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江南這才撒開科羅諾夫的胸毛,抬手一吹,表情狠辣!

( ̄

 ̄)“真要乾的時候你又不乾了,光嗓門大有什麼用?”

“撒楞把宇航服都給我交出來,不然我這就去拆星門!”

科羅諾夫揉著胸膛一陣吹鬍子瞪眼,可他又拿江南有什麼辦法?

一旦打起來,吃虧的是鵝國,更何況過幾天或許還要麵對獨眼種!

現在傷了元氣過幾天可不好弄!

不禁神色艱難:(︶益︶╰

)“去取宇航服交給他!”

江南滿眼晦氣:“免費的不要,非得被宰一頓纔開心?”

“準備好小錢錢吧,黎明前到我這裡換藥丸!米拉嵐,跟著他們的人去裝衣服!”

隻見米拉跟嵐牽著小手一臉興奮的就跑去跟著裝衣服了!

一旁的白蔻看著江南,不禁噗呲一聲笑了出來!

()

打劫劫的像是你這麼有道理的怕是獨一份了!

雖然被江南劫了,但白蔻卻顯得很開心!

隨即話鋒一轉:“你下過月眼,看到裡邊的起源火種了麼?”

江南抬手從異度空間一掏,直接就掏出一塊三米乘三米的起源火種方磚砸在地上!

(~)“你是說這種的?”

白蔻瞬間瞪大了眼睛,下巴砸地!

(o口o)

科羅諾夫一口老血差點冇噴出來!

臥槽哇!這麼大一塊?

當初在蘭蒂斯鴿子蛋大小的一塊讓一籮筐的道天搶破頭皮!

現如今江南隨手拿出來的一塊兒都特喵比床還大啊!

白蔻倒吸了口涼氣:“月眼下麵有很多麼?”

江南點頭:“獨眼種一直在開采,我轟了瞳城的倉庫,也冇全部帶回來,異度空間塞不下了!”

此刻的科羅諾夫已經麻了!

瞳城爆炸果然是江南搞出來的啊,起源火種多到異度空間都塞不下的地步?

那得是有多少?

白蔻神色凝重:“所以獨眼種的目的已經很明顯了!熄掉起源火種,毀掉月亮!”

“小笛說過,要贏就逐月而去,月球上有先輩們留下的珍寶!”

“諭神也是依靠月球上的珍寶超越人類極限的,他說月球上有巨量的起源火種…”

“量多到諭神需要造星環的程度!我也冇來過這邊,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情況!”

江南一怔,不禁想起之前在月眼中的見聞!

月球上的起源火種分佈零星,明顯不是自生礦脈,也就是說月球上的起源火種是被人後放在這裡的!

先輩們留下的珍寶…

是先輩們搞過來,然後藏在月球裡的?

江南不禁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諭神是來過月球的,他的等級超越人類極限,那異度空間也應該大到離譜的程度!

而即便是這樣,諭神還是要造星環!

選擇把希望賭在未來,讓更多的人上月球!

而不是把起源之石帶回來給後世備好…

那也就也就說明他的異度空間也裝不下月球上的起源之石?

不僅僅是裝不下的問題,而是一次次運都感覺是螞蟻搬山?

尼瑪!

不出所料的話,月球上的起源火種應該大到恐怖的程度!

獨眼種開采出來的那點該不會僅僅是滄海一粟吧?

更恐怖的是,如果江南猜測的是真的!

那數千年前的先輩們又是怎麼把這麼大塊的起源之石藏在月球裡的?

又是從哪兒搞到的?

江南越想越覺得恐怖!

白蔻貝齒緊咬:“那是先輩們留給咱們的珍寶!絕不能讓獨眼種們給破壞掉!”

江南想起那噬星巨蟲,也是一個激靈!

彆再讓那傢夥給啃了!

(

°

°)“那不是現階段的我們需要考慮的事情!先在月球上站穩腳跟吧!”

“然後再去想怎麼解決這些問題!我先撤了,等我訊息吧!”

此刻的嵐跟米拉已經回來了,見嵐笑容滿麵的樣子,應該是冇少裝!

而科羅諾夫此刻也恨的直磨牙,但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江南劫走宇航服!

江南看著科羅諾夫咧嘴一笑!

ˉ)“有這勁頭子,還是多往獨眼種身上使吧!”

“希望你彆跟你的名字一樣!是個懦夫!”

科羅諾夫瞪眼!

(╯口)“放屁!生死看淡!兩橫一豎就是乾!老子纔不是懦夫!”

江南聳肩,揮了揮手,然後就要走!

白蔻連忙道:()“欸~這塊起源火種你冇拿!”

江南頭也不回:“送你們了,就當我跟你們買的宇航服吧!”

“這玩意我多的是,太占地方,坐床都嫌硌得慌!”

說完就帶隊冇了影子,顯然是撤了!

白蔻無語,神特喵太占地方啊,你還能再凡爾賽一點麼?

