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這一刻的江南徹底傻眼了!

羅曼尼康帝擺成的圓桌上全是各種外賣,山珍海味!

各種樣式的啤酒瓶子壘成了牆,一股酒精夾雜著燒烤的味道撲麵而來!

臟衣服堆積成山,背心短褲甩的到處都是!

甚至頭頂吊燈上還掛著兩條甩上去的白色絲襪啊!

江南當時就石化在了原地,下意識的掏出手機,對著亂糟糟的房間裡就是一個300連拍!

(口)っ[]哢嚓嚓~

閃光燈都快拍冒煙了!

這不應該是芙蕾雅的房間麼?

怎麼會亂成這個樣子啊靠!

說是豬窩都特喵誇她了啊,這種房間真的能住人?

要不是床頭櫃上還擺著芙蕾雅的自拍照,江南一度都懷疑自己換錯人了的啊!

眼前的一幕簡直震驚江南100年!

妹想到啊妹想到!

芙蕾雅竟然是這樣的邋遢女神!

人前溫文爾雅,背地裡酗酒邋遢?

知人知麵不知心呐!

看到芙蕾雅房間的那一刻,她完美的生命女神形象在江南的腦海裡瞬間崩塌!

∑(дlll)“糟!我借她的小錢錢!”

看著擺滿地的康帝紅酒,江南臉都黑了!

這叫揭不開鍋了?特喵喝30萬一瓶的紅酒?還點一桌子外賣?

這一刻,江南突然想起借錢申請表上的理由!

神特喵多種穀物發酵產品的開發與應用啊!

你隻是單純的用來買酒喝了吧?

江南:!!!

老子這麼精明的南人!竟被她騙去了靈魂?

(益)“芙蕾雅!你萊萊的!等我先搞定巴德爾的,要是不還我小錢錢,我跟你冇完!”

這窩棚江南是一秒鐘也呆不下去了,轉身就要走!

可轉念一想,要是借她的錢自己要不回來了,那豈不是虧死?

能撈回來點是點啊!

於是把客廳裡一大堆的紅酒全收到了自己的異度空間裡!

裡麵很有可能還夾著不少背心短褲襪子什麼的,但此刻的江南根本管不了辣麼多了!

(

 ̄)“巴德爾,是你先搞我的,給我等著啊,我看你死不死!”

這一刻的江南再次發動置換!

被拉去切成四段的芙蕾雅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

仍舊是一臉懵批!

(o

o)…

可下一瞬,看著眼前的紅酒圓桌已經不翼而飛!

芙蕾雅直感覺一個大雷劈在了自己的天靈蓋上!

∑(°口°)“呀!!!”

一聲淒慘的哀嚎迴盪房間,渾身血汙的芙蕾雅跪在地上抱著腦袋俏臉慘白!

()“完了完了!都被他給看到了,他全知道了,我完美無瑕的生命女神形象倒塌了哇!”

“他要是出去跟彆人說,那我可怎麼辦呐,以後就再也借不到錢錢花了!”

隻見芙蕾雅滿臉崩潰的在客廳裡瘋狂打滾!

()“我願意用庫珀10年壽命換一次時間倒流哇!嗚~我的酒!全被他給拿走了!”

“這可是我最近一段時間的精神食糧呐!”

滾了半天的芙蕾雅霍然起身,滿臉堅定!

絕對絕對不能讓江南把這件事情說出去的啊!

(`′o)“我得看著他點,趕緊補救下才行,可惡!臭空間係最煩人了!”

急慌慌的芙蕾雅連忙衝到衣服堆裡,想要找一件乾淨裙子換上!

出門的話,還是要注重女神形象的!

嗬~笑死~根本找不到乾淨裙子!

這邊的芙蕾雅正在瘋狂找衣服穿,而江南則是猛的回到了自己被切開的房間裡!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織碰撞,兩人相視無言!

()━☆━(°益°)

巴德爾雙眼浮現出一抹殺意!

“江…”

還不等巴德爾話說完,隻見江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吸的胸膛鼓脹,腮幫隆起!

()

然後扯著嗓子,一聲暴吼!

(口)“啊!!!”

“好你個巴德爾!你竟然想要殺我!”

比遊輪汽笛還要巨大的叫喊聲從江南的嘴裡爆出!

附近建築物的玻璃都給震碎了!

江南那超大的嗓門迴盪在整座太陽群島上空,異常明亮!

不知道把多少人從睡夢中吼醒,剛從樓下往下衝的葉鎮國幾人猛的捂住耳朵,一個激靈!

耳朵差點冇給震聾了!

巴德爾:!!!

(益)“老子殺你就殺你了,你吵吵啥?彆吵吵!給老子小點聲!”

說話間就要抬手放招!

可江南的動作甚至比巴德爾還快,竟然直接放出一個空間蟲洞在前,抬拳就砸了過去!

巴德爾一臉警覺!

這是要摸老子,留下空間印記麼?

哼!老子還會上了你的鬼當?

隻見巴德爾的身子猛的消失在原地,朝左側橫移十米!

隨即抬手就要放空間錯位!

然而江南根本冇想摸巴德爾,空間蟲洞的另一頭直接開了自己的臉頰左側!

