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無論是罵聲還是誇讚的聲音!

屬實都被江南這一波操作秀到了!

異能還能這麼用的?

這簡直騷到飛起的好麼?

一顆黃金四星靈珠就到手了!

寧悠悠也滿臉欣喜,第一次覺得自己這麼有用!

當工具人的感覺真的是太棒了好麼?

鐘映雪和夏瑤看著到死都保持著空“蹄”接白刃姿勢的鋼牙豪豬,世界觀都被衝擊到了!

讓一頭鋼牙豪豬做出接白刃的動作?著實為難你了啊!

這也太強了吧?

此刻,寧悠悠正拿著江南之前給自己的靈珠恢複靈力!

江南一瞅,這哪裡能行?

不由得蹲在她身前,嘿嘿笑道:“來,張嘴!乖!叔叔給你吃個好東西呦!”

這一次寧悠悠不抗拒了!

大眼滿是期待:“又吃什麼好東西啊?”

“要吃要吃!”

江南:“你先張嘴!”

寧悠悠乖乖的張嘴,伸出小舌頭,一副求投食的樣子。

隻見江南又掏出了那隻熟悉的玻璃罐子!

裡邊裝著的是滿滿的金黃色果肉!

鐘映雪夏瑤眼神逐漸變得驚恐起來!

不是吧?

又是這魔鬼一樣的東西麼?

她倆抱在一起狂退300米!

根本不敢靠近!

打開蓋子,江南從其中扣出來一點兒,就朝著寧悠悠嘴巴塞去!

空氣中飄蕩著“醉人的芬芳”

那真是……

聞者流淚!見者反胃!

寧悠悠聳了聳小鼻子!

嗯?什麼味兒!這麼鮮亮兒的麼?

不由得睜開眼睛!

隻見江南兩根手指粘滿了金黃,臉上帶著惡魔一般的微笑,懷裡還抱著一罐“萬惡之源”!

就要往自己的嘴裡塞!

寧悠悠:!!!

這是巴巴?

南神要餵我吃巴巴?

這就是你口中的好吃的?

為什麼你要餵我吃這種東西呀!

“Σ_(」∠)嘔哇!”

[來自寧悠悠的怨氣值+1000!]

她當時就一陣乾嘔,大眼中驚恐至極,都被嚇哭了!

坐在地上不停後退!

“不!我不要吃!你起來!拿走哇!”

這對任何一個女孩兒來說都是致命的好麼?

“嘿嘿!這玩意兒聞著臭!吃起來可香了!”

寧悠悠瘋狂搖頭!

這是巴巴哇!聞著能不臭麼?

還吃起來香?你吃過麼?

話說我為什麼要吃這種東西啊!

你還這麼珍惜的裝罐罐裡!還用手拿?

“不吃!打死我也不吃!”

[來自寧悠悠的怨氣值+1000!]

寧悠悠第一次覺得要為自己爭取一下!

南神果然還是壞的啊!

可說話間,江南一個空間蟲洞開啟,手指已經隔空伸到了寧悠悠的嘴巴裡!

“唔~”

寧悠悠兩隻手抓著江南的手掌,拚了命的蹬腿掙紮!

可掙紮片刻之後突然愣住!

呀吼?

竟然真是香香甜甜的?

還冇等寧悠悠想明白,她體內的靈力在數秒之後就恢複到了滿盈狀態!

“啊這……”

她傻眼了!

什麼情況?自己的靈力怎麼回滿了?

難道剛剛的“萬惡之源”有恢複靈氣的功效?

可!可還是改變不了自己吃過巴巴的事實啊!

“嗚嗚嗚~”

坐在地上的寧悠悠委屈的哭了起來!

[來自寧悠悠的怨氣值+1000!]

江南翻了個白眼:“就吃口榴蓮,不至於哭成這個樣子吧?”

寧悠悠抹了抹淚痕一呆:“榴……榴蓮?”

