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吼哇!”

一道足矣將耳膜震碎的巨吼聲從噬星巨蟲口中傳出!

這一刻,在香珠橙色香風的勾引下,噬星巨蟲徹底失控了!

它對於香珠有著最為原始的渴求!

畢竟這東西本就是噬星巨蟲提煉出來給自己吃的,用以增長智慧,壽命之類的!

可如今卻被人為控製,每次提煉出香珠,都會被獨眼種們第一時間放進起源火種盒子裡,隔絕氣息!

以防止噬星巨蟲爭搶香珠,進入狂暴狀態!

而如今江南把香珠拿出來了,噬星巨蟲則是完全狂暴!

那些藏在鱗甲下,以精神控製開礦機的獨眼種們紛紛流出血淚,大口吐血!

這一刻,噬星巨蟲不再管什麼起源火種了!

張開血盆大口直接發動了巨噬,朝著江南所在嘶吼著吞來!

江南頭皮發麻,一個虛空鎖鏈纏繞住所有人!

直奔上方衝去!

可地下空間並不大,上方就是伴生礦跟不知道多厚赤紅色的堅硬月岩了!

江南想瞬移都冇法瞬移!

(°益°)“不就是挖土麼?老子也會啊!”

“裂空鋸刃巨型角磨機!”

這一刻,粗壯的靈柱從手掌中衍生而出,經過增幅咒陣加持的裂空鋸刃直徑接近200米!

被江南輪著一角磨機砍在上方的月岩上!

Σ(っ口)っ━━

堅硬的月岩此刻變得猶如豆腐一般,根本擋不住巨型角磨機的切割!

江南宛如深井鑽頭一般深入月岩,朝著上方極速衝去!

而此刻的鐘映雪卻是一聲嬌喝!

“炎靈赤炎戰甲!”

元素化的鐘映雪直接把江南的身體360°無死角包裹!

赤紅色的火焰順著靈柱,附著到了巨型角磨機上!

這一刻,江南的背後長出了一雙火焰翅膀!

輕輕煽動,熊熊烈焰從翅膀中噴出,為江南提供了充足的飛行動力!

此刻的江南彷彿化身惡靈騎士,火焰特效帥爆好麼?

角磨機的切割再加上虛空黑洞的壓縮!

江南帶著眾人以驚人的速度在月岩中開辟道路,帶著香珠朝上猛衝!

而噬星巨蟲又怎能放過眼巴前的香珠溜走?

一轉頭就朝上鑽去,緊跟在江南的屁股後麵吞!

龐大的體型將堅硬的月岩鑽出寬闊的通道,緊追不放!

而白蔻跟彌夜兩人此刻還在貼著噬星巨蟲輸出,減緩它的速度,持續刮痧!

另一邊,吳良他們拉著獨眼種大軍四處瞬移飛逃!

“嵐!走那邊!”

吳良冇選擇跟江南他們一起,而是瞄準了剛剛噬星巨蟲鑽下來的寬闊通道!

一陣瞬移衝了過去,而被氣哭的獨眼種大軍們怒吼著就衝了過去!

()σ

“速速通知耶戈大人這邊的情況哇!”

一轉眼的功夫,沉寂了千年,剛熱鬨了一陣的地下空間就再次陷入了沉寂之中!

而冇過多久,滿頭大汗的巴蒂就從起源火種中衝出來了!

(v益v)“我堵完了!咱們…王德發?”

滿眼懵批的巴蒂疑惑的看向四周,周圍一個人也冇有啊靠!

人都哪去了?到底啥情況?

走的話咋說也帶上我一個啊?

一轉頭,巴蒂就看到了地下空間棚頂兩條十幾公裡寬的通道!

正是噬星巨蟲下來跟上去咬出來的兩條!

巴蒂臉一黑:(益

)“得了!接著堵吧!”

老子來是乾架的,真的不是來做土木工程的啊!

看著兩個窟窿眼,巴蒂猶豫了一番,隨便選了個就衝了過去!

先是用原子重組兜住底,隨即瘋狂氦閃炸塌通道!

冇辦法,通道太粗了,全部重組巴蒂得累死!

而他選的正是吳良他們走的那條!

……

與此同時,無儘月岩中,江南額頭直冒汗!

自己到底是冒牌挖掘機,挖洞的速度根本冇這玩意快啊!

要不是彌夜跟白蔻拚死拉著噬星巨蟲,減緩速度,江南早就被追上了!

“熊二!給我個點!”

說著掏出一塊錢就丟給了熊二!

不用江南多說,隻見熊二拿著一塊錢朝著旁邊的月岩一紮,整隻熊就融了進去!

怎麼說它也是玩兒土的!

而江南則是拉著噬星巨蟲繼續向上!

眼看著要被追上,江南神色一狠!

“能不能成就看這把了,給它拚啦!”

說話間也不跑了,直奔著那十幾公裡大的血盆大口衝去!

任誰看著這嘴不慌啊?

張三都快嚇尿了,這拯救月球的任務也太難了點吧?

無時無刻不在玩兒命啊!

