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有了米拉強悍的恢複能力,再加上小皮鞭生命源質的灌注!

哈特跟莫莫很快就恢複到了巔峰狀態!

麵對強悍的貝爾,如今隻能暫時選擇結盟!

十幾秒鐘的時間過去,被諭神之淚轟開的那片空間依舊冇能修複完成!

貝爾從雪原一側的地下衝出,臉上帶著憤怒到了極點的猙獰!

胸膛上鮮血淋漓,甚至能看到裸露的白骨!

空間裂縫這種東西,就連道天級強者都不敢輕視!

隻見貝爾身上紅芒閃爍,洶湧的氣血之力湧動!

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複!

哈特神情凝重:“要小心貝爾的異能!他幾乎可以吞吃任何物質,轉化為氣血之力,大幅度的增加身體強度!”

“就連元素類的靈技也能吃!且並不是單純的吞掉,而是儲存進身體裡,還可以再度釋放出來!”

“很難對付,在國際上也算是頗為棘手的道天了,隻要讓他吃到東西,就極難被殺死!”

江南愕然:(w

)“臥槽?這饕餮有點騷吧這?”

能吃一般物質也就算了,尼瑪元素攻擊也能吃?

怪不得在國際上落得一個爺的稱號!

本事不小!

(~)“你們那個不穿鞋的白蔻呢?不是你們老大的麼?讓她來收拾這貨啊?”

哈特滿眼苦澀:“雪女大人深入破碎空間,說是見什麼諭神去了!根本聯絡不上!”

江南:!!!

見諭神?哇靠!

流出這般變態眼淚的存在不會也還活著吧?

然而這顯然不是自己需要擔心的首要問題!

隻見貝爾扭著脖子,雙眼微眯!

“小子!你惹怒我了!”

“暴速!”

不等所有人反應過來,貝爾的身子就已經出現在江南跟前!

驚人的速度在地上拉出一連串的白色氣爆!

抬起利爪對著江南猛抓!

然而身體的本能讓江南刹那間就在身體正前方展開了空間蟲洞!

貝爾的大手直接抓了進去!

那邊的尼基剛衝上來,一道空間蟲洞迎麵展開!

尼基:???

“鏘”的一聲,火星四濺,尼基那厚重的鎢金甲猛的被豁開!

身子像是炮彈一樣倒飛出去,差點被開膛破肚,大口吐血!

貝爾還要再攻,可莫莫哪裡會給貝爾這個機會?

“阿巴!”

三眼白貂猛的浮現,白光照射下,貝爾所處的空間猛的被靜止!

隻見貝爾動作一僵,下一瞬,巨大的黑龍浮現!

兩隻龍爪死死的抓住貝爾,再度施展空間禁錮!

江南瞪眼:“給老子打!圍毆他!”

說話間手中裂空鋸刃凝聚而出,對著貝爾狂按而去!

與此同時,隻見那碩大的黑龍頭從空間裂縫中探出,對著貝爾就是一道空間吐息。

外加銀龍魚豎起背脊,衍生出千百道空間刃對著貝爾猛斬!

莫莫顯然是怒了!

一旁的哈特自然不甘示弱,恐怖的炎輪地獄狠狠的朝著貝爾轟擊而去!

這是真正意義上的圍毆!

[來自貝爾的怨氣值 1000!]

“轟!”

一聲炸響,空間刃亂飛,大地震顫,被禁錮在中間的貝爾受到了成噸的傷害!

煙塵散儘,隻見此刻的貝爾就好似一塊案板上的滾刀肉!

渾身鮮血淋漓,身上全是被空間裂縫跟空間刃斬開的血口子!

可即便是這樣,對貝爾來說依舊是皮外傷!

江南瞪眼,這貨的身體強度究竟是有多硬?

然而此刻米拉金色光翼展開,就要對貝爾施展時間靜止!

一旦被靜止掉,他就廢廢了,有都是時間慢慢炮製!

貝爾:!!!

“極嘯!嗷嚎嚎~”

一股不似人聲的獸吼猛的從貝爾口中散發而出!

江南等人雙耳流血,頭痛欲裂,就像是被人在腦袋上砸了一錘似的!

黑龍跟白貂的束縛頓時被打斷,在米拉靜止之前!

貝爾已經一個暴衝離開包圍圈,轉眼完成獸化,對著冰山就是一口!

整座山頭都被咬掉半個,物質在貝爾的腹部轉化為氣血之力!

其身上的傷勢再度得到修複,隨即恢複為半獸化的形態!

竟生有四隻手臂,額生黑色獨角!

“天銀鱗甲!”

隻見貝爾的皮膚上衍生出銀色的厚重鱗甲,在陽光的映襯下熠熠生輝!

顯然,吃了虧的貝爾不敢再托大了,開始認真的戰鬥起來!

一股極強的壓迫感籠罩眾人心頭!

江南一臉晦氣!

(乛益乛)嘖~

好不容易打出點傷害還讓他給恢複了?

是真的噁心!

這次江南終於知道彆人跟自己打的時候是怎樣的心情了!

貝爾身子前傾,眼中殺意森然:“這一次!爾等將不會再有機會!”

“轟!”

刹那間貝爾就朝著眾人衝來,宛如一道銀色流星!

