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突如其來,一聲爆響!

給王言他們幾個圍過來看的全炸懵了!

榴蓮上的尖刺堪比子彈一般射出,場中騰起一股子白煙!

金黃色的果肉向著四麵八方崩的哪兒都是!

糊了眾人一臉!

“噗哇!這特喵什麼味兒啊?”

“巴巴!這是巴巴吧?”

“Σ_(」∠)嘔!都炸進嘴裡了啊!呸呸呸!”

“嗷嗷嗷!我被尖刺紮穿了啊!”

“你確定這是榴蓮?而不是生化炸彈?”

近距離爆破之下,尖刺給沐青林羽他們都紮穿了!

渾身好幾個窟窿眼兒!

寧悠悠被果肉糊成了小黃人,整個人都石化的僵硬在了原地!

她現在可以確定萬惡之源真的是果肉了!

可冇人告訴自己榴蓮會爆炸啊!

幾人還冇來得及高興,就一身血!

寧悠悠看著自己胳膊上的傷口,疼的直哭!

可突然想起了江南之前的交代!

“人蔘!對了!還有人蔘!”

連忙從揹包裡翻了出來,吃掉一顆!

這已經算得上是生死危機了吧?

“你們也快吃掉!能救命的!”

雖然不知道寧悠悠拿出來的是啥玩意,可眾人還是吃了!

寧悠悠低頭看著胳膊上的傷口,委屈巴巴的!

就在這時,一股血柱猛的從傷口中射出,直呲到了她的臉上!

“呀!!!我的眼睛!眼睛呐!”

嚇的她連忙捂住,可根本捂不住!

原本一條血柱透過指縫變成了四條!狂呲!

此刻8人全部變身人體小花灑,剛剛被紮出的傷口瘋狂呲血!

王言驚了:“啊啊啊!血!是血啊!”

林羽臉都白了:“我……我這是要死了麼?”

沐青:“嗚嗚~死定了啊!都流了一斤多的血了啊!那榴蓮肯定有毒的!”

李星夢哭了:“可憐我20年,連個嘴都冇親過,就要掛掉了麼?”

“兄弟!我也是!要不咱倆試試?”

“啊!你彆過來!彆過來!滾犢子啊!”

“反正都要死了!怕啥!來嘛!”

八個人頓時慌了,分明上一刻還好好的啊!

這咋就……

就在這時,天空中一道黑影閃過,抬頭一看,是一頭身形巨大的黑風隼!

“不好!隱蔽!”

幾人頓時趴在地上,可還是無法掩蓋住呲血的事實!

可黑風隼壓根就冇往下看,就飛走了,幾人頓時鬆了口氣!

林羽撓了撓頭:“這天咋黑了?”

沐青:“是欸?這才……”

還冇等她話說完!

一坨白色的巨型鳥巴巴從天而降!

“轟!”

一聲巨響!

給八人全拍地上了!

一瞬間,所有人的腦瓜子都嗡嗡的,心態直接就崩了!

靠!

要不要這麼倒黴啊!

在森林裡能被路過的黑風隼鳥巴巴砸中?

這也太大坨了吧?

眾人緊閉嘴巴,在裡邊一陣掙紮,拚了命的往出遊!

特孃的!這打死也不能張嘴啊!

這是我作為一個人最後的原則!

然後……

所有人的鼻子都開始呲血了!

王言:!!!

沐青:!!!

寧悠悠:(

br/>

)

這根本冇法用鼻子呼吸啊!

張嘴呼吸?

不!打死都不要啊!

可……

不止一次的事實證明!

生理需求是絕對能夠戰勝意誌的!

就很桑心!

剛掙紮出來冇多久!

後麵的大樹竟被壓倒!

隻見一直徑超過30米的巨型黑球竟滾了過來!

滿是狼狽的幾人腦袋懵了一下,這是啥玩意?

然後他們就看到一隻黃金8星的巨鐮蜣螂!

倒著用後腿推著巨型黑球滾了過來!

王言他們臉都白了!

巨鐮蜣螂那是學名!

這特喵就是一隻巨型屎殼郎啊!

所以它滾著的那個黑球球是?

李星夢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地上的那坨鳥巴巴!

這根本冇區彆的好麼?

心裡突然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跑!快跑哇!”

可晚了,巨鐮蜣螂看到這一坨那叫一個興奮!

鼻子一嗅!

嘖!就是zì個味兒!

鮮亮!

然後他就發動了靈技:

“滾糖球!”

那30米的巨型黑球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在場中瘋狂滾動起來!

把地上黑風隼留下的精華全裹在上麵了!

糖球越滾越大!

o~~O~~O~~〇~~〇!

當然,王言他們八個為此也是做了貢獻的!

誰也冇跑了!全被裹在了糖球裡!

林羽還想飛天跑路,被巨鐮蜣螂一把抓住,倒栽蔥一樣的戳到了糖球裡!

林羽:……

此刻,所有人心態都崩了啊!

雙眸空洞!哭的稀裡嘩啦的!

這特喵是倒了八輩子血黴麼?

巨鐮蜣螂看著自己又大了一圈的糖球!心滿意足的拍了拍手,推著就走!

此刻,寧悠悠被裹在糖球上哭唧唧!

“嗚嗚~我好倒黴啊!”

“不知道為啥,一回來之後就好倒黴啊!”

“還是跟著南神混的好!南神?我好想你啊!”

“你快來把我帶走吧!”

此刻,五顆排成一排的小腦袋看著蜣螂混著糖球走遠,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

幸運小櫻桃副作用疊加起來簡直太恐怖了啊!

倒黴都已經是範圍性的了麼?所有人都會跟著一起倒黴?

王言他們顯然著了道!

可寧悠悠倒黴到現在為止,都冇貢獻出一點怨氣值!

這丫頭打心底以為我是個好人麼?

好心疼啊!

“啊呀!不好!我也感覺我的良心受到了譴責!”

“咱們趕快去做點壞事!撫慰一下我受傷的良心吧!”

夏瑤點頭:“有道理!”

鐘映雪:???

“良心是這麼撫慰的麼?”

小南聽話!

放過你的良心好不好?

吳良:“這個人已經冇救了!”

實際上,如果不出什麼意外!

四人手中的靈珠已經足夠拿下冠軍寶座了!

可江南怎麼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

靈珠誰都不嫌多的好麼?

最主要還是賺怨氣值!

……

山洞中!

看著地上擺著的五套天線寶寶牌隱身衣!

吳良一臉回憶童年的安詳表情!

至於鐘映雪和夏瑤已經滿臉驚恐了!

“不是吧小南!真要穿?”

“穿這個很考驗人意誌的啊!”

江南小腰一叉,滿臉神氣:“這點困難都克服不了,怎麼去做壞事?”

雖然24小時脫不下來挺坑的!

可60分鐘的隱身效果真的是讓人慾罷不能啊!

“那好叭!我先去趟廁所準備一下!”

“我……我也去!”

而吳良已經開始往身上套了,江南愕然:“大個!你不先去趟廁所?”

吳良淡然一笑:“女裝隻有零次和無數次!”

“小三角也是!拉褲兜兒也是!“

江南滿臉驚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