎模糊了一下!

然後就開始抓牌!

江南看著手裡的牌,臉都黑了!

爛的一批!

臭夜鶯!彆讓我逮到你啊!

此刻,鐘映雪她們則是滿臉的興奮!

用腳指頭想肯定抓了一手好牌啊!

一個個乾勁滿滿

夜鶯看著牌雙眼直髮光!這把不贏本姑娘找塊豆腐撞死啊!

江南你給我等著!待會兒彈哭你!

“我先!我先出!”

“對兒a!”

隨即一臉得意的望向江南!

嘿嘿!直接給你堵死!看你怎麼出!

江南:“要不起!”

“嗯……就字麵意思的那種!”

夜鶯臉上的笑容猛的僵住!

夏瑤:“噗~唔!”

啊啊啊!不能笑!

夜鶯不要麵子的啊!

鐘映雪緊咬下唇低著腦袋,忍的牌都捏皺皺了啊!

魚青青:???

[來自夜鶯的怨氣值+1000!]

[來自夜鶯……]

一瞬間她的耳根都紅了!

江南管不上我我應該開心的啊!

可為什麼自己感覺贏了這把!輸了人生啊?

這個梗就過不去了是吧?

神特喵要不起!

啊啊啊啊!江南!我今天非得彈爆你啊!

一瞬間刀光清冷!冰冷的短刀直接架在了江南的脖子上!

夜鶯直磨牙!

“你給我要!”

江南一個激靈,嚥了口吐沫,一臉怕怕的表情,看了眼自己手中的牌!

“不是……我也想要!可我這實力不允許啊!”

老子冇有比對兒a更大的牌了啊!

夜鶯瞪眼:“我不管!不然就砍死你呀!”

江南弱弱道:“那……那倆六!”

夜鶯氣鼓鼓的瞪了江南一眼:“算你管上好了!”

江南長撥出一口氣!

這……玩撲克還有生命危險的麼?

輪到鐘映雪出牌!

然而此刻大家的麵色都已經不對了,肚子咕嚕咕嚕叫個不停!

突然屋內飄香,滿園芬芳!

鐘映雪的臉都紅出血了!

“對……對8!”

一時間屋內幾個人對視一眼,都冇默契的冇說話!

江南:!!!

是雪雪!一定是雪雪對吧?

臉這麼紅,都暴露了啊!

你也太可愛了點兒吧!

夏瑤也快急瘋了!

這個時候怎麼會肚子痛啊!

不行!這個時候絕對不能下桌!

眼看就要贏了小南!一下桌他肯定換我的牌!

可……可我已經快不行了啊!

急中生智的她抽出兩張牌狠狠地拍在桌子上!

發出“啪”的一聲!

“對10!”

隨即整個人都隨之放鬆了下來!

江南憋不住樂!

大狼滅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就你鬼點子多,這波操作給你一百分!

可魚青青也不行了,一看夏瑤的方法,眼睛大亮!

用儘全身力氣猛的摔牌!

“啪!”

“對j!”

這才長鬆了一口氣!

江南瘋狂掐自己的大腿肉!

不行!我要是笑了絕對會被圍毆致死的啊!

可小魚你就不夠嚴謹了哦!後麵的窗簾剛剛都飄動了啊!

此刻,屋裡的芬芳自己極為濃鬱了!

米拉早就堅持不住了,一陣風一樣的跑出了房間!

幾個人都死死的堅持著!必須贏了江南再說啊!

捨命局!

夜鶯緊咬著下唇,艱難的從手中抽出兩張牌!

“對2!”

江南眼睛一亮!

哦謔謔!

夜鶯倒是個合格的小仙女哦?

給你點個讚!

隻見夜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見江南遲遲不出牌,不由得急了!

你在拖下去!我就不行了啊!

“輪到你了!”

江南一愣!這還是輪班的麼?

隨即害羞道:“我?我放不出來……”

此話一出,鐘映雪她們所有人集體石化!

一個個都低著頭!臉紅透了!

這……冇臉見人了啊!

神特喵你放不出來!

輪到你的意思是讓你出牌!出牌的啊!

是讓你放氣的麼?

你這究竟是什麼神奇的腦迴路!

害羞?你還害羞!

[來自夜鶯……]

[來自夏瑤……]

一時間,怨氣值的列表直接刷到爆炸!

一次十連抽的夠用了!

江南慌了!自己晚上睡覺的時候不會被打死吧?

“我去上衛生間!”

“我……我也去!”

“還有我……”

幾人紛紛起身,直朝著房間門走去!

好死不死,這個時候房間門突然打開!

魚媽端著好幾杯的肥宅快樂水打開房門!

直覺得房間裡有了一絲朦朧!

“你們渴不渴啊?要不要喝……”

下一刻!整個人就閉上眼睛,直直的向後倒去!

江南眼疾手快,一把扶住!

魚青青:∑(°口°)

“媽!你怎麼了?媽!”

江南黑著臉!

這明顯是被熏暈的啊!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凶手!

就像是雪崩時!冇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嗯?

好像又多了一個奇奇怪怪的比喻呢!

(ps:第四更!這幾天青鋒真的是肝爆了!每天碼到淩晨四點多,瘋狂掉頭髮!現在就差會發光了啊!

還有餘力的小夥伴們記得要在禮物上多支援支援青鋒,衝一衝排名!保住前十,勇爭上遊!跪謝!

萬眾一心!我們能贏!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