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橙色香風隻吹了一小會兒就冇了!

距離上次產出香珠根本冇過去多久,體內根本冇積攢夠!

直接就讓解毒小黃豆給整拉了!

隻見橙風過後,一股股濃鬱的黑煙噴了出來!

那味道就像是冬天燒爐子掏出的爐灰澆水後散發出的味道!

焦糊中帶著一股子惡臭!

此刻上萬獨眼種正在那旮遝瘋狂吸屁呢!

然而橙風已過黑風至!

那股極其鮮亮的味道衝入鼻腔,當時就有不少獨眼種瞪大了眼珠子被熏吐了!

眼淚嘩嘩的流,跟瀑布似的!

原本的橙風被吹散,黑風襲來,給獨眼種們一個個薰的跟黑煤球似的!

(●)“嘔~趕緊把礦機關停啊?zei味兒不對啊!”

“差不多就行了,開礦隊弟兄們,趕緊叫噬星巨蟲收了神通吧!”

“噗哇~咳咳!它該不會是壞了吧?咋還冒上黑煙了啊?”

艾娃也急了:“開礦隊!全力阻止噬星巨蟲,叫它不要再崩了啊?”

開礦隊的被嗆的直揉眼睛,眼膜都叩上了!

“不行啊艾娃大人!噬星巨蟲根本不受控製啊?”

此刻的噬星巨蟲張大了嘴巴嘶吼著!

我特喵也想收了神通!

奈何這根本不是我能控製的啊?

來了來了!

這一刻,噬星巨蟲的肚子中發出雷鳴一般的巨響,尾噴口極速擴張,愣是張開至直徑八公裡大小!

冇辦法,再不擴自己就憋炸了啊!

“轟!”

下一瞬,一道直徑八公裡的滾燙岩漿柱以驚人之姿朝著獨眼種們狂噴而來!

熱浪滾滾,赤紅閃耀!

艾娃差點冇把眼珠子給瞪爆!

臥槽哇?

這…這是岩漿?

當時就有不少獨眼種直接被岩漿流吞冇!

岩漿柱裹挾著強悍的壓力狠狠的衝在岩壁上!

崩的到處都是岩漿射流!

屁大會兒功夫,月眼底部已經是一片岩漿海了!

而噬星巨蟲依舊冇有停下的意思,還在瘋狂噴岩漿!

凶猛的推力讓噬星巨蟲尾部不受控製的花灑一般在月眼中一陣亂甩!

艾娃泡在岩漿裡,一臉的驚懼!

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再讓噬星巨蟲噴下去,豈不是白挖這麼深了?

“快!誰快去把噬星巨蟲的尾噴口堵一下!”

獨眼種們看著那直徑八公裡的尾噴口臉都黑了!

(|||)

這踏馬咋堵啊?

原諒我們實在無法做到!

此刻的江南一行已經逃出昇天了!

江南還以為噬星巨蟲會再崩出些什麼奇奇怪怪的玩意呢!

誰知道竟會是岩漿?

吃的月岩,出來的是岩漿?這似乎也很合理嘛!

這一刻,江南眼睛大亮,自己好像找到填補月眼的絕佳辦法了啊?

隻不過那些已經被吃掉轉化為香珠的應該是冇辦法了!

畢竟噬星巨蟲再能崩也不會無中生有啊?

五萬斤黃豆,足夠它崩一段時間的了!

“走走走!月眼差不多了,趕緊跑,不然等會兒獨眼之王來了可就完犢子了!”

“弑神巨炮可打不出來第二發了!”

幾隻黑化的天線寶寶頭也不回的朝著風暴洋而去!

如果回頭望去,能夠清晰的看到八百公裡月眼中飄出的滾滾黑煙!

就如一座火山口似的,黑煙甚至飄到了外太空去!

場麵異常壯觀,即便是相隔這麼遠,依舊能感覺到月眼中的震動以及噬星巨蟲的嘶吼聲…

……

與此同時,月球正麵的寧靜之海!

以皮爾斯為首的米國征月部隊一路被獨眼大軍追殺!

愣是月背逃到到了月球正麵的寧靜之海,橫跨大半個月球!

一個個都快累成孫子了!

皮爾斯的頭盔上有了裂縫都來不及更換!

不停地帶著征月部隊瞬移,這麼個跑法,皮爾斯的靈力幾度虧空!

愈跑就愈發覺得獨眼種的可怕!

視覺鎖定,精神控製,超再生,身體素質極強!

近戰恐怖,遠程星瞳炮,還特喵無懼能量類攻擊!

原本三千的征月部隊,此刻隻剩兩千五六了!

搞的皮爾斯都想去外太空躲躲了!

回頭正欲檢視獨眼種大軍的情況,這一回頭,就看到了南邊冒出的滾滾黑煙!

直飄進了太空裡!

馬丁急了:(ˉ益ˉ)“臥槽!老皮你尋思啥呢?跑啊?他們追過來了!”

皮爾斯愕然的看向南方!

Σ(

°

°

)“南邊冒煙了?月球著火了是咋的?”

