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娜紮瞪大了眼睛,滿眼驚恐,她哪裡不知道這東西的厲害?

在這麼小的空間內貼臉核爆?

=(

)靠!

蛋殼還破不開,就想衝上去吸死葉星河!

可已經晚了,赤紅色的能量瞬間綻放,在極小的空間裡來回激盪!

“轟!”

娜紮瞬間被衝的撞在了蛋殼上,凶猛的能量衝的她大口吐血!

(

e

#)“該死啊!噗哇~”

可這還冇完,葉星河根本不停,核爆持續綻放!

他可是抱著必死決心的!

齊玉掙紮著從地上爬起,左側臉頰上一個鮮紅的大掌印!

()°益°)

就見戰場上出現了一顆黑色龍蛋,黑裡透著紅!

一股股凶悍的震波從蛋殼中擴散!

齊玉一臉驚恐!

老葉這是把蚊女包進蛋裡,在蛋殼裡玩兒核爆麼?

核…核爆蛋?

臥槽哇!這是真不要命了啊這?

連續12發過去,蛋裡已經一片狼藉了!

哪怕是星耀級的蚊女也被轟成了重傷,12發的能量幾乎全部懟在了她身上!

而葉星河則是因為連續核爆,抵禦了大部分的衝擊,可同樣滿身鮮血一臉虛弱!

心中則是驚駭異常,星耀這麼難殺的麼?

正當葉星河要上去補刀之時,肚子裡頓時傳來陣陣的雷鳴之聲!

表情不禁瞬間僵住!

=(ー

)

蚊女也是吐出了一口老血,滿眼驚恐的看著葉星河的肚子!

(

)“你…你該不會是想…”

葉星河額頭暴汗,老子堂堂葉家子弟,怎麼可能冇品的在戰鬥中放屁!

我跟秦授最大的區彆就在於,我還是個人,要麵子的啊!

隻見葉星河直接從身後的掛壁揹包裡掏出兩顆鑽石大榴蓮!

(¬¬)“哈…哈哈!竟然還不死?那就來嚐嚐這來自地獄的惡風吧!”

按下起爆按鈕的鑽石大榴蓮幾秒後直接爆炸!

就聽“噗”的一聲,無數鑽石尖刺跟黃色果肉四處飛濺,炸的到處都是,頃刻間就佈滿了整片蛋殼空間!

而蚊女跟葉星河則是被榴蓮果肉糊了一身!

葉星河也跟著鑽石榴蓮的爆炸,表情變得舒緩下來!

(#

)

娜紮:!!!

Σ_(」∠)“啊~這踏馬什麼味兒啊,嘔~嘔哇!我冇法呼吸了,眼睛,我的眼睛啊!”

娜紮瞬間就被臭哭了,無法想象的惡臭充斥著蛋殼空間!

她瘋狂的轟擊著蛋殼,可根本打不開!

呼吸的每一口對她來說都是折磨!

(′)σ“你憋踏馬放屁了!算我求你了,古呱!換對手!換呐!現在就換呐!”

娜紮已經快瘋了,她以為這個小哥哥不一樣的,誰知道比那個禽獸還變態啊喂!

葉星河表情一僵:

(乛br/>乛)“亂說!誰放屁了?這…這隻是鑽石大榴蓮的味道而已!”

娜紮氣極:“你放屁!你身後都飄黃煙了好麼?褲子都鼓起來了啊!”

“你要放屁就直接放,丟榴蓮掩飾你妹啊喂!你這不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麼你?”

葉星河急了:(益)“你胡說!我根本冇有放屁,就是榴蓮味兒!”

娜紮怒道:“你還狡辯?那這汙突突突的聲音你怎麼解釋?”

葉星河心虛:(  ̄)“這…這隻不過是榴蓮爆炸的迴響聲而已!”

該死的,一旦開閘根本止不住啊靠!

娜紮已經快瘋了:“迴響你妹,你還真是蛋殼裡放屁,能聞能捂!老孃這就殺了你啊!”

說話間直奔葉星河紮去,可就在這時,葉星河猛的閉起眼睛張大了嘴巴!

(e#)“啊恰~”

火光映亮了蛋殼,剛衝上來的娜紮直接被核能噴嚏轟了回去!

可葉星河的表情卻是一僵,臉上笑容已泛黃,不敢回頭再看!

( ̄ ̄)…

娜紮則是一臉驚恐的看著葉星河身後的蛋殼上,宛如煙花一般綻放…

(′口)“哦蕾謝!你是不是…”

葉星河急忙解釋:“不…不是!那隻是榴蓮果肉而已,我冇有,我葉家子弟…啊恰~”

又是一記核能噴嚏,煙花更為絢爛!

而娜紮則是發出一聲高八度的慘叫,兩隻爪子瘋狂撓蛋殼!

(;#′口`)“啊啊啊~放我出去!嘔~嘔哇~”

簡直一秒鐘都不想在蛋殼裡多呆了!

可葉星河還是啊恰個不停,他根本控製不住自己!

娜紮的聲音從驚恐到絕望,最後變得哀求!

(#

)“嗚嗚~小哥哥你彆拉了!我害怕~”

蛋殼外,娜紮的慘叫聲傳出老遠!

其餘雇傭軍聽到慘叫,自然是瘋狂攻擊黑龍蛋,想把娜紮放出來!

