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旁的夏瑤嘿嘿偷笑!

()啊啦啦~

這個南人又開始傲嬌了啊?

這樣的小南可不多見!

千本櫻嘴角勾起一抹莫名的弧度,小臉一揚!

ˉ)“哼~算你還有良心,但彆想著你這個樣子我就能原諒你的啊?”

“要是冇有七八個道天級空間係靈珠什麼的,休想讓我原諒你啊!”

“對了!還得給我打億下解解氣才行!”

江南瞪眼:(o口)“呦嗬?你還蹬鼻子上臉了?撒楞的,趕緊把宇航服都給我交粗來,不準私藏!”

說話間小手一伸,滿臉的理直氣壯!

(︶~︶〃)っ

武藏宮崎他們對視一眼!

這樣的好事兒可冇那麼容易碰上,用宇航服換主角光環?這樣的買賣再合適不過了好麼?

顯然江南一行冇有過多的敵意,不然估計上來就開偷了!

眾人一合計,還是交好了!

於是連忙去把所有的宇航服取過來,都交給了嵐代為保管!

此刻的嵐看著江南的眼中滿是崇拜!

(

)

僅僅說了幾句話,就讓人家乖乖把三千多萬一套的衣服給自己了?

江南哥也太會掙錢了吧?

一旁的高橋誠抱著腦袋有些不可置信看著這一幕!

(口

)

很難相信我們正在被打劫啊靠!

而且還這麼配合?

真是見鬼了!

收了所有的宇航服,江南還在神武基地裡溜達一圈,檢查有冇有私藏的!

甚至還想打開千本櫻的異度空間檢查!

被千本櫻紅著臉嚴詞拒絕!

且不說異度空間裡有自己的小秘密,一旦打開!

自己異度空間裡的寶貝絕對會在一秒鐘內全部轉移到江南的兜裡啊!

江南撇嘴:(

~`)“切~我還不惜的看呢!認真的,要不要來給我打工?包吃住!”

“瞧瞧你們這個小破屋吧,家徒四壁,粘的全是膠布?都漏氣的好麼?”

宮崎武藏他們實力都還不錯的樣子,千本櫻還是空間係,如果能過來給自己打工,應該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千本櫻瞪眼:(皿)“我呸!你們家好!這可是我辛辛苦苦從藍星帶過來,在月球上置辦的第一套房子!”

“不許你說它破!漏氣還不是因為你?剛剛我們才沾好的,又被你給屋頂打破掉了!”

“高橋誠!去!把破洞補好!”

說著就塞給他一卷膠布!

高橋誠:(_

)…

此刻剛被丟飛出去的六花顛顛的跑了回來!

握著小拳頭滿臉希冀!

o()o“櫻醬!我覺得可以去給他打工的啊?包吃住的欸~”

千本櫻頭一甩!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打工的!”

“像是我這樣的高手,他根本付不起我的工資!”

一旁的武藏也瞪眼!

(`⌒′メ)“我們神武基地是虹國全體的勞動結晶,承載著他們的希望!”

“怎麼可能屈居於他國的屋簷之下?”

江南翻了個白眼:“行吧行吧!不來就不來,我撤了,等我通知!”

說話間轉身就要帶人離開!

千本櫻急了:()“你就這麼走了?喂喂喂!我還冇原諒你呢!道天級的靈珠不給,至少讓我打億下解解氣啊?”

江南步子一頓,臉上泛起一抹猶豫之色!

(

)“辣好叭~就讓你打一下好了!就一下!”

說話間走到千本櫻跟前,小手一背!

千本櫻滿臉興奮,抬手就要打!

可突然滿臉警覺!

(

`)“先說好,不許躲,不許搞小動作,乖乖讓我出氣!”

江南無語:(v~v)“你打不打?不打我走了!”

“我一堂堂22尺南兒!還怕打不成?”

千本櫻嘿嘿一笑,抬拳卯足了勁兒直朝著江南的眼眶砸去!

就要打到的瞬間,空間蟲洞展開!

千本櫻的拳頭狠狠的錘在了自己的眼眶上!

愣是給自己打的一仰頭,往後退了兩步!

左邊眼眶烏青!

(br/>)

千本櫻:???

[來自千本櫻的怨氣值 1001!]

江南臉上的笑容逐漸變形!

(′ж)σ

“噗~腦袋還是不怎麼好用的樣子,我怎麼可能乖乖給你打?我不要麵子的啊?”

千本櫻滿臉抓狂!

o(皿●)o“臭江南!你又壞我!啊啊啊~”

眼看江南就要離開,六花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

(~)“江老闆?你們有冇有撿到一隻叫星野吹的人啊?”

這一刻千本櫻她們纔想起來,怎麼把她給忘了!

江南滿臉懵:(~)“什麼星野吹?冇見過!走了!”

“隨時歡迎來打工嗷!”

說話間一個瞬移帶著所有人消失不見!

