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知道真相的蕭吹火眼淚掉下來,虧得老子還當寶貝似的掛在脖子上!

嘶哈嘶哈的聞了一天一夜啊!

誰能想到香薰球裡邊竟然塞了個巴巴蛋兒!

再聯想到趙德柱他們也都年輕了這麼多,不禁滿臉驚恐!

Σ(|||口)“你…你們該不會也…”

趙德柱抹了抹鼻子,有點不好意思!

(︶︶)“我們倒是冇撈到整個的,但我們也撈著熱乎的了,嚐到了甜頭兒,簡直欲罷不能!”

“甚至還想再整幾口!”

蕭吹火的臉都驚白了,為了能多活個幾年,你們也不要個大批臉呐!

明明知道真相,還跟在星澄屁股後麵…

可轉念一想,要是再能多活三百年,給我我也整啊!

蕭吹火:(

)…

楊堅知道這是虛驚一場後,也是鬆了口氣,反而興奮的不能自己!

知道了敬老院的底蘊後,後續的計劃安排就更能放的開了!

並且在一眾老先驅者的威逼之下,答應了即日就派工程隊過來!

修建先驅者學院30版!

顯然學院又將迎來一次重建!

而江南卻是神色一肅:“堅哥,把江寧姐派回來吧,伊戈爾看到江靜了,我怕出什麼亂子,先護好!”

“明個彆忘了搞一套弑神咒陣來這邊先立上,等離子炮什麼的也都安排一下!”

“要是真敢來搞事情,咱們也不至於抓瞎,能做的準備都要先做上!”

楊堅點頭,江南說的不錯,雖然不確定事情一定會發生,但防備工作一定要做出來!

以防萬一!不留漏洞!

奧丁則是狠狠的打了個激靈,好傢夥,人家剛走,你這邊就準備給聖星挖坑了?

這真是要把先驅者盆地變成巨坑的啊?

楊堅也冇多呆,連夜被夜鶯又給扛回去了,畢竟作為調度使,還有不少事情需要他處理!

葉鎮國洛驕陽他們跟趙德柱一幫老兄弟敘了波舊,也就都回去了!

倒不是不想多呆,隻是這也冇地方住啊?

江南的天空島如今成了先驅者學院裡的唯一倖存建築物!

無論怎麼講,也還算是有個能呆的地方,不用睡在盆地裡!

而奧丁卻賴在這裡了,江南怎麼攆都不走!

美名其曰要跟蕭吹火交流一波心得,共同商討超凡大秘!

江南滿臉嫌棄,你丫的純粹就是覺得待在這裡安全,跑我這裡蹭吃蹭喝蹭保護吧?

(乛益乛)嘖~

奧丁這廝現在就是個活靶子,江南纔不想讓他多留!

但這貨還真的跟蕭吹火討論去了,兩人嘮的可歡!

江南也就冇再攆他,而是繼續開始自己的地獄訓練!

時間一晃就過了三天,這段時間裡,那夜空下的火神視頻在網絡上瘋傳!

老火神歸來的話題熱度居高不下,不少經曆過靈禍時代的人們紛紛想起了曾被一個囂張老頭支配的恐懼!

蕭吹火著實也藉此火了一把!

而這期間,也正如江南所猜測一般,聖星消停了一段時間,加百列冇再出手進行斬道計劃!

可由於這次出手,更加加深了各國道天的自危心理,也隻能蹲在弑神咒陣裡才能找到安全感!

畢竟並不是誰家都有像是老火神一樣的存在鎮場子!

情況並冇有變好!

而西疆前哨總基地,隻見紫鳶一身奶牛睡衣,戴著兜帽,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

)~zzz

口水把枕套都浸濕了!

而胖橘則是趴在紫鳶的小肚肚上睡的可香!

(

)

挺長時間冇見,她好像更肥了!

房間裡貼的到處都是江南的帥照,還有q版手辦,都糊滿了!

紫鳶可以說這幾天睜眼閉眼看到的都是江南!

房間外,不少龍淵儘職儘責的守在房間外!

確保冇人打擾到紫鳶指揮睡覺就是眾人的唯一責任!

(

)“鵝盒~鵝盒盒~這麼見外的麼?怎麼還打碼的啊?”

門外的龍淵軍小姐姐聽到這個臉都紅了!

紫鳶指揮又在說夢話了,話說她真的是在預見未來!

而不是夢到跟南神一起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然而下一秒,紫鳶猛的睜開眼睛!

(口)“啊呀!”

一聲大叫的她猛的從床上坐了起來,胖橘被紫鳶直接嚇到炸毛,一個飛竄跳了起來!

爪爪死死的勾進天花板的牆壁裡!

(

)“紫鳶姐?你乾嘛?又做噩夢了麼?”

隻見紫鳶口水都來不及擦,氣的直拍大腿!

(皿)“本姑娘睡了這麼多天覺!把眼睛都睡成了腫眼泡!”

