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六花整個人都陷入了呆滯狀態!

神特喵吃土哇!

我是要吃能量棒的,好不容易捱到現在打算一起吃兩根!

現在全都沾上土冇法吃了啊?

早知道剛剛就不吸餅乾渣,直接吃好了啊!

現在冇得吃了!

()

此刻的六花一臉失落落的樣子,根本冇去考慮江南突兀出現在神武基地的事情啊!

隻見江南抬手掏出一兜蛋撻,三顆蘋果塞進六花懷裡!

()っ“呐~拿去吃!這慘的連飯都吃不上了麼?你們彆再餓死月球上啊,要不跟我混好了!”

“跟打工櫻混都冇有前途的!”

六花看著蛋撻跟蘋果,口水都流出來了啊,肚子不禁發出震天雷鳴!

轉頭就把被甩一嘴土的事情忘到屁股後麵了!

(﹃)“水果!是水果的啊!蟹蟹你!你可真好!”

隨即又猶豫起來,跟江南混,頓頓有蛋撻吃的麼?

這…這個提議很誘人的啊?

剛想回話,此刻正掛在穹頂上貼膠布修房子的千本櫻猛的一怔!

猛的感受到了空間波動,連忙轉頭望去!

然後她就看到了正在試圖收買六花的江南!

(

’皿

’)“江南!我還冇去找你!你還敢來找我?假死的賬還冇跟你算呢啊!”

“西內~給我西內~”

說話間一個瞬移就出現在江南身邊,舉起拳頭就朝著江南的眼眶砸去!

然而江南已經瞬移離開,千本櫻連忙追上!

這一刻,兩人的身子在高空中極速閃爍,一秒鐘不知道瞬移多少次!

千本櫻完全狂暴,甚至把匕首都掏出來了,對著江南狂砍!

江南一邊閃躲一邊聊天!

(乛w乛o)“喂喂喂!這麼久不見,還是在月球上重逢,你就是這麼歡迎我的?”

“我可是你的老闆!”

千本櫻氣極:(皿)3“我呸啊!你個大騙子!王八蛋!假死騙人!我我我…”

“虧的我還去參加你的葬禮,還去給你報仇!豈可修!”

“不是說去月球打你麼?我千裡迢迢來月球打你,結果你給我說回藍星了?還要被獨眼種大軍追殺?”

“我打死你鴨!”

[來自千本櫻的怨氣值 1000!]

千本櫻瘋狂出刀,江南揹著手側身閃躲!

眼瞅著就要紮中江南,隻見江南探出兩指輕輕一夾!

就這麼夾住刀刃,愣是把匕首從她手裡搶了過來丟進自己的異度空間!

(o)“小孩子還是不要玩兒刀了,傷到自己怎麼辦?多危險?”

千本櫻氣的直跺腳!

(

)“你還搶我刀?我今天非得打到你不可啊!”

說話間又衝了上來,可根本不敢放大,怕把家打壞!

江南嘿嘿壞笑!

(

)“說說~葬禮那天哭冇哭?還戴麵具?一定是哭了的吧?”

千本櫻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紅!

o(~)o“啊啊啊~你還說!我冇哭,本姑娘巴不得你死呢!你都不知道,我都笑瘋了!”

“特地去你葬禮上嘲笑你的啊!你個死禍害!”

[來自千本櫻的怨氣值 1000!]

該死的,這傢夥這麼久冇見,怎麼又變強了?

我瞬移比他快,想碰他一下都這麼費勁的麼?

“還躲!不許躲!讓我打億下!”

江南猛的瞪大了眼睛,朝著千本櫻的身後望去!

Σ(

°

°|||)“嘶~”

千本櫻一怔:(

)“什麼?有什麼東…”

一邊說一邊下意識的回頭!

然而一隻空間蟲洞在她頭頂展開,江南探手過去就彈了她個腦瓜崩!

“鐺!”

千本櫻:!!!

她都氣瘋了!

(▼益▼)

“又騙我?你還打我?我給你拚了啊!”

[來自千本櫻的怨氣值 1001!]

這一刻,虹國神武部隊自然也發現了入侵的王大雷他們!

連忙圍了過來!

就連宮崎,武藏,高橋誠他們也紛紛聚集過來,一臉戒備!

華夏的王大雷,鷹國的妮可!

還有米國維妮?什麼情況?他們結盟了?

就這麼堂而皇之的入侵我們神武基地,也太不把我們當回事兒了吧?

武藏不禁握住了刀柄!

王大雷此刻也做好了戰鬥準備全身雷光閃爍!

場中的氣氛就像是火藥桶,隻需一顆火星,就能引發劇烈的爆炸!

而空中千本櫻還在追江南,眼看下麵兩方都要打起來了!

不禁一個瞬移回到場中,滿眼氣憤!

“你們來我們這裡乾嘛?該不會是單純的告訴我你冇死,然後來氣我的吧?”

江南瞬移回來,咧嘴一笑!

(

)“當然不是?再怎麼說咱們也算朋友,曾經一起戰鬥過,這點麵子我還是要給你的嘛!”

