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波花掉一億兩千萬,還剩不少,反正是坑來的傷心,花著也不心疼啊!

嗯~江肉痛也隻能這樣來安慰自己了!

不過至少人身安全暫且不用擔心了,看過了房間後,有了老巢,江南就帶著眾人溜大街,辦假證去了!

把搶來的那些物資賣了,順帶領略下黑街的風采,看看有冇有啥家裡能用的寶貝,再找找有冇有渠道能把香珠出掉!

完全不擔心被找麻煩!

……

另一邊,希爾德工會臨時羈押室內!

假江南莫莫星澄三人都被束縛在光牢之中,一動不能動!

含著金手指眼神驚恐!

而一隻破星級的露姆族則是站在審訊室前!

其渾身呈粉紅色半透明狀,宛如果凍史萊姆一般q彈滑嫩!

身材好到爆炸,雖然是高冷禦姐的容顏,但卻怎麼看怎麼可愛!

尤其是q彈的身體,讓人生出一種想要伸手揉揉的感覺!

露姆族,同樣也是排名星空序列排名前三十的強力種族,柔軟的身體可以變成任何形狀!

一旁的倫琴抱著鑽石通訊器,微微垂首:

(

)“幼露露大人,這就是那個江南了!剛被送來不久!”

幼露露拄著下巴點頭:

(

°

°)“星光聯盟通知了麼?讓天啟族的人過來把他領走!”

“畢竟賞金是他們出的,而且事情或許涉及到女尊曼緹的存續問題!”

“這種種族之爭,咱們希爾德工會還是彆胡亂摻和進去的好!”

倫琴笑道:“副會長高見,已經通知那邊了,訊息剛發過去,想必用不了多久就會派人來領!”

幼露露挑眉:(~)“那個叫奧薩斯的人呢?蹤跡有掌握麼?”

倫琴表情一僵:

=(_

)“派去跟蹤的人剛出去就跟丟了,可能是不想讓咱們知道行蹤吧?”

“不過他留了通訊器,用這個就能聯絡上他!”

說話間掏出了那鑽石大榴蓮!

幼露露一臉好奇:

(~)“有長成這個樣子的通訊器?奇怪哦~”

“話說那能夠製住天使族的戒指又是什麼東西?我可從來都冇見過!”

兩人正等天啟族來人的時候!

萬象星星光塔會長辦公室!

溫格正焦急的來回踱步,身後還跟著一男一女的天啟族!

分彆是溫莎和溫達,可都是溫格的左膀右臂!

隻聽溫格開口:

(°益°)“話說,真就不給老子丁點機會麼?我知道你有香珠資源!”

“就賣我個麵子,算我欠你個人情,隻要你開口…”

話還冇說完,就聽法碼淡淡道:

(¬_¬)“不是錢的問題,彆讓我難做,否則咱倆這點交情都談不上了!”

所有人都盼著天啟族跌下去,他星塵族排名第七序列!

這個時期,就算是有也絕對不能放給天啟族!

種族之爭,可不是人情麵子就能左右的!

溫格磨牙,整個人的神情都顯得有些暴躁!

就在這時,辦公室門打開,熾天使莎耶走了進來!

“星光部隊最新傳來的訊息,那個叫江南的神聖天使,不光劫了星光聯盟的貨,還把亂星海的星盜給包圓了!”

溫格愕然,隨即暗恨道:

(益

)“彆踏馬讓他落我手裡,否則…”

莎耶笑道:“已經落網了,剛剛希爾德工會傳來訊息,江南被抓捕歸案,如今就被羈押在審訊室中!”

“通緝名錄上的名單也已經重新整理掉了,我就說,重賞之下,其撐不過半天!”

溫格眼睛大亮:“抓到了麼?好!太好了!我這便過去!”

說話間直接帶人出了辦公室!

莎耶轉頭道:

(乛~乛〃)“會首,我也跟著去一趟,本姑娘倒是想看看,究竟是哪個膽大包天的敢假扮成天使族招搖撞騙!”

“天國之威,不容褻瀆!”

法碼笑道:“去吧,事情辦的漂亮點!“

……

希爾德工會羈押室,溫格跟莎耶直接通過星門就乾過來了!

幼露露眼前一亮:

(

)“哦?終於來領人了麼?我可…”

溫格:(¬_¬)“許久不見,很好,吃過了,星門過來的,人呢?知道了,打開放我進去!”

幼露露整個人都憋住了,所以纔不願意跟天啟族打交道啊!

連句說話的機會都不給,這種被算到的感覺可著實太憋屈了!

羈押室打開,溫格大步流星的走到江天使跟前!

領域驟然綻放,羈押室內的一切全部湮滅,就連光牢都不複存在!

其大手直接掐在了江天使的脖頸上!

(▼皿▼)“我不問你溫頓怎麼死的,班肯怎麼死的,我隻問你一句!初芽在哪兒?”

“彆耍小聰明,如果我想,我可以將一顆行星化為湮粉!殺你不過是一念之間!”

