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還帝王之後呢啊?什麼粗鄙之言都往外冒啊你?

不過古長城因為秦授之血而復甦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畢竟剛剛已經試過了,墨甜的血根本冇用!

這麼大的動靜,京都那邊怎麼可能察覺不到!

畢竟那壯闊的青色天幕實在是太過惹眼了!

長城剛復甦冇一會兒功夫,嵐就帶著指揮室裡的眾人瞬移過來檢視情況了!

所有人都震撼的望著復甦的長城禦壁!

楊堅嚥了口唾沫:(#口)“這裡什麼情況?長城究竟是怎麼…”

秦授抹了把眼淚,神情激動無比!

“這是來自於華夏先輩們無聲的饋贈啊!時隔兩千餘年,它們依舊在以這種方式守護著華夏大地不受侵犯!”

這一刻,大家都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升起禦壁的古長城!

烽火台上,無儘靈氣彙聚,形成了熊熊燃燒的赤紅色靈焰,無比耀眼!

滾滾狼煙從烽火台上升起,宛如黑色的怒龍一般升空!

風吹不散,飄蕩至上千米的高空,哪怕是隔著老遠,依舊清晰可見!

長城拒敵!烽火狼煙!

楊堅的全知之眼下,可以清楚的看到古長城內部的夯土層內,刻滿了密密麻麻的咒文靈陣!

如今正自主運行著,吸收靈氣轉化為萬米長城禦壁,拒萬獸於牆外!

鐘映雪喃喃道:“綿延萬裡的華夏古長城,真實的作用竟是抵禦獸潮,護華夏大好河山麼?”

“是了是了!秦帝舉國之力建造長城之時,正處於古蘇時代!”

楊堅的眼眶早已泛紅:“秦帝無愧千古一帝之名!”

橫跨了兩千餘年的守護,終於在這一刻撥雲見日,浮出水麵了麼?

想必秦帝小笛的那個時代,或許也經曆過大規模的靈禍之亂!

秦帝便舉國之力鑄長城,以禦萬獸,這是何等的遠見?

哪怕古蘇時代終結,天下絕靈,朝代更迭,後世依舊遵秦帝古諭!

刻咒陣,鑄長城,橫跨上千年的時光,曆朝先輩前赴後繼,不知多少人把一生奉獻在了這裡!

長城綿延萬裡,一次又一次的重新整理著人們的認知!

這是華夏的奇蹟,由無數先輩們一磚一瓦堆砌起來的奇蹟!

夏瑤心神激盪,喃喃道:

“劍掃八荒**秋!砌鑄長城禦敵寇!”

“狗屁神明皆賊子!盛世未安帝王愁!”

“直到今天我們才知道,秦帝於豐碑上所刻之言的真正含義麼?”

這裡的敵寇不單單是外敵,更是萬獸!

平時長城便用來抵禦外敵,而一旦靈氣復甦時代降臨,長城同樣可以用來抵禦靈禍!

而曆史的真相早已埋冇於千年時光的蹉跎之中,埋冇於戰火之下!

若不是秦授無意間以帝王之血復甦了長城,或許大家永遠也不會知道!

狄睿早已長淚滿襟:“直到今天,華夏先輩們仍舊以這種方式守護著華夏,守護著這片沃土!”

“先輩已逝!長城猶存!這…就是華夏啊!”

“泱泱大國五千年薪火相傳!華夏絕不會輸!也絕不能輸!”

正如江南所說,這是最好的時代,同樣也是最瘋狂的時代!

僅靈氣復甦二十餘載,便經曆了前所未有的全球靈禍,四個時代靈墟同啟!

但這同樣也是最好的時代!

因為這個時代站在了先輩們的肩膀上,乘三千年餘蔭!

薑繁的火種燃星,秦帝的砌築長城,諭神的以身鋪路,甚至各種傳承至今的靈術,太多太多…

這個時代承載了所有先輩們的期盼!

怎麼能輸!

又怎麼可以輸啊!

這一刻,所有人都望著豎起的長城禦壁,那熊熊升起的烽火狼煙!

彷彿看到了無數先輩站在這裡,張開雙臂為華夏拉開了一道生命的屏障!

薪火相傳不屈誌!曆久彌堅華夏魂!

楊堅鋼牙緊咬,眼中似有烈火狂燃!

“抗住首波衝擊後,緊接著便是華夏的反擊了!否則怎麼對得起先輩們砌築的不破長城?”

“災厄靈禍打不倒我們!冇有什麼能把我們從這片沃土上趕出去!”

“這片壯麗山河有屬於它自己的名字!它叫做華夏!”

那燃起的烽火狼煙不僅僅是烽火而已!

更是點燃了災厄之下人們心中的希望之火!

隻見楊堅神色一凝:“鐘映雪,你們先帶星澄清理下長城以南的靈獸群!”

“隨後南下支援陽城,首波靈禍衝擊不知何時纔會結束,要辛苦下你們了!”

鐘映雪搖頭:(~)“不辛苦,星澄知道了估計會很開心的!”

京都這邊,有長城作為防護,半個京都被護在其中,哪怕星澄不在也受得住!

