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玻色族援軍到場,卡爾他們自然早就迫不及待了!

就等著這個呢!遠遠的,一隻觀光球飛來!

卡爾,伊戈爾,薇薇安,香織,庫珀,07幾人顛顛的迎了過來!

此刻的卡爾更是滿眼的興奮,隔著大老遠就打起了招呼!

(ヮ)“盼星星盼月亮總算是把你們給盼來了,星主大人是真給力啊,叫來這麼多弟兄?”

“哦豁?還有律者的兄弟?這麼多人,星空編隊,嘖嘖嘖~這在星墟開發史上都是絕無僅有的吧?”

庫珀看著這一幕眼皮直跳,我尼瑪!這麼多玻色體?

看到援軍的一瞬間,他的心都涼了半截!

香織此刻也是一臉驚歎,可謂是開了眼界!

這波下來,藍星人類怕是真的完了,欸~

不知道為啥,香織心裡有點小失落!

剛看到卡爾的一瞬間,京烈額頭青筋暴跳!

抬手直接一個**兜狠狠的甩在了卡爾的臉上!

(°益°)(#)3)噗~

“廢物!瞧瞧你乾的這些個破爛事兒,知道給星主,給玻色族造成了多大的困擾麼?”

“但凡你要是爭氣一點,何至於要麻煩到我們支援?”

卡爾被一個**兜把頭扇的一歪!

丫的怎麼來個來的援軍到場的第一件事,都是扇我一個**兜?

咋的?

上班打卡呢啊?

卡爾捂著臉頰:

()~)“我知道了,這巴掌一定是星主讓你捎帶過來的吧?”

京烈淡淡道:(¬益¬)“冇!我自己想打的,你有什麼意見麼?”

卡爾臉一黑!

()益)“冇…冇有意見!”

琳雅則是嫌棄的撇了眼卡爾:“他們呢?這幾個人類是怎麼回事?”

伊戈爾連忙道:“手下,收的手下,畢竟藍星星墟開發完成後,需要人手管理!”

香織直接繃直身子,一臉肅穆:

∠(`~′)“我叫香織!是聖星最忠誠的走狗!你們可以永遠信任香織!”

琳雅滿意的點了點頭,看著香織還蠻合心意的,懂事~

京烈則是眯眼:“你的角是怎麼回事?角呢?”

卡爾捂著額頭咬牙道:“被…被人類給砍掉一隻!”

京烈額頭青筋暴跳:

(益)“飯桶,丟玻都丟到家了,角也能讓人類給砍了?”

“堂堂玻色體,怎能讓人類欺辱至此!”

卡爾麵色難看,伊戈爾急道:

(⌒br/>⌒;)“彆擔心,我有計劃,有了這波支援,藍星妥妥拿下!”

“他們不少有破星級的人類,還都有域,比較難對付,咱們最好是…”

話還冇說完,隻見京烈大手一揮:

(︶益︶)“閉嘴吧!人類實力如何我不感興趣,也不重要!”

“無論如何結果都是一樣,記好了!這是一場碾壓,一場屠殺!”

“另外這仗怎麼打,也不需要你來指手畫腳!”

伊戈爾一陣點頭稱是,不過看這陣容,拿下藍星簡直就如探囊取物!

自己的擔心的確是多餘的!

隱約間,能看到上百個黑點衝破大氣層,直朝著艦隊飛來!

琳雅眯眼:( ̄

 ̄)“這些爬蟲似乎是發現咱們,主動迎上來了!”

京烈的臉上泛起一抹獰笑:“有區彆麼?就先來一道開胃小菜好了,讓人類品嚐一下絕望的滋味兒!”

說話間,隻見京烈站在艦首!抬起兩隻手,豎起大拇指跟食指圈了一個相框!

對準了藍星!

手指相框裡,整個亞歐大陸板塊都被圈進了裡邊!

“星空編隊聽令,聯合集火,死光炮準備!先給藍星留道疤好了!”

“注意調整臨界功率,彆給打碎了!”

這一刻,天鯨級武裝星艦主炮口探出,船身後方能量接收器展開!

琳雅無語:(¬~¬)“你可真夠亂來的!”

京烈眼中滿是瘋狂:“唯有鮮血方能捍衛聖星榮耀!”

“死光炮!發射!”

“轟!”

數座戰爭堡壘對星艦進行能量傳輸,下一刻,一道殷紅色的熾烈死光炮柱猛的從主炮口中射出!

直奔藍星亞歐大陸板塊而去!

炮柱直徑數百公裡,宛如一條流淌的血河!

沿途撕裂一切,破開藍星大氣!

以碾壓之姿狂轟而下!

正迎著衝上來的上百位藍星強者!

眾人頭頂的天空被染的一片血紅,如此恢宏,直接針對行星的攻擊,眾人還是第一次見到!

所有人的臉都白了!

直接開戰,上來就是針對行星的攻擊?

楊堅急道:“不能讓他們打下來,否則這一炮下去藍星就廢了!要擋住!”

可話說的容易!

誰擋得住?

這一炮足以轟沉整個亞歐大陸的板塊,絕對的行星級攻擊啊!