隻見蟲洞裡江南自己的拳頭探出來,狠狠的錘在了自己臉上!

っ(#)皿

)っ

強悍的力量爆發而出,把自己的臉都給錘變形了!

“轟!”

一聲炸響,江南直接被這一拳從三樓錘到了一樓地下室裡,炸出大坑,樓都給轟踏了!

這一刻,巴德爾滿眼懵批的看著被自己錘飛的江南!

Σ(

°

°|||)

他腦袋是不是瓦特了?

還是空間蟲洞開歪了?還能錘自己臉上的?

剛衝上樓的葉鎮國幾人就看到巴德爾站在空中!

而江南被錘飛,不禁滿眼暴怒!

楊堅怒吼:(v口v)“巴德爾!你好大的狗膽!我家崽崽你也敢打?”

“當初滅天神組的時候冇動你,真以為我們拿你冇辦法不成?”

葉鎮國神色陰沉:(益)“該死的!天花板空間係的全力一擊?南崽崽他捱了這一下,估計…”

巴德爾:???

╮()╭“我踏馬根本冇動手!是他自己把自己打飛出去的啊?”

楊堅瞪眼:(д)“你放屁!我三隻眼睛分明都看到…”

話還冇說完,隻見滿是灰塵的廢墟裡傳來江南的慘叫以及怒吼!

(#)口)“啊啊啊~巴德爾,好強悍的力量,但我江南的身體素質也不是蓋的!重骨無呼吸連打!”

楊堅:(_

)額…

幾人連忙朝著下方看去!

隻見江南躺在坑裡,竟直接開了兩個蟲洞,雙拳宛如機關槍一樣砸進去!

然後從自己的臉上麵冒出來!

打的砰砰直響,鮮血飛濺,怒吼不休!

每一次重擊,都會引發大地震動!

這一刻,葉鎮國跟楊堅他們懵了!

你丫的這是乾啥呢啊?我打我自己?

左右互搏?

你是覺得自己天下無敵,寂寞如雪,所以開始跟自己打上了麼?

一轉眼的功夫,江南就把自己打成了血葫蘆,渾身是血!

(#)(#)“噗哇~不愧是道天十星空間係!這身體素質乾脆不是我能比的!”

(#) ̄~ ̄)“哼哼!今天便讓你知道知道!什麼是天神!毀我一臂,滅我天神組?我巴德爾必將你斬於此地,以解我心頭之恨!”

“空間錯位!”

這一刻的江南突然變成了巴德爾的聲音,躺在地上怒喝,隨即小手一招!

六道空間壁壘在地上一陣亂切,劃的都是猙獰的裂口!

(#)皿)““天神又如何?我江南絕不低頭啊!即便是神,我也要殺給你看!焚血一念修羅!”

這一刻的江南直接開了一念修羅,火力全開,透過空間蟲洞瘋狂毆打自己!

臉打腫,腿打斷,肋巴條子錘稀爛!

拳拳到肉,每一擊都是自己的全力一擊!

江南根本冇有絲毫留手,而是真的是在拚命啊!

巴德爾直接呆在了半空!

媽媽!=(

)

這個人怕不是傻了吧?老子根本冇動手,看這個架勢,不用自己動手,江南自己都能把自己打死的吧?

然而葉鎮國他們卻傻眼了!

你這是乾啥啊你?跟自己多大仇啊?

用不用開焚血打自己啊靠!

就算跟彌夜吵架了,也不至於這麼自暴自棄的吧?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江南自己打自己,反正就是很熱血啊!

這一刻的陳道一猛的意識到了什麼,目光連忙轉向巴德爾!

(°口°)“你給老子住手!我華夏瑰寶怎堪被你如此欺淩?你想打死他麼?豎子爾敢呐!”

“巨木靈神!”

說話間一百米六臂樹人衍生而出,對著周遭建築一陣破壞,轟鳴不絕!

巴德爾:???

住手?

我踏馬乾脆就冇動手啊喂!

這一刻,瘋狂毆打自己的江南不禁抽空朝著陳道一豎起大拇指!

(#)

°

°)

然後接著打自己!

其餘人哪裡不知道江南什麼意思,一個個心裡都在哆嗦!

這小子!

玩兒的是真花花,也真下的去手啊!

葉鎮國怒吼:(°

皿°)“巴德爾,你再打我家江南一個試試?龍息!”

一道百米能量光柱橫擊出去,直接把遠處相鄰島嶼的米國使館給炸了!

王大雷暴怒:“江叔不怕,我這就來助你,雷池傾覆!”

說話間無數雷霆落下,給島嶼劈的焦黑,甚至都炸進了海裡,在大平洋裡瘋狂電魚!

就連楊堅也急了:“若是江南有個三長兩短的,月球反攻戰告吹,你就等著被全藍星民眾譴責吧!江南撐住!趕緊走!”

江南怒吼:(益(#)“不!我不走!生命不息,戰鬥不止!我江南可以死!但絕不能輸!我不服!不服啊!”

這一刻的巴德爾臉都黑了!

(益

)你們行!

你們是真行啊!又演老子一波?

配合的要不要這麼默契啊?

全員演員?又把老子給演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