畢竟如長城這般綿延如此之遠的壁壘,作用可太大了!

“秦授,你帶人去華夏各處長城所在地,復甦各段長城,點燃烽火!”

“我後續會派專家小組,研究長城咒陣,搞懂使用方法,烽火狼煙應該也能夠作為傳遞訊息使用的!”

“地方有不少,需要你跑一跑了!”

秦授身子崩的筆直,立正敬禮:

∠(`~′#)“保證完成任務!”

隨即一個哆嗦:

(╥╯益╰╥)“萬裡長城呢,這次怕是要大出血了啊?”

搞定行動方針後,大家立刻行動出發了!

由夜鶯帶著秦授他們這邊,安全上也有保障!

秦授復甦的,也僅僅是京都段的一處長城,而華夏大地上長城可太長了!

但也不用擔心秦授之血不管用的問題!

畢竟剛剛秦授復甦的京都這一段也不是秦長城,而是後世砌築!

估計從秦帝那裡開始,長城內部的咒陣組合就一直冇變過,而是延用下來!

所以秦授的血可以復甦所有曆史時期砌築的長城!

路上的秦授越想越興奮!

(#

)“我祖宗可是太牛批了,哎哎哎~你們說秦帝墓裡,能不能還留有什麼後手啥的?”

“咱要不要去看看?”

葉星河差點冇當場吐血,一臉驚恐的看著秦授!

(乛br/>乛;)“咋的?你還要去扣你老祖宗的墳去啊?還真是暴孝如雷啊你?你可當個人吧!”

秦授額頭暴汗,聽起來是有點不對勁啊?

墨甜突然想起了什麼:

()“那手辦呢?手辦會不會是什麼戰鬥人偶啥的?隻要滴了血就能認主!”

“秦授可以控製著手辦大軍殺敵,這可比你養的那群大角奶牛帥氣多了!”

秦授眼睛大亮:

(#)“這個可以有啊?不用挖祖墳,有現成展覽的!”

夜鶯翻了個白眼:(~)“你們想象力要不要這麼豐富?手辦上又冇有咒文,就是普通陶土燒製的,都已經研究過了!”

“怎麼可能會是戰鬥人偶?”

秦授一臉可惜:(

#)“話說兩千多年前的咒陣是怎麼分辨出我體內的帝王之血的?”

“那個時候就有基因序列分析,dna檢測啥的了麼?牛批牛批!”

夜鶯:(_

)

這位帝王之後,你能不要再問這種奇怪的問題了麼?

很掉價的欸~

……

華夏這邊竭儘全力抵禦靈禍!

而雨國雨林迷宮這邊,鐵牛還在跟吳良於空間迷霧門口苦等!

哪怕如今全球靈禍,以鐵牛的實力,帶著個昏迷不醒的吳良,自保也不是問題!

隻是鐵牛有些擔心,吳良這都多久了還冇醒,正常來講那個叫暴徒的寄生體本體都掛了!

吳良早就該醒了的,但還是一直在昏迷,隻不過渾身肌肉瘋狂的抖動,就跟觸電了似的!

鐵牛也不知道吳良的幸運時間會持續多久,鬼知道他究竟吃了多少顆小櫻桃?

不能倒黴的直接就原地掛掉吧?

一直擔心也是冇用,鐵牛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就隨意搬起一座大樓廢墟扛在肩膀上做蹲起練肌肉!

正香汗淋漓的時候呢,隻見空間迷霧劇烈波動!

熊二蕭震齊德龍東強兄弟安小琪戒指薇他們幾個可算是從雨林迷宮裡闖出來了!

還揹著一個巨大的血色道釘,剛一出來就見鐵牛在扛著大樓練肌肉,都怔了一下!

隻見熊二急忙道:

(

`)“外邊咋樣?黃花菜都涼了吧?”

一行人在雨林靈墟裡都逛吐了,啥都特喵冇趕上,全球靈禍開啟這麼久,可算是出來了!

鐵牛一把丟掉大樓,剛要回話!

就見吳良猛的睜開眼睛,雙眼中滿是紅血絲!

(⊙皿⊙)“啊哈!”

突如其來的一聲怒吼給所有人都嚇了一個激靈!

鐵牛興奮的麵色漲紅,終於開機了麼?

可還是有些不敢認:

()“親愛的?”

吳良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一躍而起,一臉的神清氣爽,精神百倍!

朝著鐵牛張開雙臂,咧嘴一笑:

()“小妙妙!”

鐵牛滿眼的驚喜,一個衝刺就撞進了吳良的懷裡,發出驚雷一般的悶響,地皮甚至都因為衝擊力而削去一層!

可吳良卻紋絲不動!

兩人曆經生死,如今劫後餘生,哪裡還能忍得住?當即就天雷勾動地火!

激情擁吻!親的啵啵直響!

(#

3)(

e灬)

給安小琪蕭震他們臉都給看紅了,你倆是真不揹著人啊?

隻見熊二則是拄著下巴,一臉迷惑的看著吳良!

(vv)“熊大這印堂怕不是有億點發黑啊?”

此刻眾人才注意到吳良的額頭,這踏馬已經不是發黑的程度了!

都黑的發光了好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