哪怕是眾超凡,此刻也身心冰涼!

誰攔誰死啊!可死也得攔!

奧丁怒吼:“老火神!”

隻見這一刻,蕭吹火仰頭望天,一頭黑髮飛揚,雙眸暴瞪!

其身上,熾紅火焰狂燃,宛如熊熊燃燒的人形火炬!

“都躲遠點!有我!”

“轟!”

這一刻的蕭吹火宛如一道火焰流星,竟脫離戰隊,孤身一人衝著那數百公裡的殷紅色死光炮柱衝去!

那道小小的身影,相比於恢宏的死光炮柱簡直渺小如微塵!

所有人都驚駭的看著這一幕!

老火神!能擋的住麼?

隻見蕭吹火眼中狂怒熊熊燃燒!

“隻要老子還在一天!休想傷藍星分毫!”

“領域展開無極熾紅!大炎帝!”

那迎著炮柱衝上星空的渺小身影瘋狂變大!

轉眼間一道縱橫超百萬米的巨型炎帝現露人前!

背後八道火焰旗幟旌旗獵空!

兩手高舉,一道巨型火山虛影成型,被大炎帝扛在肩膀上!

“流星火山!”

“轟!”

無邊熾熱的高溫等離子火焰柱呈熾紅色,猛的從火山口中射出!

彷彿無窮無儘!

甚至比那死光炮柱還要粗大!

“轟!”

一聲炸響,兩道能量柱在星空中對撞!

冇有僵持,死光炮柱當即被流星火山懟了回去,直朝著艦隊方向射了過去!

這一刻,楊堅白蔻他們瞪大了眼睛!

(

д

)“這…這什麼!老火神他…”

江寧頭皮發麻:“蕭爺爺衝到行星毀滅者的層次了麼?”

奧丁撓頭:(

)“應該冇有吧,我跟老火神之前去了趟仙女座星係!在那邊找了幾顆恒星!”

“老火神吸收了三顆恒星全部的熾熱,把能量都儲存了起來備戰!”

“我把恒星散發的光都給吸收了,熄滅了三顆之後,正要去找第四顆吸,就被叫回來,說是要打仗了…”

“老火神用的,就是之前攢下來的能量了吧?”

眾人瞪眼!

還踏馬不承認?這絕對夠行星毀滅者了吧?

你倆熄滅的可是恒星啊靠!

然而在奧丁跟蕭吹火他倆的概念裡,靠自己的力量,能夠一擊乾爆行星,纔算是行星毀滅者!

奧丁跟蕭吹火都覺得光憑自己的力量冇法做到這一步!

所以不算!

隨著蕭吹火跟死光炮的硬剛,藍星的天空都被染紅了!

京烈詫異的看向被懟回來的死光炮!

什麼玩意?冇打下去?

被人類從正麵硬懟回來了?

京烈直覺得麵子上一陣掛不住!

“踏馬的!解開臨界功率!給我打下去!”

下一刻,數台戰爭堡壘跟星艦功率全開,死光炮炮柱愈發熾烈,炮口都被燒紅了!

但蕭吹火化身的大炎帝,怒吼中扛著火山還在迎著炮柱往星空裡衝!

雖然不比之前,速度慢上了許多,但足足積累了三顆恒星的熾熱,給蕭吹火提供了充沛的能量!

今天非得轟踏馬的!

京烈:!!!

怎麼還打不下去?

卡爾看著這一幕眼皮直跳,臥槽哇!這老頭子纔多久不見,怎麼這麼猛了?

扛著火山跟戰爭堡壘硬轟?

京烈氣極,剛開場就不順?

“老子還真就不信了!戰爭堡壘火力全開!集火!給老子轟下去!”

琳雅皺眉:“彆玩兒過了!這樣的話一不小心,藍星就要被打碎了!”

京烈紅著眼睛:“不用你管!給我打!”

“轟!”

21座戰爭堡壘,外加星艦全力集合能量輸出!

要知道,這種戰爭堡壘的核心都是恒星動力爐!

直接從恒星中抽取能量,雖然一次抽不乾淨,輸出功率有限!

但多座疊加在一起,絕對是恐怖的!

死光炮炮柱的威力成倍暴漲,這一炮炸下去,若是冇有蕭吹火攔著!

整顆藍星都要被崩掉!

而這一刻,蕭吹火積攢的所有恒星能量都耗儘了!

麵對死光炮柱,蕭吹火目眥欲裂,大炎帝雙手直麵死光炮柱,半步不退!

“你們休想!”

“轟!”

此刻的大炎帝就宛如巨浪中無法撼動的礁石!

橫身在死光炮柱之前,孤身硬抗星空編隊的聯合炮擊!

隻見在蕭吹火的全力抵擋之下,那死光炮柱宛如天女散花一樣炸開!

成千上百道殷紅色的死光分散著,朝著藍星落去!

楊堅上蒼之眼死死的盯著所有炸散的死光炮柱!

計算炮擊軌跡,分配阻攔人手!

哪怕是濺射出來的死光,一炮落下,就是數座城市被毀滅,藍星不被轟炸,也要變得千瘡百孔!

“一道都不要給我放下去!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