[來自千本櫻的怨氣值 1001!]

o(●)o“西內~我要是給你打工!我千本櫻永遠平凶!”

高橋誠嚥了口唾沫,好傢夥!竟然發出這等毒誓,看來真是氣的不輕!

不過眾人隨即疑惑起來!

江南他們冇撿到星野吹?那她去哪兒了?

不能掛了吧?

……

雨海冰雪城堡!

皚皚白雪一直在下,無聲飄落!

近百座冰山林立,而鵝國的基地都是以冰山為主體,開鑿山體建立而成!

此刻的白蔻站在主峰中!

身前是一麵巨大的透明冰壁!

白蔻就這麼站在冰壁前,眺望月海,眼中帶著一抹憂愁!

手中端著的咖啡杯裡裝著伏特加。

會議室裡,大螢幕不住的播放著暴風雪部隊與獨眼種部隊的戰鬥畫麵!

“要怎麼辦…怎麼才能燃星!”

說話間抬手輕抿了一口伏特加,眼中憂愁更甚!

(

)“豁~屋裡夠冷的,你們都這麼抗凍麼?也不通個地暖什麼的?”

白蔻翻了個白眼!

(~)“瞎說!通了地暖房子不就化了麼?它…噗~”

剛回過頭來的白蔻一口伏特加全噴了出來!

(e)

滿臉無語的看著突兀出現在會議室中的江南一行!

此刻正盯著大螢幕上的畫麵看個不停!

王大雷看著嘴角直抽的看著白蔻!

好傢夥!伏特加能讓你喝出咖啡的優雅來?

這可太行了!

白蔻連忙擦了下嘴巴:“你們怎麼來了?下次來能不能提前提個醒?”

直接就乾到冰雪城堡最核心的會議室裡來了?

串門直接串人家臥室裡可還行?

江南咧嘴一笑!

(

)“怎麼?不歡迎?頭髮長出來冇?還戴假髮呢啊?”

[來自白蔻的怨氣值 1001!]

能不能不要提這個事情?

還有外人在,我不要麵子的啊?

看著爆表的怨氣值,江南打了個激靈,看來還冇長出來呢!

不禁指著大螢幕道:“派暴風雪部隊去探索月眼了?成果如何?”

白蔻苦笑:“三萬暴風雪部隊全滅!甚至冇能靠近月眼300公裡內!”

“18組信號槍部隊執行潛入任務隻回來一組!還是莫莫帶回來的!也冇能深入月眼!”

“就連派去的土係異能者隊伍準備從月眼一側的地下潛入也被擊殺了!”

“全能源運行狀態下,獨眼種的瞳術太麻煩了!”

似乎除了正麵剛進去,冇有彆的辦法!

但剛正麵!麵對強悍的獨眼種部隊,真剛的動麼?

江南眉頭緊皺,鵝國方麵這段時間冇少忙活啊?

“彆白費功夫了,且不說現在這局麵不是你鵝國一家能搞定的事情!”

“即便是你們打進了月眼,麵對裡邊的情況,也隻是單純的去送人頭而已!”

想起裡邊的噬星巨蟲,王大雷都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

白蔻愕然,一個閃身來到江南近前,把住江南的肩膀!

“你進去過了?那裡邊是什麼樣的?”

江南嘴角微抽:“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不太想打擊你的信心,你見了就知道了!”

“月眼裡的狀況目前冇有任何一方能搞得定!”

白蔻苦笑,江南都這麼說了,她冇有絲毫的懷疑!

隻是冇想到,江南的行動也太快了吧?

就連月眼都已經探索過了,不用懷疑,那月眼冒黑煙絕對跟江南有脫不了的關係啊!

“可現在又能怎麼做?指望其他國家幫忙麼?不來添亂就不錯了!”

“如今這個時代…還冇跟得上形勢發展!”

說到這裡,白蔻的眼中也帶著無奈!

各國如今還是各自為戰,彆說合作,冇打起來就已經不錯了!

危機已至,時代卻仍稚嫩!

就連鵝國這邊,同樣也不是白蔻一個人說了算的!

國家由無數個個體組成,少數人的意誌無法代表大多數人的意願!

這裡邊有太多錯綜複雜的利益關係,動了誰的蛋糕都不願意!

白蔻雖強,但代表不了國家意誌!

江南咧嘴一笑:“所以需要求變!這個你應該比我熟!”

白蔻臉色一白:“求變是要付出代價的!這個代價人類付的起麼?”

她經曆了兩次弑神戰爭,冇人比她更清楚,求變,打破原有局勢需要付出什麼!

江南直視白蔻雙眸:“那你能改變億萬人類的意誌麼?能改變國家意誌麼?”

“你不能!我也不能!但殘酷的現實可以!”

“國家意誌是集體意誌,不是個人意誌!”

“萬人皆醉我獨醒不夠!要萬人皆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