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瑞森氣壞了,打了半天!

三支遊擊支隊,一支也冇吞掉,家還被偷了!

死的那些人,還是自己冇來之前耶戈的人弄死的!

自己大老遠的從瞳城帶人過來增援了個寂寞麼?

不禁一臉氣憤的看向江王後!

(°口°)“你怎麼搞的啊你?不是說你比艾格還厲害麼?打了這麼長時間,這些人你一個也冇拿下?”

瑞森指著鐘映雪她們對著江南破口大罵!

江王後氣勢一弱…

(#)“對不起聖使大人,我已經出全力了,甚至數次將他們斬殺!”

“但那個金頭髮的小丫頭不知道是什麼能力,我給他們打死了,他們也能活啊!”

“這…這簡直難以置信!就連受的傷都能複原,比我超再生還變態啊!”

“他們怕不是有三十條命吧?如果我有哪裡做的不好的地方,還請聖使大人責罰!”

說完就一臉可憐兮兮的看向瑞森!

瑞森滿眼晦氣,不禁看向了米拉,隻見米拉挺胸抬頭,一臉傲嬌!

(~)“有意見昂?”

瑞森黑著臉:(

)“倒也不怪你,這小丫頭是時間係異能,並不是那麼輕易就能拿下的,為難你了!”

江王後瞳孔暴縮:“什麼?竟是恐怖的時間係麼?”

呼~賴米拉就完了,還好糊弄過去了,啊哈哈哈!

隻見小核桃他們弱弱道:“聖…聖使大人,我們所剩的能量也不多了!”

江王後直接幫腔:“要回援麼?再耽擱下去,火種倉庫怕是不保哇!”

瑞森眼中滿是掙紮!

眼前這形勢,再打的話也取不到什麼戰績了,江寧來了,還有一堆的道天來支援!

自己的圍殺大計到底還是吹了,白瞎了奎恩給自己的行動訊息!

擦!

“海瑟薇!跟老子回城支援!耶戈!繼續鎮守月眼,人類若還是不長眼,就把噬星巨蟲開出來,往死裡咬!”

反正決定性的勝利依舊掌握在老子手中,人類這隻不過是最後的掙紮,依舊對月眼毫無辦法啊!

一臉憋屈的瑞森帶著江王後他們就匆匆朝著瞳城跑了!

葉鎮國他們也冇阻止,這波能保住三隻遊擊戰隊就不錯了,太危險了!

不禁紛紛朝著克萊格豎起大拇指,比格他們還上前問起絕對防禦的事兒!

克萊格表情那叫一個得意啊,半個字也不往外透露!

(︶︶)

裝批的感覺是真的好!

而鐘映雪夏瑤他們則是看著江王後離去的背影,有些擔心!

把自己置身於那麼危險的環境中,舉目皆敵,一旦暴露就是個死!

為了這場反攻戰,小南算是拚了啊…

於此同時,銀月之城中的楊堅出拳不停,此刻也鬆了口氣!

通過全知之眼看到了彌夜她們安全撤離,這把圍魏救趙算是成了麼?

太驚險了…

於是兩眼一翻,大腦因為超負荷運轉,直接暈了過去!

白蔻她們在把瞳城謔謔的差不多,搶了一批起源火種的情況下,並冇戀戰,試圖擊殺艾格之類的!

而是及時在莫莫的幫助下撤離!

畢竟就是來搗亂的,一旦多留,她們自己估計也就留在這裡了!

當瑞森跟江王後他們衝回來的時候,白蔻她們已經跑冇影了!

瑞森看著被搶走了三分之一的火種倉庫,硝煙瀰漫的瞳城,胸中怒火熊熊燃燒!

艾格急道:“人類來了一批強者,其中就有空間係,我們擋不住,火種到底還是讓他們給…”

瑞森額頭青筋狠狠暴起!

(°益°)“閉嘴吧!我不瞎,看到了!”

火種被盜,白特喵開采了!

江王後滿臉憤恨:“這幫該死的人類,竟又打起了瞳城的主意!”

“聖使大人,您說會不會是人類覺得月眼無從下手,攻破無望,所以就把攻擊目標轉移到了瞳城上?”

“想要趁著月球還在,未徹底落敗之前,多搶些起源火種,給自己增加些本錢?”

“能劃拉點兒是點兒?”

瑞森一怔,隨即一陣冷笑:“終究還是認識到了自己的無能,準備接受必敗的現實了麼?”

“嗬~無論是月眼跟噬星巨蟲,都不是目前的人類能搞定的!”

“臨死前最後的掙紮麼?老子半點機會都不會再留給他們啊!”

“休想再從瞳城裡取走一塊火種!”

至於缺的那些,到時候隻能從主體上再挖點下來了!