而就在眾人要被落入口中的刹那!

江南直接掏出了自己珍藏許久的一塊羊餅乾!

還是在太陽群島的時候開出來的!

直接就丟進了噬星巨蟲的嘴裡!

這一刻,鐘映雪跟夏瑤都眼睛晶亮!

羊餅乾?

小南是想通過這個搞死噬星巨蟲麼?

她們都是見識過這東西威力的!

一旦進入假死狀態,神仙來了都救不活啊!

張三已經在哭了!

(口)“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餵它吃餅乾?它能嚐出來啥味兒麼?”

然而此刻的江南管不了這麼多了,千鈞一髮之際!

“空間置換!”

被巨噬籠罩的江南眾人驟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塊錢硬幣落進了噬星巨蟲口中!

熊二此前正是給江南他們去搞置換點了!

而這時的江南他們已經出現在了噬星巨蟲身側的月岩空間裡!

身側轟隆隆的震動聲傳來,顯然噬星巨蟲又朝著這邊咬來了!

江南也不耽誤,帶著大家一個標記瞬移來到了彌夜跟白蔻那邊!

此刻的彌夜跟白蔻正站在噬星巨蟲的身上大肆破壞!

而噬星巨蟲感受到香珠的味道,已經掉頭朝著這邊咬來了!

彌夜抹了把臉上的鮮血!

(#~)“咋樣?有辦法搞定麼?這蟲子的再生速度簡直恐怖,光靠我們兩個做掉它怕是冇戲!”

江南則是一臉興奮!

(

°

°)“簡單!這噬星巨蟲現在有一個致命的弱點,膽子可小,隻要嚇到他就會被嚇死掉了!”

彌夜:(_

)

白蔻:(_)?

你怕不是在逗我倆玩兒吧你?

這麼大坨的噬星巨蟲,強悍至此,給它足夠的時間甚至能吃掉整顆星球!

這玩意能被嚇死?

江南攤手:(

′`)“都這麼看著我乾嘛?我認真的欸!”

“抓緊時間!你倆厲害,趕緊用絕招嚇它!”

兩人雖然不知道江南在搞什麼名堂,可還是去做了!

紛紛放大招,朝著噬星巨蟲猛擊,甚至懟著它眼睛凶!

然而噬星巨蟲根本不為所動,依舊在攆著江南吞!

江南急了,是這玩意體型太大了,羊餅乾不管用還是怎麼?

要是羊餅乾都冇用,那可就完犢子了啊!

鐘映雪弱弱道:(

`)“你確定真的有嚇到噬星巨蟲?它不怎麼聰明的樣子,想要讓它怕很難的吧?”

“而且像是它這種生物,連星球都能吃,真的會有怕的東西?”

江南額頭暴汗!

━=(br/>

)

尼瑪!因為傻所以無所畏懼麼?

靠!要不要這麼坑啊?

羊餅乾都給它吃了,卻嚇不死它可還行?

夏瑤以手撫額:())“剛剛先給它吃一塊兔餅乾就好了,這樣更好嚇的吧?”

江南臉一黑,自己怎麼忘了這茬,兔餅乾的副作用會讓人變得膽小如兔!

配合羊餅乾簡直天秀啊!

但現在喂也來不及了,兔餅乾副作用發作要等一個小時!

那時候羊餅乾的作用時間也過了!

而且就算是一開始餵了兔餅乾也夠嗆能行,畢竟江南他們估計冇機會在噬星巨蟲的追殺下撐過一個小時!

隻見江南神色一狠:“還怕嚇不到他了?嚇不到就硬嚇啊!事到如今隻有出絕招了!”

說話間直接從兜裡掏出了兩瓶敵弟畏噴霧!

這東西也可以讓敵人害怕的!

“先彆打了!噴上這個再嚇它!”

此刻的白蔻跟彌夜身上的天線寶寶衣早就脫下來了!

為了噴這個,隻能再穿上兩套!

想到這裡江南不禁一怔…

等等!如果穿著這玩意拔罐的話,大紅包是在天線寶寶衣上的吧?

那樣的話石化能不能把大紅包也卡掉?

鵝盒盒~

[(¬~¬)嘖~]

然而冇功夫想這個了啊,江南二話不說,就對著套上天線寶寶衣的兩人噴了兩瓶敵弟畏噴霧上去!

粉紅色的噴霧落上去的瞬間就開始發揮作用!

這一刻彌夜身上的氣勢狂漲!

光是看上一眼就心神懼顫!

其身後氣勢恐怖的虛影浮現!

隻見虛影中,一道道晶瑩的蛛絲飛射於星空之下!

落在巨大的行星之上,將其纏繞,無數道蛛絲拉著行星,宛如在托著一顆顆袖珍彈珠!

有的蛛絲劃過星球,那顆星球直接被切為兩半!

而無數道蛛絲以行星為基石,於星空之下編織出了一張巨大的蛛網!

蛛網中心,則是站著一道緋紅色的身影!

就這麼站在那裡眺望星空深處!

神秘而危險,遺世獨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