“三秒鐘!回答我的問題!”

倫琴嘖嘖咂嘴,不愧是天啟族,能力屬實有夠變態的!

隻見江天使眼中滿是驚恐之色,抽抽個不停!

溫格眉頭緊皺:(益)“他怎麼說不了話?”

倫琴剛要開口,溫格便接著道:

“嗯?是這戒指的緣故麼?”

其大手一拉,直接把金手指從江天使的嘴裡薅了出來!

江天使也終於從麻痹狀態中脫離出來!

神色無比痛苦:

(′口)“不是…我…”

溫格瞪眼道:(`⌒′)“什麼不是你?不要懷疑我的能量!初芽在哪兒?”

其正要下狠手,下一刻,隻見江天使背後的翅膀驟然消失,身體一陣變形,當場恢覆成了其原本的形態!

是一隻渾身亮銀色的金屬種,正是當初抓到的銫銫!

不光是他,就連那假莫莫跟星澄,翅膀也相繼消失,分彆變成了北蠻族跟晶族…

這一刻,整個羈押室裡一片寂靜,倫琴的臉都白了,心涼了半截!

不是江南?

莎耶上前摸了摸銫銫頭頂的光環,雖說看不出差彆,但卻跟天使光環有著本質性的不同!

麵色極為難看!

“這根本就不是天使!”

溫格眼中怒火熊熊:

(益)“到底是怎麼回事?希爾德工會在逗老子玩兒麼?”

幼露露的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

(v_v)“你…你先撒手一下,這金屬種似乎有話要說!”

溫格直接撒手,反正在自己的域裡,跑不掉!

剛一撒手,隻見那銫銫雙眼暴瞪,嘴巴大張,衝著溫格的耳朵大吼:

(#)“咯咯噠~起床啦~咯噠咯噠~咯咯噠!”

突如其來的雞叫聲給溫格都乾懵了!

隨即心中怒火翻湧:

(◣д◢)“你踏馬到底在乾什麼?是不是找死?你…”

話還冇說完,隻見地上那倆也一個鯉魚打挺就跳了起來!

跑到幾個天啟族麵前瘋狂咯咯噠!

e(;′`)()3

原本挺好的羈押室,此刻儼然已經變成了大型養雞場!

幼露露懵了:

=(△

)“不光不是天使,還是智障的麼?被頂包了?”

暴怒的溫格一拳就砸在了銫銫的肚子上:“給老子說人話!你到底是誰?江南呢?”

銫銫被砸的弓成了大蝦,吐了一口鐵血!

竟就此順勢趴在地上,後丘撅的老高!

“不行!來了來了!啊呀~”

○| ̄|_=3=3=3==(蛋)

就聽“轟”的一聲,一顆大金蛋猛的從銫銫的後丘處崩出,以極高的初速度撞在羈押室的合金牆壁上!

然後在房間裡瘋狂反彈…

幼露露張大了嘴巴:

∑(°口°)“金屬種竟然還會下蛋的麼?我還是第一次知道!”

溫格都氣麻了,抓著金蛋一把捏成渣渣!

“我問你!江南呢?”

銫銫瘋狂的搖頭:

e(;′`)“不是我!真不是我啊,我原本在萬象星港閒逛,然後就看到了通緝名錄上的江南帶著一群天線寶寶大搖大擺的逛街!”

“這不是送上門的賞金麼?我就要動手,誰知道還冇等我動手,他就給我套麻袋了啊?”

“然後又給我放出來捏成他的形狀塞進麻袋裡,被送到這裡換賞金了哇!”

“我是無辜的,我冤枉啊我!”

其餘兩隻路人也瘋狂哭訴,說是還冇等動手就被抓了!

一個是在商業街抓的,一個是坐空鐵被抓的!

這一刻,場中的氣氛徹底降到冰點!

溫格那足矣殺人的目光落在了倫琴的身上!

倫琴白著臉退了兩步:

(br/>)“天線寶寶?那個黑鬼纔是江南?用彆人頂的包?自己把自己給上交了換賞金?”

“嘶~那些星盜豈不也是…”

怪不得不辦獵人勳章啊他?

莎耶眯眼:“剛傳回來的訊息,江南的確把亂星海的星盜給包圓了!是來用星盜換賞金,順帶把自己給上交了麼?”

倫琴一個激靈:

Σ(°Д°“星港?車上?嘶~”

隻見其風一般的跑到一旁的羈押室,那裡邊裝著四五千還冇開封的麻袋!

由於怕開出謝特,一直堆在這裡就冇開!

此刻的倫琴可顧不得那麼多了,直接瘋狂開麻袋!

看著一個個從麻袋裡倒出來的獵人,倫琴的臉都黑了!

(益

)“那些在星港,商業街,空鐵上失蹤的人,都找到了!”

根本特喵就不是星盜嘍囉啊靠!

還特喵發尋人啟事找失蹤人口?失蹤的人口就在希爾德工會的羈押室裡關著呢啊!

這跟拿著手機給自己手機打電話找手機有什麼區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