然鵝科羅諾夫卻嚥了口唾沫,這麼大一坨起源之石,就給我們了?

似乎用宇航服換也不太虧的啊?

一瞬間,剛剛被搶劫的憋屈氣就消了不少!

至此,駐月七國,除了華夏以外,所有基地的宇航服都被江南劫了個遍!

果不其然,自從冇了宇航服穿後,各家都被圈在了基地裡,就算是想出門溜達,家庭條件也不允許啊?

像是之前相互偷家,瘋狂內卷的現象果然冇再發生!

每天除了搞基建,擴基地,就是罵江南!

怨氣值的重新整理一直就冇斷過!

而江南一行也開著探索車回了銀月之城!

此刻馬丁幾人還趴在藤林裡等著呢!

他們身上剩的宇航服可能是米國僅剩的了!

馬丁都快急瘋了!

(口)“維妮到底得冇得手?這弑神咒陣能不能開了?”

之前都開一次了,但維妮根本冇出來啊?

那幫小弟則不乾了!

(′w`

)“馬丁大哥!咱回家吧,憋等了,我都餓瘋了啊!再這麼等下去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

)“就是就是,無線電都冇電了,咱們還是先回去商量對策吧!”

_(:3ゝ∠)_“再不走,微縮時間就要到了啊,一旦暴露肯定會被華夏打的!他們人多!”

馬丁歎了口氣,那就隻能先撤了麼?

剛要帶隊離開!

就見江南的探索車開進了銀月力場!

赫然見到維妮就這麼盤腿坐在車頂上,懷裡還抱著一個籮筐的啊?

馬丁瞪眼,額頭青筋暴起!

(°益°)

什麼情況?維妮早就出來了?怎麼冇來找自己這幫?反而跟江南走了?

她叛變了麼?

然後又看到了車窗裡的妮可!

嘶~鷹國的妮可怎麼也在?

這究竟什麼情況?

還不等馬丁搞清楚怎麼回事兒,江南已經開車瞬移進了咒陣!

馬丁:!!!

“該死的!維妮叛變了!種子冇搞到,還特喵搭一個進去?”

“這還等個屁了?回家找老皮去!”

[來自馬丁的怨氣值 1001!]

於是氣哄哄的帶隊回星際都市了!

等他回家後就會發現,不光搭了個人進去,宇航服也丟了…

剛回銀月之城,江南就找楊堅報道去了!

楊堅看著幾人平安歸來也是鬆了口氣,可看著多出來的妮可跟維妮也是懵了下!

Σ(

°

°|||)“咋的?不光搶宇航服?連人都搶的啊?”

王大雷嘿嘿一笑!

(o)“堅哥不要誤會,這是俘虜來的,帶回來是要對其進行毫無人性的嚴刑拷打的!”

看著妮可小鳥依人的依偎在王大雷懷裡,麵色含羞!

楊堅嘴角直抽,你管這玩意叫俘虜?

出去一趟把人家道天都給翹回來了?

楊堅當時就樂了!

(

°

°)“那這個艱钜的任務就交給你了!給我好好的審問一番!”

王大雷:“放心!一定知根知底!”

江南一口老血差點冇吐出來,神特喵知根知底啊!

你比我會啊?

當時就交給王大雷一瓶大力10跟韭菜,兩人屁顛屁顛的就去審問了!

江南挑了挑眉:()“咋樣?這次行動效果不錯的吧?是不是都消停了?”

楊堅捂臉:“是都消停了,不過嘴上冇消停,各國的航空局都給你罵完了!”

“說你江奪筍把藍星上的筍奪走還不夠,把月球上的筍也給奪了!”

一波下來,六國基地人員冇衣服穿,航空局不罵銀纔怪了!

紛紛聲討江南不乾人事兒!

江南還冇回來,楊堅就已經知道江南去乾啥了!

江南撇嘴:(v~v)“哼~就筍了怎麼著?誰讓他們亂掐的?不服來月球乾我!”

“再罵我就漲價啊我!不說了,我先去看看生產線嗷!”

說著一個瞬移冇了影子,而楊堅自然知道江南打的是什麼主意!

知道江南心裡有數,也就由著他來了!

剛一進兔吐藥丸生產車間,江南就被眼前的場麵嚇了一跳!

目光所及全是膽小兔哇,一個個嘴脣乾裂起皮,臉頰凹陷!

就連那口水最多的口水妹此刻都吐乾洋子了!

(′e`

)…

小嘴鼓搗半天才吐出來一口搓了起來,一副快要哭的表情!

江南連忙上前!

∑(°口°)“你們這是咋整的?吐個口水咋把自己吐成這樣?”

口水妹抹著眼淚!

()“那也架不住一直吐哇!哪裡會有辣麼多口水?”

江南皺眉:(

)“怎麼會冇有?女人不都是水做的麼?”

口水妹:???

“話雖不錯,但女人是水做的,絕對不是口水做的哇!吐~”

江南:(w

)

這批口水姬已經噠咩了,看來需要換一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