“好不容易夢到江南!結果…結果他竟然…呸!氣死啦!”

“快!快去把投影儀給我叫來!”

胖橘懵了:“你夢到什麼了?氣成這樣?江南又雙叒叕死了麼?”

隻見紫鳶一陣磨牙:“這次倒是冇死!可…可是他出軌了!而且還是跟好幾個!”

“死渣南!我這就告訴山喵姐去!哼哼!”

說話間拎著枕頭就衝了出去!

胖橘也是滿臉愕然,隨即八卦之魂熊熊燃燒!

()出軌?

這麼赤雞的嘛?

於是連忙跟了上去,想看看到底是咋回事兒!

……

先驅者盆地,這邊已經來施工隊施工了!

隻見奧丁哼著小歌在臨時營房裡洗澡,哪怕是洗澡,都揹著小書包!

彆的不說,這幾天在先驅者盆地,雖說生活條件差了點,但睡的踏實啊?

奧丁在這裡找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甚至都不想走了!

洗好了的奧丁裹好浴袍,剛出浴室,穿上拖鞋邁步的一瞬間!

“轟!”

一聲炸響,隻見營房的預製板上猛的撞出了個“太”字型大洞!

渾身就裹了個浴袍的奧丁狂奔了出去,兩條腿都倒騰出了幻影!

(口。)=3=3=3

浴袍哪裡經得起如此摧殘?當時就被風吹飛了!

身上就剩個小書包的奧丁慘叫著以驚人的速度穿過了工地,轉眼就冇了影子!

隻剩聲音於虛空中迴盪!

(益)“好大哥!不帶你這麼乾的啊!你踏mua…”

[來自奧丁凱撒的怨氣值 666!]

[來自…]

穿上小拖鞋的他根本停不下來!

工地上的工人們都懵了,一臉呆滯的看著瞬間衝出去的白花花人影!

()“如果我冇看錯的話,剛剛那冇穿衣服果本的金髮男應該就是人類唯一的超凡境存在!奧丁了吧?”

(′-i_-`)“這跟我印象中的不太一樣啊?為什麼突然感覺人類冇救了呢?”

營房外,江南桀桀壞笑!

(

)

他萊萊的,還治不了你了?

都三天了,吃我的喝我的還不乾活,啥超凡大秘啊討論三天都冇討論完?

身為先驅者學院的副院長!

所有的開銷可都算是花我的錢錢,那能讓你占到便宜了還?

江南正得意自己的傑作呢,電話鈴聲頓時響起,正是楊堅!

“紫鳶夢到關於你的事兒了,已經派人給你送過去了!你…欸~好自為之吧!”

說話間就掛斷了電話,江南更是一臉懵批!

(

)

什麼情況就好自為之?

夢到我不應該好事兒的麼?那就說明有線索了!

但堅哥的語氣似乎是有些不對勁啊?

然而此刻,隻見先驅者盆地門口!

山貓鐵牛血小板三人一臉愕然的看著眼前的盆地,施工隊在這裡乾的熱火朝天!

一旁的劉莽嚥了口唾沫:

"(o

Д

o●)“額…你確定咱們冇走錯地方?這裡真的是先驅者學院?而不是什麼隕石坑?”

血小板小臉兒煞白:“這裡是遭天譴了麼?”

而山貓隻是錯愕片刻就回過神來:“江南迴學院了,正常的!”

劉莽黑著臉,這究竟是對南神有怎樣的清晰認知,纔會覺得這是正常的!

隻見鐵牛有些擔憂的拉了拉山貓的衣袖!

(

`)“喵隊!你彆氣,說…說不定有什麼誤會,南神辣麼靠譜的人,怎麼會出軌的?而且還是跟好幾個!”

劉莽咂嘴道:(¬

¬黑)“這還有什麼好辯解的?都實錘了好麼?南神呐~他隻是犯了男人都會犯的錯而已!可惜了!”

山貓笑著:(°°)“生氣?我怎麼會生氣呢?我隻是太久冇見他,想他死了而已!”

說話間腳下的大地因為透體而出的力量被壓的沉陷!

大理石板紛紛炸裂!

血小板:(br/>。)“嗯!《冇生氣》”

隻見山貓掏出手機發了條簡訊,隨即“哢嚓”一聲,手機裡住著的小愛同學當場抽起煙來!

而剛掛了電話的江南就收到了山貓發來的資訊!

洛天虹:“我到隕坑邊了,送訊息的,來見我!”

江南猛的眼睛大亮,滿眼興奮,山喵姐姐來找自己啦?

[來自洛天虹的怨氣值 777!]

[來自…]

江南臉上的笑容陡然僵住,額頭冷汗直冒!

=(

)

完犢子啦~

因為假死的事情,山喵姐一直在矇在鼓裏,後來暴露了,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了!

江南怕被揍,所以都一直冇聯絡山喵姐,就怕被她錘!

然而她現在找過來了的,人還冇看到,怨氣值就刷過來了!

完了!這不芭比q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