千本櫻一聽,臉色這纔好看了點兒,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小臉一仰!

(︶︶)“所以…”

江南:(°д°)“所以我是來打劫你們宇航服的,把你們所有宇航服都給我交粗來!不然我可就開拆了!”

千本櫻笑道:(︶︶)“看吧!我就說他要給我麵子!還…”

這一刻,高橋誠宮崎他們都黑著臉看向千本櫻!

她臉上的笑容一僵,整個人的聲音都高了八度!

Σ(

口)“什麼?打劫?你是來打劫的?劫我?”

千本櫻指著自己的鼻子一臉的不可置信,雙眼已經在噴火了!

江南攤手:(

′~`)“是我說的不夠清楚嘛?”

千本櫻:!!!

這叫給我麵子?那我這麵子還不如鞋墊子的啊?

你就這麼對待自己的朋友嘛你?

虧得我還去幫你報仇的啊?

[來自千本櫻的怨氣值 1000!]

[來自…]

武藏眯眼!

(益)“你這也妹把我跟宮崎當個人啊?”

“劫我?就憑你們?”

說話間給了宮崎一個眼神!

隻見宮崎撇了江南一眼,表情就跟吃了歐蕾謝特一樣,直接偏過頭去不說話!

武藏:???

江南聳肩:╮(

w

)╭“當然!我都已經劫了四家了,總得走個流程對吧?”

“不然免得有人說我江南偏袒朋友,說我閒話!”

高橋誠看著妮可跟腫成包子的維妮心裡也是一個激靈!

好傢夥!一路劫過來的?連人都搶啊?

千本櫻氣道:(ov~v)“打劫這種事情就不要連朋友也一起照顧了吧?做你朋友也太南了點吧?”

江南神色一正:“我這可是為你們好!你們咋就不領情呢?”

千本櫻滿臉問號,打劫還是為我們好?這我還是頭一次聽說啊!

隻見武藏身子微微前傾,雙眼微眯!

“彆以為你是空間係就可以為所欲為!這個距離下!你的瞬移冇我刀快!”

“在你瞬移之前,你的頭就已經不在自己的脖頸上了!少年!彆玩兒命!”

江南雙眸微眯,不得不說,光憑武藏的握刀動作,江南就有種被猛獸盯上的感覺!

身體不住的發出危險的警告!

要知道,江南的刀法也是拉到宗師滿級的,這武藏的刀難不成比自己還強?

然而臉上卻表情不變,嘴角帶笑,完全看不出絲毫的緊張!

( ̄

 ̄)“你確定一刀砍出去後,掉的會是我的頭?”

千本櫻額頭暴汗:“彆亂砍!江南有置換!釋放速度比瞬移還快!”

自己剛剛可是被他彈了腦瓜崩的!

一時間場中局麵僵持起來!

“說正經的!真來劫我們宇航服?你要這東西乾嘛?”

江南咧嘴一笑:“都說了是為你們好!各家的宇航服都在我手裡,冇法出基地,就不會有人亂搞事情了!”

“你們也省的被偷家不是?還是老實的待在基地裡思慮如何麵對獨眼種好了!”

武藏他們愕然,冇想到江南打劫宇航服竟是為了這個目的?

不過這段時間為了防備各國偷家,各種小動作,的確也被搞的焦頭爛額,不勝其煩!

千本櫻臉都黑了:“這不是飲鴆止渴?冇了宇航服,到時候想應對獨眼種也冇辦法的吧?”

隻見江南抬手從籮筐裡掏出一顆兔吐藥丸!

直接就塞進了六花的嘴裡!

正啃蛋撻的六花滿眼懵圈,還不等她反應過來!

隻見江南抓起六花的呆毛,在手中甩了幾圈兒,直接就丟了出去。一頭撞破穹頂防禦,飛到了基地外邊!

還伴隨著六花的尖叫!

(口)“啊啊啊~我冇穿宇航服的哇!要死了要死了!”

錯覺!都是錯覺!江魔鬼還是辣個江魔鬼的啊?

就連千本櫻都被嚇出了一身冷汗!

剛要去追!

可卻見毫無防護的六花摔到基地外邊竟然完好無損!

頭頂白色光環的她完全可以正常生存在月球環境上!

就連六花也一臉的不可置信!

()!!“哦豁~我…我這是!天呐!”

這一刻,所有人都鎖定在了維妮懷裡抱著的籮筐上,眼睛鋥亮!

“這寶貝可以讓人擁有在月球上生存的能力?”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不比穿著笨重的宇航服方便多了?

冷靜下來的千本櫻才注意到,江南他們身上都冇穿宇航服!

大短褲小短袖的就過來了?

江南笑道:“如你所見!黎明前,我會在銀月之城外擺地攤!出一批主角光環給各國!”

“給他們以應對獨眼種的本錢,不至於太吃環境的虧!”

“你可以在黎明前過來,我免費給你發一批,要是買的話,可就不是這個價了!”

千本櫻一怔:“這麼厲害的東西免費給?你有這麼好?”

江南翻了個白眼,一偏頭!

(′e`)“算是還你個人情,之前天神組,謝…謝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