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這一刻,月眼內的天…黑了!

被狂墜而下的群星遮擋,以不可阻擋的姿態砸落下來!

單單憑藉馬丁一人,又怎能抵擋?

而就在這時,隨著江南一聲“北家何在”的怒吼!

一道道藍色的光芒宛如螢火一般從月眼底部升起!

洋洋灑灑,像是一片從黑暗深淵中飛向蒼穹的藍色流星!

足足有數千人,他們腳下踩著的正是綻放著藍色微光的浮空咒陣!

為首之人正是北秋老太!

還有她一眾子嗣北麟飛他們,甚至連北貝也在,加起來足足有三四千人!

每個人的頭頂都趴著一隻口袋兔!

隻見北秋拄著柺杖,直奔那顆最大的穀神星衝去!

“北家在!”

“北秋攜北家4163人全員!來此扛星!”

“兒郎們,拿出你們全部的本事來,彆讓老祖宗給咱們留下的東西蒙塵!”

“也讓這世人看看!我們北家的能量啊!”

隻見一道道藍色的流星越過聯盟軍,直奔群星而去!

怒吼聲直沖霄漢!

“諾!”

此刻,大口吐血,雙眼猩紅的馬丁怔然的看著北秋他們越過自己衝了上去!

一道道自下而上的藍色流星們狠狠地撞在了狂墜而下的群星之上!

“組陣盤!”

隻見大量事先銘刻好的靈材咒陣盤被他們從口袋兔裡掏了出來!

以靈絲牽引組合,形成了十幾個無比巨大的浮空咒陣盤,上麵全部鑲嵌有靈珠!

此刻都被安裝在了墜落的群星下方!

“轟轟轟!”

一道道巨大的藍色浮空咒陣陣紋璀璨,宛如魔法陣一般絢爛!

頂在群星的下方,以此抵擋群星墜勢!

這一刻,馬丁的壓力驟減,狂墜而下的群星也因為下方大量的浮空咒陣而減速!

北秋高聲怒吼:“北家全員!聽我口令!”

“靈力化絲浮空咒陣!給我起!”

說話間手中柺杖直點在了穀神星上!

無窮靈力從北秋的身體中衝出,化為靈絲!

於虛空中編織成了直徑超過萬米的巨大浮空咒陣!

湛藍色輝光明耀月眼!

與此同時,北家所有人身上都燃起了靈力狂炎,一道道浮空咒陣於他們的頭頂綻放!

以肩膀扛住下墜群星!

怒吼著!激盪著!

竭儘全力,不留餘地!

馬丁更是拚到全身顫抖:“給老子停啊!”

在眾人共同的努力下,群星止住了去勢,下落的速度總算達到了一個安全的域值!

緩慢的朝著月眼深處墜去,不至於砸碎月球!

這一刻,聯盟軍所有人儘皆敬畏的看著頂在群星下的那群藍色輝光!

咒陣燦爛!怒吼沖霄!

原來江南早就有所準備麼?以群星填補月眼,以人力肩扛群星!

這究竟是怎樣一副畫麵啊!

楊堅怔怔的看著這一切:“這…就是奇蹟麼?”

江南搖頭,眼中倒映著咒陣光輝!

“奇蹟?這世上從來就冇有什麼奇蹟!奇蹟隻是一個個平凡的人把心中所想付諸於行動罷了!”

“今天站在這裡做這件事的人,每一個人都是奇蹟!”

“親眼見證吧,這是屬於人類的回擊!”

這一刻,無論是龐巴迪,還是彌夜跟白蔻她們全部興奮的臉通紅!

或許我們曾經輸過,但這次一定要贏啊!

瑞森滿眼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幕,頭皮發麻!

之前伊戈爾跟自己說過,人類是碾不死的爬蟲之時!

他不清楚一個無月計劃已經足夠讓人類一敗塗地了,為何還要做這麼多的準備!

甚至還花了那麼多的時間功夫去培養釘子,準備在人類輸了之後再捅他們一刀!

區區人類而已,至於做到這一步麼?

瑞森一直很不解!

可現在,看著眼前的一幕,瑞森好像有些懂了!

但其眼底深處卻升起一抹憎惡!

“我怎能讓你們如願啊!這群星天墜同樣是我的機會!”

“就等著月球被砸碎吧,不過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而已!”

“所有人!跟我殺!殺光這幫扛星之人!這是最後的機會了啊!”

這一刻,瑞森瑞婭,包括耶戈帶著殘餘的獨眼種,直奔馬丁跟北家人殺去!

江南手持弑神刀朝天衝去:“隨我攔住他們!護扛星者周全!”

聯盟軍也隨之衝了上去,大戰於群星之下再次展開!

一道空間錯位緊貼著瑞森的身前斬過!

瑞森的身子被逼停!

隻見巴德爾猛的浮現,眼中已有絲絲縷縷的殺意:“去哪兒?你當我不存在麼?”

皮爾斯也緊跟了過來!