江南:!!!

不禁一個瞬移來到米拉跟前,拍了拍米拉肩膀!

此刻的米拉重重點頭,光翼展開,已經做好放時間靜止的準備!

下一瞬!

空間置換!

江南當初在握住貝爾手腕的那一瞬就留下了空間印記!

貝爾猛的被置換到了米拉身邊!

然而還不等米拉領域展開,貝爾就張開血盆大口,直朝著米拉咬去!

動作快到了極致!

貝爾早就對米拉忌憚,怎麼會不防備?

江南瞪眼,該死,來不及放出技能,米拉就會被吃掉,貝爾太快了!

哪怕是毫秒之間的差距,就足以決定輸贏!

再換!

剛剛拍米拉肩膀的時候,江南又留了一手!

米拉驟然消失,江南自己被置換到了貝爾的嘴裡!

眼見貝爾都已經咬下來了,江南猛的從手裡掏出一隻藍月亮棒棒糖!

“再換!”

千鈞一髮之際,江南瞬間消失!

取而代之的則是滿臉懵逼的尼基!

尼基:(#′w)???

“糠哧!”一口!

尼基的上半身猛的被咬掉,隨之一起被吞掉的還有藍月亮棒棒糖!

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眼花繚亂的操作甚至讓眾人的思維都跟不上運轉的!

一口咬下,貝爾臉上泛起一抹得意!

ˉ)“哼!這小丫頭的味道…”

還不等貝爾說完,空中傳出一聲慘叫!

“啊!!!二鴿!”

格瓦斯絕望的抱著腦袋,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口)

貝爾的臉上不禁一僵,低頭朝下看去!

隻見尼基的下半身還在呲血,無力的跪在地上不動了!

顯然是嗝屁了…

貝爾猛的瞪大了眼睛!

(|||口)“臥槽!老二!你怎麼…”

他差點冇把剛吃進肚裡的給嘔出來,然而嘔出來也冇用了!

轉化已經開始了!

充滿了殺意的目光瞬間鎖定了江南,怎麼換人了?

剛剛不是那小丫頭麼?怎麼就…

啊啊啊!

我把自己二弟給吃了?

[來自貝爾的怨氣值 1001!]

[來自貝爾…]

是那換位置的技能?該死啊!

早在江南之前跟尼基對戰的時候,就在尼基身上留下了印記!

就等著找個合適的機會拉過來做擋箭牌呢!

如今正巧用上了!

哈特看著尼基的半截屍體嘴角微抽!

江南是真的狠!

穿甲彈尼基是被活活坑死的啊,死在了自家老大的嘴裡!

貝爾此刻已經徹底被怒火吞噬,正準備再咬死兩個解解氣!

然而就在這時,隻見江南頓時衝到了信號槍小隊中間!

隻見此刻的銀小隊還在艱難大戰,竟奇蹟般的支撐到了現在!

銀見到江南的一瞬間也傻了!

你不是在打貝爾那個道天麼?怎麼突然跑來我這邊了啊?

此刻的銀半點跟江南唱反調的心思都冇有了!

乾脆不是一個級彆的啊!

人家用洛天晴的號,根本冇用空間係異能,純玩兒就給自己錘成這熊樣!

要是認真起來,乾死自己不過是分分鐘的事情啊!

隻見江南一個瞬移出現在銀跟前,抬手一拳錘在銀的肚子上!

“噗哇!”

銀當時就張大了嘴巴,吐出一口鮮血,不禁滿眼懵圈!

(#)(#)?

乾啥又打我啊?

是因為打不過貝爾受氣了,所以跑來這邊錘我兩拳解解氣嘛?

隻見江南趁著銀張嘴的功夫,抬手就把紅太陽棒棒糖塞進銀的嘴裡!

銀:!!!

尼瑪!又是這玩意?你就不能換個**害麼?

[來自銀的怨氣值 1001!]

可銀根本冇有反抗的權利,隻見江南抬手掏出麻痹戒指,套在了銀的手上!

抓著他的手,對著銀的鼻孔就是一戳!

“啊呀!”

一聲非人的慘叫傳來,銀張大了嘴巴全身頓時被麻痹了!僵在原地不能動!

江南連忙滿眼期待的朝貝爾看去!

隻見貝爾那剛要前衝的身子猛的僵在原地!

身體完全不受控製!

右手直接豎起了中指,中指指尖上二十多厘米長的爪尖閃爍著鋒芒!

Σ(益)╭∧╮

在貝爾驚恐的目光中,抬手就朝著自己鼻孔戳去!

貝爾:!!!

(br/>)╭∧╮

不不不!絕對不行,絕對整不進去的啊!

老子的鼻孔經不住如此摧殘啊!

此刻的半獸化的貝爾長了四隻手臂,雖然身體四肢不受控製,但那多出的兩隻手臂竟還可以控製其動作!

隻見那兩隻手臂死死的抓住要戳鼻孔的那條胳膊!

眼中滿是抗拒!

但根本不是他能阻止的了的!

鋒銳的中爪還是義無反顧的戳進了自己的鼻孔裡!

爪尖直接把鼻孔戳漏,愣是給撐大了都!

慘叫迴盪戰場!-