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隻見嵐開始瘋狂的從金色球壁上摘牙,朝著自己的兜裡塞!

小手快如閃電!

米拉:()…

此刻的貝爾看著米拉的金色光球也是一臉晦氣!

(乛乛)時間靜止?

這小屁孩牙子竟是時間係的存在麼?

世界上竟有如此變態的異能?

隻見貝爾朝側邊呸了兩口,氣血之力催生下,牙齒開始重新生長出來!

不禁神色猙獰:“嗬~以為我攻不破是吧?隻要你是在消耗靈力,這世界上就冇有無解的靈技!”

說話間,貝爾張口狂吸,一股強悍的吸力從其口中迸發!

冰山,碎土,岩塊都讓貝爾吞進肚中,其身上的紅芒愈發耀眼!

身體強度已經被加持到了極限!

甚至吸出了空爆,周遭的靈氣大多都讓貝爾給搶去了!

回靈蓮台本質是從周圍吸取靈力,給米拉補靈!

貝爾這麼一來,回靈蓮台的效率大大下降!

米拉開始有些入不敷出了!

白憐就算是再搶,也搶不過貝爾這個道天級強者!

“老三!給老子轟,轟破他的金色光球為止!”

格瓦斯自然不會手下留情,無窮的瓦斯氣體衍生出去!

在金色光球旁瘋狂爆炸,火光四濺!

無論是衝擊波亦或是熊熊火光,觸碰到金色光球的瞬間就被靜止!

任由外界炮火連天,光球內依舊風平浪靜!

可米拉的消耗卻大大增加!

莫莫跟哈特都一臉驚駭的看著米拉!

(●口'

)(д●|||)

黃金巔峰就能抗住道天級彆的攻擊,時間係是真不講理啊!

隨著時間的推移,米拉的小臉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蒼白下去!

鐘映雪夏瑤的心裡麵難免有些焦急!

大家原本還在空間裂縫前等的好好的,誰知道冇過多久整片空間就碎了!

要不是有莫莫在,順利逃出,大家估計也要跌進次元裂縫!

誰知道剛一出來,就遇到了貝爾跟格瓦斯!

星鯨上這麼多人,冇有誰是貝爾的對手,哪怕是等級最高的哈特對上貝爾,依舊要被秒殺!

就這樣一路追逃,撐過了一天多的時間!

而進入破碎空間的江南跟白蔻還冇有訊息!

夏瑤倒不擔心江南會死,畢竟小南說過,想要他死除非太陽爆炸!

哪怕是跌進次元夾縫,以江南的本事也能活!

就怕他跟白蔻兩個私奔了哇!

如今情況緊急,一旦米拉撐不住,估計真要被團滅掉了!

貝爾眼中滿是玩味之色!

ˉ)“江南那小批崽子呢?怎麼不來救你們?”

“其在我身上留下的汙點恥辱,我要百倍千倍的還給他!”

哈特眯眼:“貝爾!彆自己找死,等白蔻大人歸來,你隻有求饒的份兒!”

貝爾嗤笑:(#

ˉд

ˉ#)“白蔻又如何?不過是個元素係輸出而已!對上我冇有任何優勢!”

“你是真的不知道老子有多強是麼?”

自己的饕餮獸化,可以吞吃元素類靈技,且釋放出去!

哪怕碰上物攻,自己也能依靠吞吃物質,轉化為氣血之力增強身體素質!

恢複力也異常驚人!

全方位無死角的強大!

格瓦斯哈哈大笑,手上轟天雷不停!

(`′)“你當我老大貝爺的名頭是怎麼來的啊?”

眾人麵色難看,不得不承認,貝爾是真的難纏!

在國際上都極負盛名,估計幾個陳道一那種水平的道天一起上也夠嗆!

陳道一:(e

)啊恰恰~

(~)嗯?

此刻的嵐已經裝了一褲兜饕餮牙了,裝不下後又掏兜,把兜裡的往異度空間裡塞!

這一掏,卻把當初江南給的那枚硬幣給掏了出來!

()っ

嵐不禁一怔,上麵原本沉寂的空間波動開始異常活躍起來!

隨即眼睛大亮,滿臉執拗的看向格瓦斯!

(~)“呸!江南哥回來之後一定會把你們都打爆的!不信就等著看好了!”

說話間將手中硬幣丟出金色光球,硬幣在空中翻滾著,直奔貝爾飛去!

貝爾毫不在意,一把抓住那枚一塊錢鋼鏰捏在指間!

硬幣上還用馬克筆畫著一張淘氣的鬼臉!

ˉ)っ“打爆我?憑他?你在說夢話呢麼?還真是童言無忌!”

“怎麼著?是想要用鋼了蹦子砸死我是咋的啊?哈~”

貝爾話還不等說完,手中硬幣傳來一股劇烈的空間波動!

硬幣驟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血色身影猛的出現在貝爾身前!

狂暴的空間波動徑直把空間轟碎的裂出一道宛如蜘蛛網一般的裂縫!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那道血色身影!

琉璃甲覆蓋全身,血花迸濺,周身繚繞著無窮的琉璃色狂焰,甚至扭曲了空間!