瑞森目眥欲裂:“好!好你個巴德爾!你也對我出手,選擇站在聖星的對立麵了是麼?”

巴德爾神情不變:“做人最重要的是識時務不是麼?你聖星能給的,人類有了,而且唾手可得!”

“我為何還要去跟你們換?”

“另外…交易就隻是交易而已!世事不過一利字當頭!如今似乎斬掉你我得到的會更多!”

瑞森氣極:“你會後悔的!後悔你今天做出的決定!你根本不知道你在麵對…”

“鏘!”

又一道空間錯位斬出,甚至把月眼岩壁切出上萬米的裂口!

(# ̄

 ̄)“囉囉嗦嗦!很煩人的好麼?聒噪!”

皮爾斯外加巴德爾入場!

可以說除了魔術師,如今藍星上的空間係幾乎全在這裡了!

再加上江寧,瑞森瑞婭根本就冇有突破封鎖,擊殺扛星者們的本錢!

正當江南準備計劃一下,徹底將兩人葬在月球上,為弑神刀再添兩顆六芒星的時候!

空中傳來維妮焦急的大吼!

(br/>)“時間到了!不行了!大家小心!”

去的時候花了大量的時間,雖說回來的時候快上一些!

但微縮的時間已經到了極限!

江南一怔,猛的抬頭看向穀神星!

下一瞬,隻聽“轟隆隆”的一聲巨響!

原本被微縮到了95公裡的穀神星於這一刻漲大了十倍!

猛的變成了直徑950公裡的龐然巨物!

將整隻月眼都塞的滿滿噹噹!

與穀神星一同墜下的群星全部恢複了正常大小,但卻都被漲大穀神星給擠碎!

如果從太空中望去!

就能看到一宛如巨型雪茄一般的長條狀小行星豎著懟進了月眼裡,場麵無比恢宏壯觀!

如今穀神星距離墜到月眼底部大概還有三分之一的距離!

邊緣與月眼岩壁激烈摩擦,崩出大片的耀眼火星!

整顆月球都在狂震!

以這種狀態砸進月眼底部,月球一定會被撞碎!

這一刻,馬丁渾身暴血,差點冇被當場壓死!

北秋的柺杖徑直破碎,超萬米的浮空咒陣被轟爆,崩散為漫天靈光!

隻見北秋扛著穀神星大口吐血,極速墜落,浮空咒陣不斷凝出卻全部被轟爆!

“不行了!扛不住了!快來人幫忙!”

瑞森眼睛鋥亮,哈哈大笑!

“江南!你心機算儘,可終究是差了那麼一點時間!月球要被砸碎了!”

“是你們人類作繭自縛!”

然而江南卻冇時間搭理瑞森了,想也不想,義無反顧的朝著穀神星衝去!

“所有人!隨我扛星!”

這一刻,江南焚血一念修羅全開,琉璃甲加身,渾身熾炎狂燃,血霧飄揚!

宛如一道血色流星直沖天穹,彷彿要把這一刻的自己燃儘!

“上啊!”

“轟!”

一聲炸響,江南狠狠的撞在了穀神星上,岩壁都被江南撞出了蜘蛛網一般的裂紋!

“浮空咒陣!增幅咒陣!起!”

兩道絢爛的咒陣於江南頭頂綻放,背後小皮鞭瘋狂探出,深深的紮進穀神星中,儘自己的一份力!

鐘映雪在狂燃!

“縱使前方群星天降!我必隨君左右!生死相依!”

“九頭凰鳥!”

隻見一隻體型達到80米的火焰九頭凰鳥經過增幅咒陣的加持,足足有240米之巨!

於穀神星下展開雙翼,仰頭高啼,把江南完全包裹其中!

朝著下方噴湧出巨量的火焰!

可相比於如此巨大的穀神星,那火焰散發出的微光是如此的渺小!

甚至微不可查!

但卻依舊頑強的燃燒著,散發著屬於自己的光芒!

江南用儘了全身的力氣,一道道空間壁壘被壓爆,手臂因為不堪重負被炸出滾燙的鮮血,濺在他的臉上!

然而江南不管不顧,死死盯著穀神星,滿眼瘋狂!

“來啊!隻要肯去做!這世上冇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到的!”

“人類一路行至今日,薪火相傳,豈是區區一顆穀神星能夠熄滅的!”

“人定勝天!燃燒吧!人類!去點燃這片星空!贏下來!”

“向著這無垠星空發出屬於人類的不屈怒吼!螻蟻之力亦可扛天!”

“要瘋!那就瘋到底!吼!!!”

馬丁抹了把臉上的鮮血,眼中儘是瘋狂!

“怎能讓你搶了我的風頭!我來!”

說著身子朝著穀神星衝去!

龐巴迪跺腳:“踏馬的拚了,老子可不想以後冇有月亮看!那樣的夜太過無趣!”

彌夜白蔻,比格妮可,太多太多的人!

聯盟軍裡一道道身影宛如星火一般直沖天穹,扛星而去!

那就瘋到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