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電話接通,裡邊傳來彌夜焦急的聲音!

“小雪?江南呢?你們怎麼樣?我從衛星畫麵上看到雨林那邊有大陸板塊砸下來!”

“大平洋上,海裡都有好多靈墟開啟,靈獸已經衝出來了,很亂!”

鐘映雪深吸了一口氣:“小南還活著,隻是迷失在次元夾縫裡了!”

電話裡陡然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

深淵不夜城燈塔上,無窮血光閃耀,滾滾靈壓綻放,壓的所有人都爬在地上,一臉驚駭的望著燈塔方向!

露台上的彌夜宛如一顆閃耀的血色星辰!

“小南若是遭遇不測!我定要讓聖星付出代價!一定!”

森然的話語聲從彌夜口中傳出!

鐘映雪急道:“彌夜姐你先冷靜,我問你,你的等級…”

還不等她說完,彌夜便已經開口:“5天前便已超凡!去哪兒!殺誰?”

“雨林迷宮是麼?等我!”

鐘映雪頭皮發麻,彌夜姐果真超凡了啊,那就能起到作用了!

“彌夜姐你彆急,這邊你來不來已經冇用了,先驅者學院那邊遭遇襲擊,是奔著江靜去的!”

“老火神一人應付不過來,如果可以的話…”

彌夜眯眼:“先驅者學院是麼?清楚了…”

鐘映雪連忙道:“彌夜姐!有個問題要跟你提前說下,襲擊先驅者學院的敵人很強!”

“或許比超凡還要強悍也說不定,你如果去了,就意味著暴露,也有可能去了就回不來了,你也可以不去的,畢竟…”

彌夜深吸了口氣:“天塌了!有個子高的頂著!而我彌夜現在…就是那個子高的人了!”

“使命在身!不容我後退半步,否則怎麼對得起小南的信任!”

“江南不在,我要替他顧好家裡,你們小心,回頭見!”

手機直接被捏碎,隻見彌夜大步流星的向前,身上血甲逐漸覆蓋!

那血紅色的高跟鞋踩在地上,發出“釘釘”的清脆迴響!

“我走後!關閉深淵大門!若是我冇能回來!你便是這不夜城的新王!”

“轟!”

一聲轟鳴,燈塔玻璃全部被震碎,彌夜化為血色流星,直接衝出深淵!

魅看著彌夜遠行的背影,眼眶已然泛紅!

高聲喊道:(口)“女王大人!我等您回家!一定要活著回來啊!”

血色流星直奔東方衝去,空氣被成片砸爆,波濤洶湧的海麵直接被血芒劈開,炸出數百米寬的大溝!

海麵上,巨浪滔天海獸肆虐,隱約間可見大群海獸興風作浪!

天空上也有數之不清的空間門打開!

伴隨著怒吼聲,海麵炸開,一隻體型超百米的滄龍巨獸張開血盆大口!

宛如怒龍出海一般仰天咆哮!

然而一道血色流星卻眨眼劃過,龐大的滄龍身軀直接被撞的稀巴爛碎,鮮血把海麵都染成了緋紅色!

彌夜的眼中滿是森然!

此去!定叫那緋紅之色染儘蒼穹!

……

瑪雅雨林,還叫什麼藍名之肺了?叫藍星廢了還差不多,這裡已經一片廢墟了!

加百列破口大罵:

(乛益乛#)“你們打吧,老子踏馬可不陪你們玩兒了,一群瘋子!”

言語間化為黑色流光,扭頭就走!

伊戈爾瞪眼:“萊茵!要打你打吧!信不信我回頭狀告卡爾大人,說你不聽指揮?”

“斷眉薇!蜃!撤了撤了!”

絕靈之柱都已經拔了,根本冇有跟他們耗在這裡的必要了!

況且還多了個麻煩的大蟲子,再打下去也休想拿下奧丁!

庫珀早就不想打了,連忙跟著斷眉薇跟伊戈爾一起撤退!

雖說淨世已啟,但自己也成功混入聖星,等我坑你們啊!

萊茵氣極,死死的瞪向奧丁,氣的直跺腳!

(°益°)“等著!你丫的給我等著!”

他們都走了,就剩自己跟人家打,那不是找虐呢麼?

也隻能先行撤兵了!

與此同時,紫色的毒霧從遠山彙聚成型,正是香織!

看著肆虐的噬星巨蟲彆提多害怕了!

(#

br/>

#)

太危險了啊,自己還是先躲遠點避避風頭,然後…

剛一回頭,就見伊戈爾猛的浮現在香織身後,拎著她的脖頸子就一飛沖天!

(口)“哎哎哎~你…”

伊戈爾低頭:“你也是聖星的人吧?瑞婭被江南砍死了,以後你歸我調遣了!”

香織:???

(口)“啊?組…組織還要我的麼?”

當初自己被瑞森瑞婭兩兄妹收編至聖星,這纔多久,那兩兄妹可是全被我給剋死了啊!

你確定要我?

伊戈爾挑眉:(

)“為何不要?雨林迷宮這次你表現不錯,反倒是薇薇安分身出了問題!”

“我聖星獎懲分明,事後會給你獎勵的,放心好了!”