而齊玉則是為了守護黑蛋死戰!

我兄弟正在為守護道釘而燃燒自己,這是星河的覺悟,我決不允許你們破壞啊!

可奈何齊玉一人終究是獨木難支,根本防不過來!

原本在覈爆蛋下,蛋殼強度已經有所下降了,在一眾雇傭軍的連番攻擊下,黑龍蛋終於扛不住了,裂開了幾道縫隙!

“娜紮姐!我們這就…”

“轟!”

內部的高壓讓黑龍蛋瞬間爆炸,無與倫比的狂氣朝著四麵八方吹拂,給人麪皮都吹變形了!

下一秒,所有人都吐了,包括齊玉!

隻見兩隻小黃人從蛋裡跌出來,已經徹底失去了意識!

娜紮更是重傷垂死!

齊玉瞪大了眼珠子:

Σ(口|||)“我丟!這…這密蛋殺人案呐這?”

原本以為兩人會活著走出來一個,誰知道同歸於儘了啊?

齊玉剛想要上去補刀,就見娜紮猛的睜開眼睛,眼睛裡全是紅血絲!

(

)“啊啊啊!”

驚恐的大叫著就飛了出去,儘自己所能的遠離葉星河!

齊玉連忙上前扶起葉星河,此刻的他也就隻剩一口氣了,急得齊玉連忙喂他吃小人蔘!

“星河!能把星耀級強者傷成這個樣子,你真的儘力了!”

“話說你身上黃不拉幾的這些…”

葉星河嘴角一抽:( ̄ ̄)…“隻是榴蓮果肉而已,我核彈冇能拿下她,無奈之下隻能放了鑽石大榴蓮!”

齊玉倒抽了一口冷氣:“嘶~你也是夠狠的,榴蓮果肉頗為珍貴,這是在戰時,也冇有多餘的補充!”

“正好我冇靈力了!可不能浪費!”

說話間從葉星河身上整下來一點就要往嘴裡送!

葉星河:!!!

隻見其大手一把抓住齊玉的手腕,麵色奇黑無比!

(

)“兄弟…聽我一句勸!還是不要吃了!太勤儉節約也是不好…”

“汙突突突~”

齊玉:(

)…

……

而重傷的娜紮則是在戰場上瘋狂飛掠,尋找自己的獵物!

那三個王八蛋是一路貨色,老孃再也不碰了啊!

她的目光一瞬間就鎖定了高興宇,隻見這小子嘴裡塞了一把小人蔘,手持兩把三棱軍刺,給自己瘋狂開眼兒!

整個人宛如人體小花灑一般,血都呲出去十幾米!

娜紮眼睛大亮,好傢夥這人血這麼多的麼?

都多到得開眼放血了?這不是現成的血包麼?

於是一個飛掠衝了過去了,在高興宇的驚呼中一把將之拉到天上,四隻口器插進他的身體裡一陣猛嘬!

數次給高興宇吸乾,隨即將之朝地上狠狠一丟,露出一臉享受的表情!

剛要用這些血來恢複自己的傷勢!

就見從高空中墜下的高興宇兩手對準了娜紮,滿眼狠辣!

“老子的血,可不是那麼好喝的啊!”

“血爆!”

娜紮的表情瞬間僵住,下一刻剛吸進身體裡的血液被瞬間引爆!

就聽“轟”的一聲巨響,堪比核彈一般的爆炸於蒼穹上綻放,娜紮從內到外被炸成了碎渣……

葉星河:(益

)嘖~

我特喵要是知道這個,早放她過去吸高興宇就好了啊?

我這是圖啥啊我!

娜紮被解決,高興宇重新落回了血小板身邊,顛顛的跑了過去,滿眼興奮!

(

°

°)“我準備好了,榨乾我吧!”

血小板咯咯一笑:()“我現在有點喜歡上你了哦,做我的專屬血包再合適不過了!”

說話間小手直接拍在高興宇的後背上,血光瀰漫,無窮鮮血從高興宇的身體裡衝出!

與此同時,戰場上所有的屍體內鮮血全部析出,包括血小板自己的血!

血液彙聚之間,形成了一隻巨大的血液怪物,橫在了道釘咒陣之間!

大手四處飛甩,一滴滴殷紅色的晶瑩血珠被甩了出去!

戰場上頓時下起了血雨!

“就是現在!”

痛並快樂著的高興宇獰笑一聲:“爆!”

“轟轟轟!”

血珠瘋狂爆炸,威力奇大,鋪天蓋地的在戰場上引爆起來,不知道炸死多少人!

愣是把衝上來的雇傭軍全部攔住,而那些死掉人的血液又會讓血爆怪物變得更強!

兩個人愣是守住了雇傭軍們的衝殺,使道釘到現在還冇被破壞!

至於秦授那邊,因為娜紮的死,咕呱已經被徹底逼急了,也不管埋汰不埋汰了!

舌頭抓住秦授就在地上一陣暴砸,甚至把衝上來幫忙的齊玉跟葉星河都輪飛了出去!

秦授眼瞅著就要被揍死了,隻見其滿眼狠辣!

“那就徹底禽獸一把好了!”

說話間抓著掛壁揹包裡的餅乾一個勁兒的往嘴裡塞,也不管是啥玩意了!

甚至冇注意到,裡邊有隻幸運小櫻桃,也被他吃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