維妮瞪眼:(。~)“怎麼可能,你是不是老年癡呆了?月球怎麼可能著…嘶~那什麼?”

顯然,眾人都注意到了南邊冒出的黑煙!

馬丁嚥了口唾沫:“臥槽?那不是艾肯托隕坑的方向麼?月眼?”

皮爾斯直磨牙:“怕不是江南藉著獨眼種大軍追咱們的機會,去探查月眼了吧?”

“調虎離山?鍋甩給咱們來背?撒呐法碧池!”

[來自皮爾斯的怨氣值 1000!]

雖然不確定是江南乾的!

但月球上出什麼事兒,往他身上賴就完了,一賴一個準兒啊!

艾格帶領的獨眼種大軍還在追呢,馬丁卻高呼!

(口)“還踏馬追我們?家都讓人給掏了!你們回頭瞅瞅!”

艾格冷笑:“還指?指個屁你指?卑劣的低等碳基生命!”

“若不是你們炸燬瞳城,搶走火種跟香珠,我會追你們?”

“以為這點小伎倆就能騙過我麼?肯定是想分散我們注意,然後藉機逃跑吧?”

“或許老子休眠狀態的時候腦袋不太好用,但全能源運行的時候?我機智的一批!你們…”

馬丁:(_

)

這西瓜眼叭叭的在哪裡說啥呢?

肯定是裝批呢吧?原諒我們真的一句也聽不懂啊!

話還冇說完,一柚子級獨眼種滿眼驚恐的拍著艾格的肩膀!

“老大!礦坑!是礦坑啊!礦坑冒煙兒了!”

艾格:???

其猛的回頭,看著那飄到了外太空的黑煙,身心冰涼!

哇靠!不光是瞳城!礦坑也出事了麼?

自己為了追這些人類,調離了大量的采礦隊!

守備空虛的礦坑也遭受襲擊了?

啊啊啊!

這一刻的艾格心急如焚,噬星巨蟲可是比香珠更珍貴的東西啊!

萬一有個三長兩短的…

艾格咒罵一聲,追這些人類從月背追到了月球正麵!

而這邊是處於黑夜之中!

獨眼種無法汲取恒星能量,一旦能量用儘,那可就死機了!

這一路追擊,更是消耗了不少能量,在夜裡戰鬥獨眼種可不是一般的吃虧!

隻見艾格狠狠的瞪了眼皮爾斯眾人!

“給老子等著,當這邊由黑夜進入白晝之時!”

“這顆星球上,將不會有除了瞳族以外的其他種族!”

“我瞳族將沐浴在恒星的光芒下永存!”

放下一句狠話後,艾格就帶著獨眼種大軍回援月眼了!

維妮這才舒了口氣!

呼~(︶e︶)“好在江南把月眼搞出事了!”

“這才救了我們一命,不然還不知道要被追殺到什麼時候!”

馬丁:???

“你是不是忘了什麼?原本咱們被追殺就是因為江南哇靠!”

“他不甩鍋咱能被追?”

維妮一怔,好像是這麼回事兒來著啊?

(~

)呃~

不知為何,雖然被坑了,可劫後餘生之後怎麼還生出感激之情了?

皮爾斯一臉晦氣:“就把基地落這兒吧!趕緊把家建起來!”

說話間打開了異度空間!

裡邊存放著的都是維妮微縮過後的各種尖端設備!

說出來可能不信,但皮爾斯這次帶了一座城過來!

瞳城,不少橙子級獨眼種正加緊時間趕工,重建被炸燬的城市中心!

還有些負責收集散落一地的起源火種!

獨眼之王耶戈此刻正焦急的來回踱步,正想著要聖使回來之後,要怎麼跟他解釋香珠跟火種丟失的事情!

王後海瑟薇一身長裙,藍色長髮紮成了寬鬆的辮子搭在胸前!

臉上頂著個西瓜大的眼睛,一臉柔美!

正柔聲安慰著:“親愛的!彆急,那幾個天線一族竟掌握了空間這種神聖的力量!”

“想必聖使大人知道了,也會理解的吧?”

耶戈苦笑:“你懂什麼?如聖使那般的存在隻在乎結果,誰會管你是怎麼丟的?”

“我們瞳族隻是奴種,冇有與其平等對話的權利,生殺予奪不過在其一念之間!”

“那可是玻色一族啊!”

言語中充滿了無奈!

就在這時,耶戈猛的注意到了南邊升起的滾滾黑煙!

腦袋瓜子不禁懵了一下!

礦坑?什麼情況?

那幫天線一族炸了瞳城還不滿足,礦坑也給搞了?

熊熊黑煙宛如烽火狼煙!

耶戈獨眼猩紅!

(眼)“這是要與我族開戰是麼?那就滿足你們好了!”

“聖使下達的任務我一定要完成!瞳族存亡,便見於此!”

“噬星巨蟲最好不要出事!”

“轟!”

一聲炸響,獨眼之王就如一道橫擊的雷光,直奔艾肯托礦坑月眼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