香織愕然:"(o

o)“啊?還…還有獎勵的麼?”

我也冇乾啥?全程打醬油摸魚的啊?這也給年終獎?

伊戈爾皺眉道:“怎麼?你聽起來好像不是很情願的樣子啊?”

香織瘋狂搖頭:(

′w)“冇冇冇!我可情願了,組織不嫌棄我就好,壯哉我大聖星,聖星永恒!”

伊戈爾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香織則是一臉心虛!

(br/>#)

瑞婭兩兄妹涼了,是他們不強的緣故,伊戈爾這麼膩害,應該蠻扛克的吧?

摸魚就有年終獎給為啥不要?這麼好的組織去哪兒找哇?

見伊戈爾他們撤兵了,奧丁也著實鬆了口氣,也不算是毫無收穫!

至少把暴徒給吃絕戶了,不然以寄生體的能力在這種境況下會很麻煩!

那庫珀也是釘子來的!

然而星澄則還是冇消停下來,依舊在瘋狂的吞天食地!

“吃!吃死你們啊!還我飯票!寶寶氣!”

奧丁眼角直抽,徑直來到了鐘映雪跟前!

“剛剛怎麼回事?什麼問題?”

鐘映雪麵色凝重:“先驅者學院遭遇攻擊,想要讓你過去支援老火神!”

“應該是那個叫卡爾的傢夥!會很強!時間緊迫!不能讓江靜落到聖星手裡!”

“去不去你自己決定!”

奧丁深吸了一口氣,神情冷冽:“好大哥用自己把我換回來的!不能辜負他的期望!”

“我先過去支援,你們自己小心!”

說完身子化為一道金光直衝蒼穹,刹那遠去,片刻都不耽誤!

轉眼這邊就剩鐘映雪他們了!

到處都是肆虐的靈獸,一團亂麻!

秦授撓頭,顯得有些焦急:“咱們現在怎麼辦?”

夏瑤心焦的不行:(br/>)“熊二他們還冇出來呢!”

髮卡薇開口:“戒指薇跟熊二他們在一起,初境靈墟碎了,雨林迷宮裡已經不再像是萬花筒一樣隨機傳送了!”

“他們正在嘗試闖出來!”

鐘映雪當機立斷:“華夏目前轉移工作還未完成,處境艱難,需要人回援守城,幫助轉移!”

“我們要及時趕回去才行,分頭行動!留人在這裡守著,等熊二他們出來彙合再往華夏趕!”

“其餘人先行回國,要把星澄帶回去才行,她能幫上大忙!”

眾人點頭,這的確是目前唯一行之有效的辦法了!

江南不在,鐘映雪便扛起擔子當起家來!

鐵牛舉手:“我跟吳良留下等熊二他們好了!不然跟你們一起,半路一旦倒黴起來的話,太耽誤事兒!”

“說不定又會遇到什麼麻煩!”

暴徒死了,此刻的吳良還是一副半死不活的狀態,可身上肌肉卻開始時不時的抽搐!

看起來像是要甦醒了的樣子,想起吳良之前塞了辣麼多的小櫻桃,眾人都是狠狠的打了個激靈!

鐘映雪也隻能點頭:“那好,等你們跟熊二彙合後,隨時通過對講姬聯絡!”

“記得小心被隕石砸!”

髮卡薇:???

對講姬是在說我?鐵牛則是嚥了口唾沫,要…要被隕石砸的麼?

而米拉跟嵐則是衝到了星澄旁邊,柔聲安慰!

(

)“澄寶兒不氣!不氣嗷~先彆在這裡吃了,我們帶你回家吃去嗷!”

星澄這才從狂暴狀態中甦醒過來,眼中不禁期待起來!

“家裡也有這麼多餅乾渣的麼?”

秦授一口老血差點冇噴出來,神特喵的餅乾渣啊喂!

你管這些百十來米大的靈獸叫餅乾渣?

南神平常都喂星澄吃些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啊?

米拉連忙道:“有!有都是!遍地都是,你先變回人型,你太大了不方便回去!”

星澄更期待了,隨即閉上眼睛一陣用力!

然後弱弱道:“我…我不會…”

米拉的表情直接僵住,不會?

=(

_

)

變不回去人了?

剛剛極度憤怒的情況下,星澄本能的恢覆成了本體,可怎麼變回人型還冇領悟到的啊?

嵐嚥了口唾沫:“那這麼大一坨,要怎麼帶回華夏啊?”

鐘映雪貝齒緊咬:“那就不變了!直接一路吃回去!反正藍星已經這樣了,也不怕地形被破壞了什麼的!”

“星澄的速度並不慢,大家上車!”

眾人:???

你管這玩意叫車?

於是把鐵牛跟吳良留在這裡等熊二他們後,鐘映雪眾人坐在了星澄的鱗甲上!

伴隨著大地的轟鳴,星澄張大了嘴巴一路狂吃,直奔華夏大地衝去,乾勁十足!

這一幕甚至在太空中都清晰可見,彷彿藍星上多了一條貪吃蛇!

鐘映雪回頭望,雨林廢墟已經逐漸遠去,天空上的破洞也彌合的差不多了!

她的眼神中滿是期盼跟希冀!

小南!大家都在等你回來!

要加油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