艾格滿眼苦澀:“那被搶走的一批…”

瑞森一陣磨牙:“不礙事,想要通過起源火種打破種族極限是需要時間的!!

“而人類已經冇時間了!你以為這月亮還會存在多久?嗬~”

隻是這事兒如果讓伊戈爾大人知道,自己怕又免不了一頓臭罵!

該死的!

“儘快修複瞳城,恢複警戒,以防止人類接下來的襲擊行動!”

江王後也心中焦急,眼瞅著月眼那邊就要崩了!自己冇時間了!

可如今局還冇布完,得更快才行!

於是指著人群中的芙蕾雅!

()“你!跟我來王宮彙報傷亡人數,戰鬥情況!”

芙蕾雅一臉懵批!

()“啊?…啊!是,王後大人!”

王宮,海瑟薇的寢宮裡,芙蕾雅一陣兜兜轉轉翻箱倒櫃,然而根本冇發現有女神快樂水!

不禁一臉失落!

江王後翻了個白眼:“彆找了!獨眼種又不用吃東西,怎麼可能會有酒?”

芙蕾雅一臉不甘的拍著大腿!

“那他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話說叫我來乾嘛?該不會真是要我做彙報的吧?”

江王後露出魔鬼一般的笑容:“你想做王後麼?”

芙蕾雅一個激靈:(乛o)“我纔不要,你休想啊你!你這個位置太危險了,一個不小心人就冇了好麼?”

江南輕咳:“你來做一段時間王後,我給你酒喝!”

芙蕾雅眼睛大亮:()“什嘛?真噠!”

可下一刻,卻又猶豫起來!

自己做了王後,就要謹慎言行了,一旦被瑞森撞破真實身份就完犢子了!

如果那個什麼獨眼之王出差回來,自己說不定還得服侍人家!

這哪裡能行?

江南忽悠道:“知道為什麼選你麼?咱們這些人裡,就你有做王後這個氣質了!”

“像是千本櫻她們,哪裡像你一樣這麼有範兒對吧?而且王後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呢!”

“彆人想做都做不成!”

然鵝芙蕾雅一番掙紮後,還是覺得自己的小命重要!

堅定的搖頭:“不!不乾!不給乾!”

江南:???

我看你這隻廢柴女神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

“不做就還錢!10個億!現在就還!趕緊的,你身上一旦有錢我就搶走,你這輩子也彆想喝到酒!”

說著就把小手伸到了芙蕾雅跟前!

芙蕾雅臉都抽抽到了一起,要不要這麼殘忍啊你?”

()“要錢冇有…要不…我給你表演個節目好了,絕對值10個億啊!”

江南滿臉感興趣的神色,目光在芙蕾雅的身上來迴遊移!

()“哦豁?什麼節目?值10個億?”

芙蕾雅扣著手指一臉羞澀!

(o)“絕對讓你感覺值當就是!”

江南滿眼嫌棄:(¬〃)“呸!就算你丫的一絲不掛站在我跟前,也休想讓老子對你有丁點反應啊!”

“夢早就碎了好麼?表演節目是吧?行!我要看胸口碎大石!”

芙蕾雅:(o)噗~

神特喵的胸口碎大石啊!

這節目的表演難度對女神來說也太高了點吧?

我…我這也不方便碎啊?會被壓扁扁的!

老孃好歹也是個女神,一點反應也冇有?你禮貌麼你?

“能…能換個節目表演麼?你想看噴火我都能給你演啊,隻要你讓我把酒精含在嘴裡,我就能…”

“不給!就要看胸口碎大石!”

給你酒精喝你還噴個屁的火了?直接嚥進肚裡了吧?

芙蕾雅氣的直跺腳:“做做做!我做行了吧?”

江南這才滿意一笑,在自己的威逼利誘下,芙蕾雅到底還是變成了海瑟薇的模樣,坐鎮王宮!

而江南則是變成了芙蕾雅演的那隻獨眼種!

臨走前給了芙蕾雅足夠的變身道具,隨即交代道:“你的位置很重要,千萬不要掉鏈子!”

芙蕾雅冇好氣的擺了擺手:“知道啦!孰輕孰重我還是分得清的,不會讓你的心血白費就是!”

於是江南就這麼匆匆的離開了王宮,神不知鬼不覺的把江王後再次掉包!

而江南則是回到了光采奪目妙妙屋!

夜鶯好奇道:“從王宮裡回來了?南神都交代你什麼了?”

江南咧嘴一笑:“我就是江南!”

夜鶯張大了嘴巴?好傢夥你這一天變來變去的,你可以是任何人麼你?

所以芙蕾雅去做王後了?

“她能撐得住場麵麼?”

江南笑道:“她撐得住的,這點倒不用擔心!”

“準備一下,我要從這裡抽身出去了!”

夜鶯瞪眼:“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