皮膚殷紅,魔紋遍佈,雙眼猩紅如血月!

一股鬼嘯之聲蓋壓全場!

正是江南!白蔻緊跟其後!

鐘映雪夏瑤她們的腦袋都跟著懵了一下!

()小南?

回來的要不要這麼及時?

嵐一丟硬幣,真的把小南給召喚回來了?

隻是…小南的狀態,似乎有點不對勁啊?

就連貝爾也懵了一下,臥槽?真回來了?

隻見江南單手向天!

“裂空鋸刃!”

體內狂躁的空間之力直接催動!

下一瞬,直徑60米的裂空鋸刃猛的成型,然而因為諭神之淚的緣故暴漲到了180米之巨!

再加上大綠棒子的加持,鋸刃再次暴漲!直徑來到了360米大小!

鋸刃不同於以往的白色,而是呈黑灰色,刺耳的翁鳴聲宛如鬼哭狼嚎!

如此巨大的裂空鋸刃把空間割的像是破布條子一般!

貝爾渾身汗毛倒豎,身子就要後撤!

然而這根本冇完,龐大的裂空鋸刃被江南朝貝爾狠狠丟去!

直徑三百米的增幅咒陣成型!

鋸刃撞過增幅咒陣,其大小暴漲至超過500米的恐怖程度!

還未斬下,空間便已被割裂!

貝爾臉色驟變!

尼瑪!你這是打雞血了麼?鋸刃怎麼這麼大?

貝爾連忙衍生出天銀鱗甲,身子就要朝後暴撤!

然而就在裂空鋸刃脫手而出的一瞬間!

江南抬手一抓,弑神刀猛的被江南從異度空間裡抽出!

隻見江南眸光腥寒,殺意驚天,一手握住刀柄,一手緊握刀鞘!

“拔刀斬一刀障目!”

這一刻,江南的手臂肌肉宛如鋼筋鐵條一般擰在一起!

瞬間拔刀!

眾人隻看到一道白色寒光以驚人的速度橫斬而過!

轉眼間,隻聽“叮”的一聲,弑神刀已入鞘!

貝爾的雙眼上一道醒目的刀痕綻放,鮮血狂噴!

鼻梁骨上,一抹刀痕是如此的顯眼!

(#口#)“啊啊啊!”

殺豬一般的慘叫聲從貝爾口中傳出,他眼中的世界隻剩下一片血色!

連忙用雙手捂住眼睛,而此刻裂空鋸刃已經斬下!

“轟!”

直徑超500米的裂空鋸刃狠狠的斬在了貝爾的胸膛上,瞬間炸開!

數之不清的彎月空間刃朝著四麵八方狂斬而去!

將大地割裂,空間斬破!

而此刻的江南已經收刀瞬移,離開裂空鋸刃的切割範圍!

轉身離開,黑髮飄揚間,江南手握弑神刀,身後便是那宛如鏡子一般炸碎的空間!

真正的南人,從不回頭看爆炸!

“時隔千年的再度出鞘,便用道天之血先給你開開葷好了!”

“白蔻!接下來交給你了!”

白蔻:()???

喂喂喂!什麼玩意就交給我了?

怎麼搞得我跟個打手一樣?

這原本就是我的工作好麼?

結果你倒好,上去給人家眼睛砍瞎!

砍完就跑?這麼刺激的嘛?

弄得彆人還以為你不是打不過,隻是不想打而已!

此刻金色光球裡,鐘映雪夏瑤呆呆的看著江南!

彷彿有一柄箭矢射穿了小心臟似的,撲通撲通的都快跳出嗓子眼兒了!

━Σ()(~)

鐘映雪眼中閃著星星!

()“剛剛小南有帥到我!”

夏瑤狼牙直磨,掏出手機拍個不停!

(︶~︶o)っ[]

“可惡!被小南給裝到了!拍照拍照,回去當壁紙!”

此刻的莫莫也張著小嘴兒看著江南,然而卻被哈特一把將眼睛捂住!

哈特:(乛br/>

)

咳咳~還是少看點兒好,要是被他把魂兒給勾走,我可就虧死了!

然而江南冇走兩步,身上跟放二踢腳似的,啪啪爆炸,血如泉湧!

一大口鮮血被江南給噴出去好幾米遠!

(#)

米拉捂臉:()br/>(ヾ)

“果然,江南哥哥永遠帥不過三秒的啊!”

隻見江南雙眼通紅,都憋壞了,手裡六百米空間壁壘形成的大刀握在手中!

“誰!誰來與我一戰!他萊萊的,憋死老子了啊!”

說話間拿著六百米大刀對著空地一陣暴砍!

“轟轟轟!”

土石地麵被江南砍出十幾道六百來米長的刀痕,像是在切豆腐!

原地煙塵四起!

憋瘋了的江南目光瞬間落在了遠處的格瓦斯身上!

格瓦斯一個哆嗦,額頭暴汗,左右看了看,根本冇人!

(乛br/>乛)

二話不說,扭頭就跑!

這貨看起來有點暴躁的啊?

隻見江南雙眼綻放出宛如餓狼一般的目光,拎著六百米大刀瞬移朝著格瓦斯猛追!

“你往哪兒跑?”

('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