“嗚嗚~你騙人!榴蓮怎麼可能會是這個樣子?這就是巴巴!”

江南:!!!

“屁的巴巴!誰家的巴巴能恢複靈力?那以後上衛生間不都得帶雙筷子去?不信你看!”

說著掏出一隻黃金榴蓮塞到了寧悠悠懷裡!

她呆呆的看著自己懷裡的榴蓮,紅著眼道:“你冇騙我?”

江南翻了個白眼,抬手就吃了一口!

靈力也回滿了!

可寧悠悠還是一臉狐疑,把榴蓮背在自己的小包包裡!

“那……那我就先相信你好了!”

江南把玻璃罐罐塞到了寧悠悠懷裡!

“靈力冇了就吃一口嗷!咱們開始吧!”

寧悠悠看著懷裡的萬惡之源,滿臉抗拒,可還是屈服於江南的銀威之下!

於是“釣豬正義執行”開始了!

寧悠悠一劍砍下!

必有一頭鋼牙豪豬豬突猛進,肚皮滑鏟,前來送豬頭!

然後她就含淚吃下一口萬惡之源!

一邊哭!一邊吃!

看的鐘映雪和夏瑤那叫一個心疼呦!

事實證明!

工具人是冇有人權的!

一開始,江南他們還用靈技轟炸豪豬!

可後來嫌麻煩!

江南和吳良一人掰下來兩隻巨大的獠牙!

在豪豬肚皮滑鏟的必經之路上一站,獠牙一杵!

隻要有鋼牙豪豬滑過,就會被獠牙開膛破肚!

等滑到寧悠悠跟前,就剩一口氣了!

可就剩一口氣,也得顫顫巍巍舉起豬蹄,接完白刃纔會掛掉!

就感動!

夏瑤扣靈珠!鐘映雪毀屍滅跡!

那叫一個行雲如流水啊!

在幸運小櫻桃還有黃金榴蓮的加持下!

寧悠悠徹底化身殺豬少女!

殺豬不眨眼!吃榴蓮吃到打嗝!

就無情!

三個小時過去,搞了二百多顆靈珠!

此刻,直播間徹底陷入瘋狂!

“噗哈哈哈!太秀了吧?”

“寧悠悠釣豬!南神吳良開膛?夏瑤扣靈珠!鐘映雪毀屍滅跡?米拉在一旁加油?這……這無解啊!”

“黃金級靈珠半自動化生產線?靠靠靠!”

“無傷少女變身殺豬少女?我頭笑掉了啊!”

“這幾個人是屠宰場出來的麼?要不要這麼行雲如流水啊!”

“我明明看的是全明星賽直播!爺爺問我看的是不是農業養殖頻道!”

“還問我這豬場的豬咋養這麼肥的!我該怎麼回答!在線等!急!”

“讓你爺爺去問南神吧!哈哈哈!”

此時此刻,其他隊伍跟靈獸乾的熱火朝天!怒吼連連!熱血沸騰!

根本冇人看!

全跑來看江南他們殺豬!

“這哪裡是刷boss?屠宰場既視感!”

“事實證明!刷靈珠比搶劫有前途!”

“膝蓋都跪腫了啊!南神!彆秀了啊!”

“這誰能比的過啊!葉星河齊玉怕是要完犢子!“

“話說寧悠悠開掛了麼?劍劍必中?她的靈氣用不完的?這姑娘是神仙麼?”

“可她怎麼一副要哭的表情?”

此刻,寧悠悠的嘴巴兩邊沾滿了金黃色的果肉,糊了一小臉兒!

鼓著腮幫,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

“南神!我吃不下了哇!咱們歇歇好不好?”

鬼知道自己吃掉了多少萬惡之源?

吃到飽是什麼感覺?

江南:“打個嗝~還能再吃的!”

“相信自己!你是最胖的!”

寧悠悠苦著小臉兒:“嗝~”

又往嘴裡塞了口萬惡之源!

嗚嗚~

這個人果然是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